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一号大秘>>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1章 走出看守所

  形势突然发生变化,令所有人措手不已。
  两天前,有关方面还就吉东原市长陈原一案召开重要会议,要求各方同心同力,务必在短时间内找到新的突破口,查实陈原受贿数目及犯罪事实,让这起在全省有重大影响的反腐案件产生应有的震慑力。
  谁知仅仅两天,此案最最关键的一个人物,陈原秘书邓一川却被宣布结束调查,可以回去了。
  阳光很好。
  邓一川从来没感觉到阳光有这么好。虽然每一天的太阳都可能是重复的,但投射在他身上的温度,却是一天跟一天大不相同。
  他舒舒服服在院子里做了几个伸展动作,活动了下筋骨,一股久违了的快意还有轻松涌上心来,邓一川真想冲着天空大喊几声。
  一年零三个月又十二天。
  从调查组副组长、省纪委第二检查监察室副主任贺复京一句话,将他从市政府办公大楼带走,此后辗转好多个地方,有宾馆有酒店,也有一些他压根辨不清的神秘地方。
  再后来,他被转交到第一看守所,在这里关押了将近半年时间。
  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邓一川事先一点预见都没有,相信市长陈原也没有。不然,以陈原的政治智慧还有应变能力,不会一点防御都没有,更不会被搞得如此被动如此狼狈!
  至少,放在办公室里的那两大包钱,一包二十万美金,一包八十六万人民币,陈原会有所处理。不会让贺复京他们轻而易举搜到。
  那可是铁证如山的证据啊。
  尽管陈原再三解释,这是有人故意陷害他,钱放下就走,根本来不及阻止。人走后,陈原本来是要打电话给纪委,让纪委的同志到他办公室,将两个纸箱拿走。谁知桌上的电话突然叫响,市教育局长打电话汇报,市里一家民营中学发生学生集体中毒事件,情况非常糟糕。
  陈原听了脸色当下就变了:“有多严重,有没有……?”
  后面的话陈原没敢问下去,问不出,毕竟是孩子,但谁都知道他想问什么。
  教育局长说:“这些目前都还不知道,我在吉定区寿山镇调研,现在正往市区赶。”
  “好!”说完这个好字,陈原撂了电话,本来他是想叫上邓一川一同往世杰中学赶的。秘书长王维民推门进来了,陈原说,“维民你来的正好,马上跟我去世杰中学,那边出大事了。”
  秘书长王维民也证明,那天他正是去向陈原汇报世杰中学食物中毒案的,相关案情,是他在车上向陈原汇报的。但调查组问及两箱钱的事,王维民就摇起了头,说他真的不知情,当时陈原并没有跟他提让纪委同志过来的事。陈原辩解,接到教育局长电话,他脑子里哪还有那两箱钱,再说他压根就不知道人家送来的是钱,只跟他说是土产品。
  “你一会说不知道送来的是钱,一会又说是两箱钱,你自己都这样混乱,让我们怎么信?”副组长贺复京抓住陈原这句话,就是不松口,反让陈原无口可辩。
  “好吧,你们说啥就是啥,我认栽。”陈原最后耸耸肩,不再做任何解释。
  同样的话贺复京也问过邓一川,问他认识那两个人不?
  邓一川问哪两个人?
  贺复京说:“就送钱的两位啊。”
  邓一川说不认识。
  贺复京阴阴一笑,捻着手里的笔,满是计谋地望住他:“看来你是承认他们送钱了。”
  邓一川说:“我什么也没承认,贺组长你别给我挖坑,这样的坑没有任何意义。”
  贺复京有点恼火:“哪样的坑有意义?”
  “是坑就没有意义。”
  邓一川说完,又觉得这话可能会让贺复京不舒服,又道:“知道的我一句不保留,都会跟你们讲。不知道的,就算你们挖十个百个坑,掉进去的也只有我邓一川一个。”
  贺复京暴跳如雷:“邓一川,你是想死保你主子是不?”
