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听书 设置 其它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书评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第一章: 金榜题名

  位于东国山北省的云龙村,周边原始森林自然风景旖旎,十七栋代表着东国各朝代巅峰建筑风格的别墅错落有致、人文景观赏心悦目,远离大都市喧闹的鸟语花香,还有宋安民那精湛的医术,成为开国元勋、高级将领以及东国大富豪等东国上层人士经常乘坐直升机前来修养度假的胜地。
  东元2096年七月盛夏时节,云龙村一改往日的恬静,鞭炮齐鸣、敲锣打鼓、舞狮舞龙如同过年一般热闹,云龙村全体村民聚集在宋安民的诊所里,庆贺宋太平一举夺得山北省高考状元,考上了东国一流学府天京大学的电子工程专业。
  宋安民见父老乡亲们的盛情难却,和妻子李晓梦下厨,备下盛宴款待前来道贺的村民们,在天京市打工的康大宝右手端着酒杯,左手将红包递向宋安民,朴实的说道:“宋老哥,我康大宝在天京市打拼了五六年,那里可是大都市,消费很高的,这是我们老康家一点心意,宋老哥务必收下。
  宋太平小家伙,好样的,一举拿下山北省高考状元,真是虎父犬子,这次去天京大学报道,我带你天京市逛逛,顺便熟悉一下那边的环境,那里有些家伙坏的出油,不小心提防,会阴沟里翻船的,天京市是高官权贵聚集的地方,一定要慎言慎行,惹到一些张扬跋扈的执挎子弟可不是好玩的。来,大家敬宋太平小家伙一杯!”
  在场的众位村民们热情的举起酒杯,纷纷说着恭喜宋太平的敬酒词,一同饮下杯中酒,十六份沉甸甸的红包递到宋安民的面前,宋安民有些犹豫这些钱是收还是不收,这十余年,给那些东国上层人士治病,收了一些钱,全用来购买医疗器械了,给村民治病只收成本价的药费,现在只有不到千元的结余,妻子教村里十来名小孩子的小学、初中课程,也只有教育部发的每月五百元乡村教师补贴而已,在大山里吃穿不是什么问题,一看儿子的天京大学录取通知书后面附带着一张费用清单:第一学年学费28000元,书本费1500元,宿舍住宿费200元每月,需要预交四个月的,食堂餐费早饭5元、午饭10元、晚饭10元,后面的预计要准备32000元的。
  李晓梦看出了宋安民的顾虑,上前接过这十六个红包,感激道:“感谢乡亲们的慷慨解囊,乡亲们的手头也是很拮据的,我们不能白拿这些钱的,权当是我们家借大家的,以后一笔笔偿还吧。”
  吴远征大爷有些不悦的说道:“晓梦丫头,你这么说,就太见外了,暂不提我们十六家老一辈人都欠了宋圣手老爷子不止一条命,仅是现在安民免费给大家医治,你堂堂米兰国尖峰大学工科博士在我们这个穷山村里普及了太阳能和风能,让这里空气清新了很多,建造了数据基站,让我们云龙村也能用手机联系外界了,却委屈你教导这些娃娃们十多年,我们大伙欠老宋家的太多了!
  皇天不负有心人,宋太平这娃娃有出息,考上了东国一流学府,日后飞黄腾达,还不是指日可待,若不是因为当年我们都向宋圣手老门主立下血誓,光是从这大山里掏出一个玉坠子卖到海外,就足够支付宋太平娃娃的学费了,我们凑得这点钱,可能只够一年的学费,让村里这些出去打工的娃娃们省着花,还是可以凑齐宋太平这娃娃四年学费的,让我们也进份儿心吧,要不我们一直心里堵得慌。”
  吴远征大爷的话一出口,宴席上沉默下来,宋太平好奇的拉了一下父亲宋安民的袖口,低声询问道:“父亲,各位爷爷们当年立下了什么誓言呢?”
