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听书 设置 其它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书评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正文:第1章 泄密事件

  方晟坐在玫园宾馆二楼等待区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右前方不时响起领队朱正阳的提示声:“十五号进来,十六号准备”“十六号进来,十七号准备”……
  看看手里的号码,二十二号,估计还得一个小时左右,他起身伸伸懒腰,准备到卫生间抽根烟。
  对今天举行的公务员招录面试,方晟觉得只是玩玩而已,顶多积累些经验为今后回省城考试打基础——尽管凭笔试第六名的成绩入围,但在黄海这样的小县城没有背景、没有关系,基本就是陪太子读书。
  此次黄海县招录10名公务员定向分配到偏远、经济落后乡镇,虽然如此,在当前经济不景气,企业前景暗淡,大学生就业困难的大形势下,公务员是最稳妥的选择。而对有门路的人来说,到乡镇工作相当于跳板,将来活动一下就可回城,况且有乡镇工作经验还能为提拔任用加分,可谓一举两得。
  原本笔试成绩出来后,按1:2比例即20个人进入面试,据说某位县领导的侄子偏偏考了21名,然后以体检也有淘汰率的名义将面试比例调整到1:2.2,勉强护送那位侄子入围。根据外界传闻,面试的22人中至少一半有县领导、各部门局长或乡镇书记镇长打过招呼,因此对主持招录的人事局领导来说重要的不是成绩,而是如何摆平各方面关系。
  当然这些混成精的老官僚早有准备,刚开始招录公告就明确笔试成绩不带入面试,也就是说所有入围面试的都在同一起跑线,哪怕笔试第一名也有被淘汰的可能。由此人事部门便能将主动权牢牢抓在手里,招谁、不招谁,暗示一下面试官就行了。
  获悉其中黑幕后,方晟对于结果毫无期待。若非人事局为了考核指标和舆论宣传需要,要求凡工作满一年的大学生村官必须报考,而他正好符合条件,都懒得专门到县城报名。
  “再坚持一阵子,战友那边都说好了,肯定想办法把你弄回省城,小晟,你受苦了!”
  昨晚父亲又打电话安慰,依然还是那些战友们虚无飘渺的空头支票,方晟没说什么,反而表示大学生村官也是不错的工作,接地气,能直接接触到最基层,切切实实体会到书本、新闻、网络里没有的民情。
  然而内心深处何尝不想早日回到灯红酒绿、车水马龙的省城啊!与大学女友周小容的两年之约,现在看起来希望渺茫,下一步两人的感情何去何从?不能总靠短信维持吧……想到这里方晟暗暗苦笑,走到卫生间门口时掏出烟盒。
  “站住!”
  左侧楼梯通道处突然传来一声厉吼,紧接着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和吆喝声,没等方晟反应过来,通道里蹿出一条人影,径直撞向方晟!
  事发仓猝,方晟压根没工夫闪避,一下子被撞退两三步,卟嗵摔倒在卫生间里。那人影仅跄踉小半步,随即单手在墙上一撑,继续向前飞奔。几秒后,四五个人从卫生间门口掠过,紧追不止,其中有人似乎稍稍顿了顿,目如闪电在方晟身上一扫。
  “搞什么鬼!”
  方晟咕哝着爬起来,还好地面刚打扫不久,没有水渍。站在镜子前边洗手边察看衣服有无污脏,这时手机响了。
  “是我,”一个清清淡淡的声音,“面试结束了?”
  赵尧尧,周小容的舍友,在县城工作,由于快递不送乡镇,周小容从外省寄来的诸如零食、地方特产、手织毛衣等东西都由她代收后转交方晟。上周周小容又寄出几本书,昨晚方晟到县城后与赵尧尧联系了一下,顺便说今天参加面试。
  “没呢,前面还有六个人,估计十点多钟才轮到我。”
  “包裹刚到,中午过来拿。”赵尧尧言简意赅说完便挂断电话,连声“再见”都没说。
  方晟已经习惯她的风格,耸耸肩正准备收起手机,蓦地外面冲进来一个人,左手闪电般扣住他的手腕,冷冷道:
  “给谁打电话?”
  方晟愕然看着对方,眼前是位圆脸大眼,琼鼻玉唇,英气迫人的女孩,虽身着便衣,锐利的眼神,威严的表情,以及手腕象被铁箍勒住似的,足以暗示其警察身份——刚才追捕逃犯时有个人在卫生间门口冲他瞅了一眼的仿佛就是她。
  “喂,麻烦轻一点好不好,手腕快被你捏断了,”方晟怒道,“就算办天大的案,也得好好说话!”
