手机凤凰网 | 小说
听书 设置 其它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燃情官路》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一章 火车站结缘

  2016年春节前,从京城南下的快车,将京城繁华的霓虹留在了漆黑的列车后面。
  软卧车厢里昏暗的灯光,似乎有种催眠的作用,下铺均匀的声声呼息,就像片片药效强烈的安眠药,令黄晓棠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可黄晓棠每每闭上双眼将要入眠的时候,他仿佛都听到汪梅伦躲在漆黑一隅低低的饮泣声,立即将他的睡意驱散,令他的心隐隐伤痛起来。
  此趟南下H省玉泉县,女朋友不肯随他离京,提出了分手。
  这也算毕业季分手吧,虽然已经毕业三个月了。
  列车轮子撞击铁轨的轰隆轰隆声,与黄晓棠心脏跳动的咚咚声很合拍地轰鸣着。
  跟汪梅伦在一起时的甜蜜一幕幕地浮现在眼帘上。
  黄晓棠的心脏有种被刀绞的强烈痛感,仿佛身处西藏的雪山顶上,觉得软卧车厢里的空气太过稀薄,令他喘不过气来。
  黄晓棠欠身过去推开车窗户,肆意地让凛冽的北风裹着鹅毛大雪卷进窗户来。
  “兄弟,会冻死人的,你不会想谋杀我吧?”对面上铺的青年男子紧了紧薄薄的被子,带着强烈的不满问道。
  黄晓棠一听就有种想打架的冲动,冷酷地应道:“你愿意死,我也不介意成为谋杀犯!”
  青年男子一听火大了,以极快的速度掀开被子跳下,厉声喝道:“你下来!”
  黄晓棠腾身下了上铺,往青年男子面前一站,简直有种泰山压顶的感觉。
  不是对方175的身高太矮了,而是黄晓棠189的身高太高了。
  在膀宽胸脯厚的黄晓棠面前,特别是黄晓棠那一脸想生吃人肉似的戾气,顿时令那青年男子脸上的气愤那场隐退,脸上立时浮起僵硬的谄媚笑意,道:“兄弟,要不要一起去吃宵夜?”
  黄晓棠是全市大学生散打冠军,可拳不打笑脸是武林界的潜规则。
  对方太蔫,这架打不成了,黄晓棠心里顿时很是失望,不软不硬地答道:“饱着呢!”
  望着对方悻悻然走出了软卧包厢门,有气没地方撒的闷涨满黄晓棠的脸膛,没好气地朝对面下铺探头仰望着他的中年男人,很是生硬地问道:“好看么?”
  中年男人一声不吭地将脑袋缩回去,拉起被子盖在头上。
  黄晓棠好希望有人出来陪他打一回架,可偏偏就是打不成,不由一个直拳打在包厢墙壁上,发出咔嚓的一声响。
  一撑侧滚到上铺,黄晓棠趴在床铺凝视着窗户外面。
  铁轨边上昏暗的路灯柱子一根根地往后闪去,不停地将两根灯柱间的景物甩向列车后面。
  黄晓棠很想也将大脑里所有的记忆甩在列车后面去,跟汪梅伦相亲相爱的一幕幕却生鲜地从他的大脑里跳出来,在眼眸间跳着舞,似在挑逗着他的神经,考验着他的忍耐力。
  汪梅伦那封不辞而别的信里,一行行熟悉的字体所表达出来的冷绝之意,就像一把杀猪刀,再次刮动着黄晓棠的神经,令他的心再次绞痛了起来。
  黄晓棠深知那不是汪梅伦绝情,是她不想离开繁华的京城到H省大山区的大洋镇去,才不得不趁着他熟睡之机,黯然伤情远离了他。
  任由零下十三度的雪风钻进他的衣领,黄晓棠的眸中却晃动着汪梅伦吹弹得破的脸,前凸后翘的婀娜身材。
  汪梅伦那甜甜的浅笑,妩媚的回眸,总惹起黄晓棠内心最深处的爱慕,冲击着他的男人神经,挑战着他身为一个男人的底线。
  汪梅伦是家里的老大,二妹汪桂伦正在邻省的省城上大二,还有一个妹妹汪兰伦自幼送给了一户也姓汪的人家。
  对于柴门寒子黄晓棠而言,上大学进入官场是他自幼的梦想。
  在人才市场上,能非常意外地被H省的哪位大官相中,特聘他为大学生副乡长,不是大学生村官哦!
  黄晓棠喜出望外,自然不肯放弃这个开启梦想之门,可他根本无法说服女朋友汪梅伦随他赴任去。
  离开了汪梅伦,未来就没有幸福了,但梦想开始扬帆!
  到招聘他的H省政府人事厅报到后,黄晓棠怀揣他进入官场的官方批准件,也就是人事介绍信,打的到长途汽车西,在售票窗口排队购买前往玉泉县城的车票。
  突然感觉有只手很快地从他右边的裤袋里将他的钱包夹出来,黄晓棠反手一抄抓住了一只手腕,却听队伍后头有个洪亮的声音响了起来:“抓小偷!”
  黄晓棠一路南下在软卧包厢里正愁着没人跟他打架,此时见小偷找打来了,立即反手抄住小偷的手腕一抖,顿时将一个瘦高个年轻男子抖翻在地。
  突然,周围十几名年轻人围攻了上来,将黄晓棠团团围住群殴着。
  就在这时,队伍后头一个十六七岁的高大个子年轻人,冷哼一声疾步冲了过来,三下五除二就将围殴黄晓棠的十几个年轻男子打翻在地,动弹不得。
  这出头替黄晓棠打抱不平的年轻人叫慕容洛,是玉泉县人。
  那年轻人似乎还没打过瘾,见那十几个围攻衣着时尚年轻人的男子,就一个个趴在售票大厅里动弹不得了,不由遗憾地哼了一声。
  黄晓棠目光望向给他助拳那半大小伙子,友好地朝他微笑致谢。
  待警察带走了那十名扒手同伙,黄晓棠和慕容洛做完询问笔录出来,怀着感激之情,黄晓棠跟慕容洛聊上了。
  原来,这半大小伙子复姓慕容,单名洛,两年前因打瘸村支书的双腿惹祸躲到云霞寺,前几天接到他师父智空方丈的来信,要他在春节前回花觉寺过年。
  慕容洛兴冲冲地离开云霞寺,坐车回到H省城,准备连夜坐班车回玉泉县城关。
  正排队买票的慕容洛,一眼瞅见一名扒手正将手伸进黄晓棠裤兜里去,立即大喝一声:“抓小偷!”
  就在慕容洛喝声起时,黄晓棠已经一抡臂将扒手掀翻在地,却被周围闲逛的十几个年轻男子给围住殴打了起来。
  慕容洛见了顿时手痒起来,将云霞寺的掌门师兄别惹事的叮嘱抛到了脑后。
  冷哼一声,慕容洛双手凝劲,猛然冲入打阵去。
  黄晓棠听了很是欣赏慕容洛的武功,有点困惑地慕容洛:“那十几个小偷怎么就动弹不得了呢?是你点住他们的穴道了么?”
精彩阅读:
女子酒后认错老公 事后被威胁保持固定关系
菜单 下一章
目录 详情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