  宋安民拍了一下宋太平的肩头,语重心长的说道:“儿子,这个事情关系重大,牵扯的层面极广,你还是不要知道好,到了天京市记得听你康大宝叔叔的话,那里不是我们云龙村,并不是所有人都和我们的父老乡亲一样淳朴善良,在外面有很多奸邪之辈和惹不起的执挎子弟,可以用我教的医术救死扶伤,禁止用我教的金针封穴伤人,这次去天京大学不准带走金针。”
  宋太平乖巧的一点头,举起酒杯,向众位父老乡亲敬酒答谢,宋太平知道母亲李晓梦手上的十六个红包里厚厚一叠东国百元大钞,就是这些十六户人家近乎全部财富,在云龙村这样的山村,靠山吃山,吃喝不是最大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经济收入,前几年东国没有颁布野生动物保护法,还可以贩卖些野兽皮毛,现在只能靠采摘山中野果、中草药和外出打工来获取微薄的收入,都过的很拮据。
  在一个前来度假的富商提出将云龙村改造成旅游胜地增加大家经济收入的建设规划,遭到了包括父母在内的全体村民一致坚决反对,他们宁可坚守这份清贫,也不愿将云龙村开放,让宋太平困惑了很久,直到今日吴远征爷爷无意中提到在云龙山中挖出一个玉坠子就足以支付自己那高昂的学费,宋太平才隐隐的猜测出云龙村的众位村民在守护着什么宝藏,或许爷爷宋圣手当年的冤死也和守护这个宝藏有关。
  宋太平在心中暗暗发誓要好好学习知识,学以致用,小目标是带领云龙村父老乡亲们富裕起来,宏伟蓝图是打造出东国自己的手机、汽车和民用客机,而不是现在任何一个手机不是艾玛国的香蕉系列,就是蓝魅系列,大屯镇上满大街跑的小轿车一百辆中能有一辆东国自产的就不错了,基本上都是艾玛国的豪尔威龙系列轿车、印本国的泰戈尔系列轿车、米兰国的菲力系列轿车,民用客机更是看不到东国自产的,对于从小就由爷爷宋圣手、父亲宋安民教导着热爱祖国,国强民富理念的宋太平来说,这些领域一直都是最让他痛心的地方。
  次日清晨,康大宝带着宋太平向众位送行的村民告别,迎着朝阳,经过五道吊索,三处盘山羊肠小路,击退了黑狗熊、花豹的偷袭,才穿过云龙山脉的崇山峻岭到达大屯镇,从大屯镇乘坐火车前往天京市,在乘坐火车的一昼夜中,遭遇了六波小偷试图用刀片划开宋太平的背包,盗取里面的三万多现金,都被机警的康大宝伸手夹住伸向宋太平背包的刀片,夺下小偷两指间夹的刀片,直接扔到三米外的车厢垃圾桶中,并向这些小偷打出了一些古怪的手势,只有一波小偷以同样古怪的手势回复,向康大宝跪地叩首后远远的躲开了,其他五波小偷很迷茫的不知所措,被一脸怒气的康大宝一挑数人,一顿老拳狠揍。
  宋太平准备帮着康大宝拿下行窃的小偷交给火车上的巡捕,康大宝伸手拦住宋太平,放走了这些小偷,低声对宋太平耳语道:“太平侄儿,看在你康叔的薄面上,就此揭过吧,我已经教训他们了,他们无一技之长,干这行当也是生活所迫。”
  康大宝为难的摇了摇头,长吁短叹着,宋太平隐约猜出康大宝和这些小偷似乎有些渊源,不想让康大宝太为难,也就沉默下来。
  康大宝带着宋太平出了天京市火车站,满目都是高耸入云的摩天大厦,熙熙攘攘的人群,马路上川流不息的豪华轿车和公交车,空中不时飞过私人直升机,有种目不暇接的感觉,天京市的繁华不是大屯镇可以比拟的。