  便衣女警右手拿着手机大小的仪器不停地闪烁红灯,她皱眉四下张望一番,冷不防扭住方晟胳臂狠狠推到墙边,娴熟地搜查他身上的口袋。
  “你疯了么?”方晟大叫,“强行搜身是违法行为!”
  便衣女警恍若未闻,过了会儿从他裤兜里掏出个U盘,拿到他眼前晃了晃。
  方晟吃惊道:“这……这不是我的!”
  “是吗?”便衣女警神色更冷,收起U盘后突然一个背摔,将方晟重重摔到地上,双手反扭到背后铐上手铐,道,“你涉嫌跟刚才逃跑的家伙在这儿串通传递国家机密,现在人赃俱获,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这是栽赃!”方晟旋即冷静下来,“我口袋里有身份证和准考证,我在这里参加公务员面试的,绝对不可能参与你所说的事!”
  闹这么大动静,面试等待区的人都听到了,朱正阳和一大批考生赶过来堵在卫生间门口。
  朱正阳上前正色道:“警察同志,我个人觉得这件事有误会,这位考生昨天晚上才接到面试通知赶到县城,今天早上到我们人事局报到后集中送到玫园宾馆,事先根本不知道面试的时间和地点,面试顺序也是随机抽取,怎么串通?请解释一下。”
  刚刚那名嫌犯一口气冲到宾馆外的大街时被阻截,便衣警察们不敢开枪防止误伤行人,双方交手数个回合,最终嫌犯居然拚着受伤突出重围。便衣女警郁闷之余突然想起卫生间前蹊跷的一撞,以他的身手明明能及时做出闪避,为何硬撞上去延缓逃跑时机呢?其中必定有诈!遂跑回来揪住方晟,果然搜到那只失窃的U盘。
  “警方办案只凭证据说话,而且我说了只是涉嫌,是否属实要经过调查,请让开,我带他到局里去!”便衣女警瞪着眼说,“你在人事局工作,应该知道阻挠办案的后果!”
  朱正阳寸步不让:“警察同志,阻挠办案跟说明情况是两个概念,不要混淆!你不可以随随便便带走参加公务员面试的考生!”
  便衣女警态度非常强硬:“人事局长是仲云峰对不对?我打电话给他!”
  方晟内心十分感激朱正阳在关键时候挺身而出,之前两人根本不熟,连声招呼都没打过,甚至彼此都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只是纯粹的考生与领队关系。
  “谢谢领队,我愿意跟她走,身正不怕影子歪,我会配合警方调查。”方晟道。
  朱正阳果断地说:“我陪你去!我要作证!”
  “无所谓,现在可以让开吧?”便衣女警问。
  与朱正阳一起来的人事干事低声说:“你一走这边出岔子怎么办?”
  “你盯着就行,我必须对所带的考生负责!”朱正阳道。
  方晟深深看了他一眼,郑重道:“谢谢!”
  很多年后朱正阳仕途达到巅峰时,众多学者专家经过精心研究,惊觉他成功的根源就在于方晟面试时突发事件中的决择,虽然只是一小步,却决定了整个人生的方向。这种决择并非刻意追求,而是朱正阳性格中强烈的责任意识,使他必定会挺身维护一个连名字、身份都不知道的考生。
  一行人来到公安局——途中便衣女警拒绝回答任何问题,包括自己的名字,进了大门才发现办案地点不在刑警队,而是一间没有标牌的办公室。这个细节让熟悉机关设置的朱正阳诧异不已,感觉此案非同小可。
  接下来按照标准办案流程,几名便衣警察分别给方晟和朱正阳做了笔录,并打电话到人事局、方晟所在的三滩镇以及驻村村委会核实情况,同时调阅了玫园宾馆一楼监控,经过细节回放和技术分析,确定方晟出现于卫生间门口纯属巧合,嫌犯逃到他附近时也是临时起意,利用冲撞动作巧妙地将U盘塞到他裤兜里,整个过程中方晟毫不知情。另外警方也查到当时方晟是与赵尧尧通电话,通话内容也核实一致。
  折腾了将近四个小时,最终仍是那名便衣女警出面,讪讪说:“目前来看你没有嫌疑,但此案事关重大,警方有可能继续询问一些细节,请保持手机畅通。”
  连句“对不起”都不说,这事就算完了?方晟终究没忍住,微笑道:“配合警方查案是公民的义务,不过麻烦下次出手请轻一点,别把涉嫌者当罪犯对付。”
  看看他脸颊上的血痕——那是被她强按在地面时擦伤的,还有手腕上的淤青,便衣女警白皙的俏脸上浮起一丝红晕,道:“应该……没有下次了,嗯,我送你们回去。”
  行至半途,朱正阳半开玩笑半当真说:“警察同志,这会儿面试八成已经结束了,方晟同志有可能因为你而失去成为公务员的宝贵机会,你说怎么办?”