  “我没有主子,我也不是谁的奴隶,我是政府办秘书,我服务的对象,是经人民代表大会选举出的吉东市长。”
  “他现在不是市长,是犯罪嫌疑人,严重违犯党的纪律的人。”姓邹的那位在一旁提醒。
  “但他也不能是我的主子。”邓一川抓住“主子”这个字眼,大做文章。
  这是他在里面最爱用的一个防卫手段,只要对方一出错,马上抓住不放。攻击对方的薄弱环节,是任何时候最有效的一种防卫方式。在一些无关紧要的总是上死缠烂打,消耗掉对方耐心,也能让自己变得主动。
  几轮较量下来,贺复京不敢再轻视。他开始觉得,这个曾被传为陈原高级智囊的年轻人,绝非等闲之辈,而是一个令人头痛的“刺头”。
  他知道抓什么辫子,更知道在哪方面做文章,以对抗调查。这家伙看似年轻,却有老辣的政治经验。对纪委这一套,简直是烂熟于心。
  贺复京甚至怀疑,他们调查的根本不是一个秘书,而是一个有着丰富对抗经验的政治老手。
  贺复京为此吃了不少苦头,也一再提醒下属,对付邓一川,一定要慎而又慎。
  “这家伙学哲学的,脑子非常好用。他会在无关紧要的问题上大做文章,借以逃开我们真正要谈的话题。”
  “声东击西。”姓邹的愚蠢地解释了一句。贺复京有点绝望地看住他这个部下,感觉这次的失利有姓邹的一半功劳。比如这句话,哪跟哪啊,简直离题万里。
  “说话要动脑子,还有,用词尽量准确,就算攻不开他堡垒,也别让姓邓的看笑话。”
  “没他看的笑话,他自己才是最大的笑话呢。”姓邹的还是那么自以为是。
  那天姓邹的仍然没能管住嘴,见邓一川跟贺复京打嘴仗,有点不耐烦地道:“看来你是要抵抗到底了,好,邓一川,我倒要看看,你的嘴巴到底有多硬,我办了那么多案,还不信有撬不开的嘴。”
  “我没有抗拒,我只是坚持实事求是,不知道的就是不知道,乱说一气难道就叫配合?”邓一川才不拿姓邹的当回事呢。这种人,表面上看起来气势汹汹,其实肚子里一点货都没。狐假虎威,跟在贺复京后面装腔作势。
  邓一川做秘书五年,对付这种人,有的是办法。
  两箱钱的事,邓一川这边最终一点突破都没。球怎么踢回来,原又让邓一川怎么踢回去。贺复京气得有点嘴歪,姓邹的更是沮丧。
  但是内心里,但凡贺复京问过的每一句话,每一件事,邓一川都要思考多遍。
  陈原出事太突然了,突然到他们中间每个人都没准备,被对方打个措手不及。
  怎么会这样?
  一年多来,最困扰邓一川的,就是这个问题。
  以他对陈原的了解,出这样大的事,陈原不可能一点预感都没,更不可能一点消息都得不到。但就是奇怪,就连他自己,做为全吉东公认的陈原心腹,同样也是一点消息也没得到。
  平地里起惊雷,这才让接下来的一切变得又乱又糟,不可收拾。
  “想什么呢?”快要到大门口的时候,王管教问。
  邓一川收回遐思,认真地看住王管教:“我真不敢相信,自己在这里住了有半年时间。”
  “怎么,还嫌短啊?”王管教开玩笑道。
  陪他一道往大门口走的,还有看守所一位副所长,邓一川对这人不怎么熟。凭感觉,这是一个政治觉悟很高的人,这半天他一直青着脸,一句话不讲。
  邓一川看看副所长,又将目光回到王管教脸上:“无所谓短与长,关键是它给了我一种经历,让我明白了世间许多道理。”
  邓一川讲的是真话。隔离审查这一年多,邓一川对人生许多问题,确实有了不同看法,有些甚至是颠覆性的。曾经不重视或没想过的,在里面想了个透。以前不当回事或者压根不看在眼里的,现在反倒成了大事。
  而曾经许多不容逾越的原则性问题,现在反倒有了另一种注解。
  大门“哐当”一声,打开了。门口的警卫冲副所长和王管教敬起了礼。邓一川下意识地又冲两位警卫说:“报告政府,我要出去。”
  两位警卫没敢笑,王管教也没敢笑。倒是一直铁青着脸的副所长突然笑了。
  “改造得不错嘛,邓一川,以后不用这样了,我希望这辈子你都不要再喊报告政府四个字。”
  邓一川这才意识到,六个多月的生活,让他又有了一些新的习惯。而报告政府四个字,是习惯中的习惯。
  “谢谢所长,我会记牢您的话。”邓一川认真地跟副所长道完谢,在王管教有点不舍的目光中,慢步走出了大门。
  一阵晕眩,太阳晃得他差点倒在地上。
  尽管大门外的太阳跟大门里的太阳都是一个太阳,但邓一川还是有点不适应。半天,他突然缓过神来似地在心里大叫:“我自由了,我邓一川真的自由了。”
  接着,他就猛烈地呼吸,大口大口地想把外面的空气全吞进去。
  看守所外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王管教有点奇怪,他以为接邓一川的人早候在外面排队呢。再怎么着,人家也是市长秘书啊。
  这景儿,实在有些荒凉。
  “怎么,没人接你啊?”王管教忍不住问。
  邓一川冷笑一声:“你觉得还有人来接我吗?”