  康大宝微笑着一拍宋太平的肩头,说道:“太平侄儿,回神了,刚才是看哪位美女看的这么出神?这天京市的确很繁华,不过在繁华之下也有些糜烂的东西不能碰,一是赌博,凡是赌博性质的场所,都是有资深老千坐庄的,绝对稳输不赢,侥幸赢上几局也是放长线钓大鱼的诱饵;二是各种会所,那里开放的美女很多,鱼龙混杂,不乏一些执挎弟子混在其中,酒后失控,容易惹出你大宝叔也摆不平的事端,而且会所里还有下精神类致幻药和昏迷药的败类,防不胜防,不是万不得已,尽量不要去那里;三是网吧,你大宝叔在天京市打工的这些年,没少看到一些大学生沉迷于网络游戏而荒废学业,你身上寄托着我们云龙村全村人的希望,我不希望你和那些孩子一样悔恨终生。”
  宋太平牢牢记下了康大宝所告诫的三处不能碰的地方,跟着康大宝挤上拥挤的地铁,才发现刚刚经历的火车拥挤根本不算什么的,上地铁都是被后面的人挤上去的,在地铁上都不用扶把手,要是海拔不够的,都可以飘着上下地铁,地铁运行的很平稳,没有丝毫的颠簸,人挤人都近乎悬浮状态了,那浓郁的汗臭味、香水味等异味是不敢恭维的,无语的屏住呼吸。
  康大宝担心宋太平被拥挤的人流挤得分散开,跟着拥挤的人流早下车或坐过站,在这庞大的天京市会迷路的,林子大了什么鸟也有的,宋太平虽有一身家传的好功夫,但架不住劫匪人多,甚至还有持有枪支的,万一宋太平遭遇危险,他家老爷子康熙文第一个就饶不了他的。康大宝不敢有丝毫大意,牢牢的跟在宋太平身后,不敢离开丝毫。
  康大宝和宋太平挤下地铁,擦拭着一脸的汗水,跟随着人流通过扶梯,走出地铁口。宋太平顺着康大宝手指所指的方向看到了前方学校正面墙壁上浑厚有力的“天京大学”四个鎏金大字,在学校警卫旁边放置着一排桌子,靠边的桌子边上立着一块写有新生报到接待处白板,有五名学校老师和十余名师兄师姐们在热情的接待着前来报道的新生。
  康大宝带着宋太平快步过去,一位老师问道:“这位同学,你是来报道的新生吗?出示一下录取通知书和身份证。”
  宋太平双肩一抖,麻利的摘下背包,拉开拉链,取出背包中的《三国演义》,从书中拿出里面叠放整齐的录取通知书和自己的身份证,双手递了上去,那位询问的老师有些不屑目光飘过宋太平那一身洗的泛白的衣裤,打着补丁的背包中一本《三国演义》、三套换洗衣物、一个银行取款袋装着一叠东国百元现金,有些不情愿的接过宋太平递上的录取通知书和身份证。
  那位老师目光扫到录取通知书上宋太平的名字时,心头一阵凛然,想起来最近天京大学招生办同事们热议的这位山北省高考状元,是以满分750分,历史最高成绩通过山北省高考的,不要因此想当然的认为这次山北省的高考题目太简单,恰恰相反这次山北省高考拔高题目出的相当刁钻,第二名的总分才580分,这次山北省高考平均分低于去年100分的。
  那位老师难以置信的揉了一下眼睛,仔细核对了一遍宋太平身份证,用扫码器扫过宋太平录取通知书上的验证码,信息正确无误,又打量了会儿宋太平,拿起一张报到流程表,连同宋太平的录取通知书、身份证归还宋太平,满面春风的说道:“欢迎宋太平同学成为我们天京大学学员,一会儿,跟随你们系的学长去系里缴费,找你们的班主任办理入学手续。”
  那位老师接着喊道:“机电系的来一位同学,带你们这位学弟去系里报道。”
  一个扎着马尾辫的靓丽学姐向宋太平走来,还没待这位学姐自我介绍,身后一声尖锐的女孩哭喊声传来:“郝庆建,你让他们放开我,我不去!我借的钱会设法还你的,我绝不和你开房的!救命啊!”