  便衣女警紧咬嘴唇道:“不好意思,确实是办案需要。”
  方晟半阴半阳道:“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人?”
  便衣女警叹了口气。
  朱正阳道:“上午你不是号称能直接打电话给仲局吗?”
  这就带有强烈的暗示味道了,便衣女警何尝听不出来,涨红脸辩解道:“我可以因为办案打电话,其它……其它不行。”
  赶到玫园宾馆,面试果然已经结束。朱正阳立即打电话四处联系——明知是形式也必须做到位,临时协调了两名考官进行补试。然而这会儿方晟状态差到极点,之前精心准备的知识点和资料已忘得一干二净,脑中一片空白,面对几条面试题目自己都不知说了些什么,草草结束了事。紧接着又被拖到医院体检,稀里胡涂又折腾了一个多小时。
  出门时方晟想找朱正阳表示一下谢意,面试碰到这种事算倒了八辈子霉,但朱正阳由始至终表现的责任心令他心折。找了一圈,远远看到朱正阳陪医生上楼的背影,正待追上去,却被匆匆赶来的赵尧尧叫住。她被警方在电话里细细盘问一番,又见方晟中午没拿包裹,担心他出了事,从宾馆追到医院问个究竟。
  此时方晟情绪十分低落,连话都懒得多说,三言两语讲述了这场遭遇始末,接过包裹无精打采出了医院,直接坐中巴车回三滩镇。
  返程途中,呆呆望着窗外飞快掠过的田野,方晟头一次怀疑起自己的人生:尽管知道这次考试毫无希望,笔试面试都是走过场,可没想到输得如此窝囊,白白错过一次展示自我的机会。如此之衰的运气如果延续下去,是不是预示自己无法回到省城,一辈子窝在农村做所谓的村官?当初拒绝周小容的要求,是否过于自信和武断?而父亲对兄弟俩就业问题作出决定后,自己的选择又是否带有赌气的因素?
  中巴车一路停车带客,一个半小时的路程开了两个多小时,摇到三滩镇已是晚上七点多钟,方晟到镇政府食堂混了顿晚饭后,开着摩托车继续赶往方塘村。开至半路天上飘起了小雨,很快转成黄豆大的雨点,方晟虽披上雨衣,雨水仍就着风势劈头盖脸扑过来,打得脸颊生疼,眼睛也一片模糊辨不清前方的路,略一分神,车头剧烈晃动几下,连人带车摔倒在路边泥泞里。
  雨越下越大,雨幕中方晟浑身湿透,到处糊满了烂泥,爬起身发动摩托车却打不着火,只得扶着车高一脚低一脚往方塘村走去,等捱到村部宿舍,哆嗦着身子钻进冰冷的被窝时已是凌晨三点多钟。
  “也许这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以后混得再差都不会比今天更惨吧,”入睡前他默默地想,“既然这样,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想到这一点,他居然舒坦了许多,随即沉沉进入梦乡。
  两天后的中午,方晟正陪农技站技术员在大棚指导农户进行苗木嫁接,意外接到一个陌生电话。
  “方晟你好,我是朱正阳。”
  “你好你好,上次体检结束后想找你一起吃个便饭并当面感谢,可……”
  朱正阳大笑:“机会来了,下午赶紧到人事局报到,就打这个号码找我。”
  “报到?报什么到?”
  “你真不知道?我还以为……”朱正阳似乎觉得他在装佯,停顿一下说,“好吧,我正式通知方晟同志,你已通过本次公务员招录考试,即日起到人事局乡镇人事科报到!”
  “啊!”方晟呆住了。
菜单 下一章
目录 详情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