  看着空荡荡的外面,邓一川心里有些发寒,又道:“人未走茶已凉,我这都关里面一年多了,有多少茶凉不掉?”
  这话听着像是自嘲,王管教听了,却冷嗖嗖的。所谓的在台上万人簇拥,一落架人去楼空,大约就是如此吧。
  邓一川伸出手来:“王管教请回吧,再次谢谢你,要是我还有发达的一天,一定会来看你。”
  邓一川这话说的虽然客气,王管教却听出了一层寒意。
  他伸出手,用一种真诚的语气道:“有的,一定有。不经历风雨哪能见到彩虹,你说是不是?有了这场变故,我坚信邓秘书你会站得更高,走得更坚定。”
  “谢谢你,王管教,我会记住这里面每一天的。当然,更会记住你,但愿我们都有一个新的未来!”
  邓一川狠狠地握了下王管教的手。
  王管教也被感动了。“保重!”他重重说了声。
  “保重!”邓一川也道。
  副所长等在里面,王管教不敢磨蹭太久,明显他有很多话想跟邓一川说,但这阵不是时候,这点觉悟王管教还是有,邓一川也看得清楚。
  两人只好握别。
  身后又传来铁门“哐当”被关上的声音,很沉重,但邓一川的心,再也不沉重了。
  邓一川刚离开,一辆黑色小轿车载着一干人进了第一看守所。车上的贺复京脸色铁青,很不开心。
  “人呢,真放了?”贺复京跳下车,问刚从外面回来的王管教。
  “放了啊,不放怎么办,上面有通知,我们只能执行。”王管教对这个来自省里的调查官员多少有些看法,说话语气不怎么友好。
  “不是让你们先别放人嘛。”贺复京脸上悻悻的。上面突然做出这个决定,贺复京心里有十二万个不满意。他一再坚称,邓一川是本案的关键。陈原一案能不能查实,能查出多少,最大的结就系在邓一川身上。只要把邓一川这个堡垒攻破……
  “攻破,攻破,这话你们说多少遍了,一年多时间,你们攻破了什么?”听他汇报的人一脸怒气,他早已对贺复京的调查速度不满。
  贺复京挨了训,不敢再乱坚持。但他还抱着一份侥幸。他打电话给看守所,希望这边能暂缓执行这个放人的决定,给他一到两天时间。
  贺复京正在努力以别的理由对邓一川延期关押。陈原案突破不了,就从邓一川的个人问题查起,甚至他老婆他家人。他不相信邓一川跟了陈原那么多年,真就清白得如同一张纸。
  谁知他正在找人通融,看守所这边电话来了,邓一川已经办完离所手续。
  “看来还是有人罩着他啊。”贺复京心事沉沉地道了一句,内心里有无数个不甘心飞过。
  “我还就不信这个邪,怎么放出去的我让他怎么再回来。”姓邹的在一旁又夸海口。
  贺复京哀怨地看了自己下属一眼,像是在质问自己一样质问姓邹的:“你真有这个能耐?”
  一句话让姓邹的哑巴了,沮丧地垂下头去。
  贺复京越发坚定了自己那个想法:陈原这辈子做得最正确的一件事,就是发现了邓一川,并让他做秘书!
  心里不甘失败似地恨道:“邓一川,你休想自由!”
精彩阅读:
女子酒后认错老公 事后被威胁保持固定关系
菜单 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