  宋太平下意识的转身看去,只见十五米开外,一名面容姣好、身材火爆的穿有天京大学校服的女孩正被两名彪形大汉架上一辆限量版的艾玛国豪尔威龙V9商务车,副驾驶位置开着车门,斜坐着一个染着黄毛的年轻男子叼着雪茄,嬉皮笑脸的奸笑着。周围众多的天京大学老师和学生竟然没有上前救助的。
  宋太平没有想太多,随手把报到流程表、录取通知书、身份证夹入背包中《三国演义》书中,将背包抛向自己身后的康大宝,大跨步快速冲上去,扬左掌挡开左侧彪形大汉攻向面门的一拳,顺势一拽,出脚一绊,那左侧彪形大汉便以狗啃食式重重摔倒地上,宋太平侧身让过右侧彪形大汉的踹来的一脚,闪电般出手一拽一拉卸下了右侧彪形大汉的右脚脚腕,将已经快被拖入豪尔威龙V9商务车的学姐拽出来。
  那黄毛年轻男子怒吼道:“赵武、杨宝,你们两个废物,连个乡巴佬都对付不了,你们几个全都下车给我往死里揍这个多管闲事的乡巴佬!”
  又有两名彪形大汉从豪尔威龙V9商务车里下来汇同刚才那两名彪形大汉对宋太平进行围攻,招式狠辣致命,专向宋太平的要害部位招呼,宋太平沉着冷静的见招拆招着,被救下的那名女孩双手捂着脸,蹲在不远处低声哭泣着。
  在一旁观战的康大宝见那四名彪形大汉都是军体拳招式,不是练家子,就知道他们不是宋太平的对手,用不了太长时间就会被宋太平放倒,但听到一旁有学生小声议论着:这个黄毛年轻人是天京市英明实业董事长郝英明之子郝庆建,财大气粗招惹不得,多管闲事的学弟要遭殃了。再看那郝庆建正拿着手机低声说着什么,康大宝感到事情不妙,忙把宋太平的背包挂到在自己肩上,准备冲上去放倒那四个保镖,让宋太平离开,把祸事揽到自己身上。
  不料,两辆巡捕摩托车驶来,两名巡捕飞身下车,抄起腰间挂的电棒,高声喝道:“前面的混蛋,都给我住手!双手抱头蹲在地上!”
  宋太平和那四名保镖见是巡捕,便停手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宋太平猛然发现郝庆建在和两个巡捕挤眉弄眼,心中暗生警惕。那两名巡捕没有多问,直接给宋太平带上了手铐,拿着电棒就在宋太平腰间电击,一阵刺痛酥麻之感,差点让宋太平晕过去,一屁股坐在地上的宋太平怒视着那两名巡捕。
  其中一名巡捕嬉笑的说道:“小家伙,怎么你还要袭巡捕吗?起来,跟我们回巡捕局录口供!”说着,还照着宋太平的腰间狠狠踹了一脚。
  这时,一阵闪光灯闪烁,让那名踢人的巡捕愣了一下,不知道什么时候,旁边五米处,一辆东国自产轿车金凤X330车门打开,一名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子正拿着手机拍下了他踢人的一幕。
  这名中年男子愤慨的说道:“郝庆建,你在别的地方无法无天,我可以当没看到,但是你这个小混蛋敢光天化日之下,跑到我的学校门口欲劫持我的学生,还指示巡捕对我的学生非法拘禁和殴打,我真该向郝董事长好好讨教一下,他是怎么教导你的?”
  郝庆建一脸嬉笑的说道:“温校长,别介啊,这两个巡捕和我没有关系,你的那个学生黄珊珊欠了我一千元本金,加上六百元的利息,一共一千六百元,一直没还钱,我这是来讨债的,别误会啊,欢迎温校长有空常来我家坐坐,我爸特推崇您的墨宝,来抽根艾玛国进口的老酋长牌雪茄吧。”郝庆建递上去一根雪茄。
  天京大学校长温祥瑞厌恶的推开郝庆建递上的雪茄,一指宋太平手腕上的手铐,怒斥的道:“你们两位还不打开这位我校新生的手铐?你们最好祈祷他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否则我找你们赵静局长好好理论一番。”
  两名巡捕面部僵硬,打开宋太平的手铐,忙向温祥瑞连声道歉,骑上摩托车一溜烟跑得没影了,那四名保镖跟随着郝庆建上了豪尔威龙V9商务车,郝庆建向温祥瑞礼貌的告辞,一双三角眼狠狠的盯着宋太平,对驾驶座上的男子阴森的低声说道:“给我查出这个土包子身份,我要他后悔活在这个世界上。”
  温祥瑞转身向校门口的警卫喊道:“小孙,给学校医务室去个电话,请值班医生带着担架送这位同学去附近的天京市医院检查一下伤势。”
  温祥瑞看着警卫孙源进警卫室拨打电话,才回转身子,慈祥的看着宋太平,关切的说道:“这位同学,先不要随意移动,以免伤着关节,等医生来给你检查一下,你很勇敢,路见不平一声吼,出拳相助,很有我们东国人气概,现在的年轻人能像你这样见义勇为的太少了,你叫什么呢?报考的是什么专业?”
  宋太平用手摸了下腰部,除了电击的位置还是有些痛,巡捕的那一脚并没有造成多大伤势,稍微扭动了下腰部,站起身来,有些害羞的用手指摸了一下鼻梁,感激的说道:“校长,我是宋太平,报考的是电子工程专业。我没什么大碍了,谢谢校长的搭救,要不然我就要去巡捕房过夜了。”
  温祥瑞凝视着宋太平,诧异的说道:“你就是今年山北省的高考状元宋太平!身手不错啊,机电系院长由我兼任,上车吧,我带你去系里报道。”
  温祥瑞指向奔跑过来的康大宝,有些不满的低声训斥道:“你是宋太平的家属吧,身为长辈怎么能这么让孩子只身犯险呢?你应该已经听到了那个郝庆建是谁的孩子了,他心胸狭隘,这次宋太平坏了他的好事,恐怕会对宋太平下黑手的,我虽是这一校之长,也无法对每个学生照顾周全的,这是我的名片,要是郝庆建再对宋太平下黑手,你处理不了,给我发短信。一起上车吧!”温祥瑞递给康大宝一张名片。
  温祥瑞拉开自己座驾的后车门,示意宋太平和康大宝先上车,自己来到蹲在一旁哭泣的黄珊珊面前,看了一眼黄珊珊身上背的价值数千元的高档名包和玉手上那昂贵的镶钻美甲,叹息了一声,劝告道:“黄珊珊,我记得你家境还是不错的,控制一下你的化妆品和奢侈品消费,马上联系家人还上郝庆建的借款,今天有宋太平同学给你挡了这场无妄之灾,明天是否还能有人帮你阻挡郝庆建呢?被家人骂一顿,比被郝庆建那个了要好吧!好自为之吧。”温祥瑞转身上车,启动轿车驶向校门。
  黄珊珊呆呆的看着已经在车上的宋太平,喃喃的说道:“宋太平?”犹豫了一阵儿,还是拨通了家里电话,哽咽着诉说了刚刚发生的一切。
  温祥瑞驾驶着轿车路过警卫门岗时,放下车窗,对学校警卫孙源说道:“小孙,麻烦你通知学校医务室不用派人过来,那位同学已经没有大碍了。谢谢!”
  那位准备为宋太平带路的、扎着马尾辫的靓丽学姐微微撇了撇嘴,冷哼了一声,扭头走了,也不知道是在和谁的怄气。
菜单 下一章
目录 详情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