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重生之深宫嫡女>>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1章 深宫惨死

  裕隆二十一年九月十八,晨。
  “圣旨到——”
  内侍尖细的嗓音高亢绵长,如石入湖底,倏然打破一宫宁静。
  远方天空晨曦初透,天高云淡,一群鸽子在头顶扑拉拉飞过。潋华宫朱红色大门洞开,手捧明黄圣旨的传旨内侍昂首而入,身后随侍鱼贯跟从,步履整齐如一,威严凛然停于宫院正中。
  秋风扫过,地上落叶瑟瑟轻响,打着旋儿盘到半空,又飘飘摇摇的落下。
  天子传旨,无人怠慢。潋华宫里住了大小三位妃嫔,听到声音俱是匆匆整衣肃容,带领宫人从殿中走出,屏气敛声伏于宣旨内侍身前。
  这个时候早朝刚刚开始,显然是皇帝临上朝前命人过来传旨,等下了早朝,无论圣意吩咐了何事也都办完了,这是他一贯的作风,喜欢让任何事情井井有条。
  蓝如瑾跪在地上,手按地面,额头触着手背,保持恭顺谦卑的姿态。深秋清早寒凉,露水尚未散尽,青砖上残余的湿意转瞬凉透了手心。身后有年轻的宫女小声嘀咕:“也不知道是传给哪个主子的圣旨,千万别是给咱们的,给咱的一定没有好消息。”
  蓝如瑾轻轻弯了弯嘴角,没有说话。什么旨意听听就知道了,就算是给自己的又如何呢?已经到了家破人亡的地步,她苟活在宫里,封号夺了,恩宠没了,还能如何?再将位份降了吗,或者像以前那位获罪的宫妃一样,贬为宫女派去做杂役?
  传旨的内侍缓缓打开黄绫,面无表情,高声宣读。
  “上谕!婕妤蓝氏接旨:朕惟治世以德,戡乱以兵,治国齐家,莫不如是。而宫禁既为朕之内闱,更为皇族彪炳,乃能昭融和睦,甘为天下贵女民妇之表率乎。尔潋华蓝氏,自入宫闱,嘉以沐恩,封赏日隆,及至亲族获罪,朕念素昔秉诚,特赠尔命。然近日屡屡犯戒,胸怀愤懑,不尊不忠妇德尽失,身为罪臣余孽却不思悔改,包藏祸心,其情可诛,今贬为庶人,赐死,以整肃宫禁,昭斥后人。钦此。”
  一片肃静。
  默了一会,身边传来几声轻轻的嗤笑。
  蓝如瑾倏然抬头,死死盯住内侍手中恭敬捧握的黄色绸绫。祥云瑞鹤,银龙翻飞,象征着最高权力的富丽明黄,如今成了一道催命符。
  贬为庶人,赐死。
  不是降位份,也不是做宫女,而是直接赐死。
  父亲获罪伏诛,爵位被削,家中男丁发配,妇孺入贱籍,她孤身困在宫里原本就生不如死,如今这是终于要解脱了么。
  牙齿紧紧咬住下唇,血腥味在口中缓缓散开,本已素净如雪的脸此时更是惨白。圣旨如往常一样冗长啰嗦,长长的赘述她记不分明,只剩一句话在耳边回旋——“身为罪臣余孽却不思悔改,包藏祸心,其情可诛”。
  余孽!可诛!
  她的眼中几乎喷出火来,隔着深秋寒凉的空气,也要将那刺眼的明黄烧掉。
  不是畏死,只是不甘心。父亲获的什么罪,她算什么余孽,又有哪里可诛?!不过是想她死罢了,何必说得这样冠冕堂皇。
  “蓝氏,你反了么?竟然这样瞪着圣旨!”
  同宫住着的云选侍声色俱厉,毫不留情的斥责道。除了蓝如瑾这一殿的人,其他两位妃嫔早在圣旨宣读完毕之后带着人起身了,如今正冷眼看着她,看她身体僵硬跪在地上,狼狈凄惨。
  蓝如瑾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喊得一怔,转了眸子看住云选侍。这个一直恭谨顺从,在她面前低头俯首的宫嫔,原来也会这样冷脸吼人的。
  是了,她如今已被贬为庶人,再也不是正四品婕妤之位,六品选侍虽不高,但也足以呼喝她了。宫中尊卑森严,人情最是拜高踩低,往日蒙宠之时,近日落魄之时,她早已经历的明明白白。
  一旁宁妃笑了笑,抬手止住云选侍,意态闲适的开口:“除了圣旨,皇上还嘱咐了什么没有?”
  面无表情的宣旨内侍微微露出笑容,虽手捧圣旨不能行礼,但声音是极恭顺的:“回娘娘话,皇上隆恩浩荡,特意嘱咐不必见血,赐蓝氏全尸,殿中宫人亦不连坐,事毕都分到别处去。”话音一落,后面小内侍立刻躬身上前,揭开银色捧盘上的黄绸,露出一盏净瓷酒壶和整齐叠好的白绫。
  好个隆恩浩荡。
  蓝如瑾惨然一笑,抬头向天,闭上了眼。
  天空那样高远,鸿雁早已南飞,红日初升,金光漫地。天下那样大,时间还那样长,而她的一生,就要结束了。
  死没有什么大不了,如今风刀霜剑日日相逼,她早已不贪恋这苟活的日子。只是可惜一死之后,就再也见不到母亲,亲眷,族人。侯府被抄之后她们没入贱籍,也不知如今流落到何方?
  宁妃的声音依旧温润甘甜:“蓝氏,还不接旨么?”
  还不接旨么?还不接旨么?
  蓝如瑾深深吸一口气,罢了,就这样吧。是非对错,恩怨荣宠,一了百了。“谢主隆恩。”她高举双手接过了圣旨,站起来,目光落在酒壶与白绫之上。
  是自缢,还是服毒?
  方要决定,只听宁妃笑道:“若是选了毒酒,这白绫就可惜了。”语气轻松得犹如闲话家常。
  云选侍立即会意接口:“娘娘说的正是,这条锦绫纹理细密,绣有暗花,真是好料子。”
  都要死了还这样不依不饶的针对,蓝如瑾心中冷笑,不去理会,越发觉得这宫廷肮脏丑恶,死了反而清净。紧走两步上前去选,却听那内侍答道:“娘娘多虑了,今日这两种物件都用得上,必然不会浪费一个。”
  “哦,是这样。”宁妃恍然一笑。
  蓝如瑾心中诧异,目视传旨内侍。银盘中两种自尽之物,圣旨却只写了赐死她一人,那么另一个要死的人会是谁?
  只见那内侍回头吩咐“带人去吧”,两个小内侍便一溜小跑离开,片刻之后重新进了宫门,身边却多了一个人。蓝如瑾定睛一看,立时愣住。
  “母亲?”
精彩阅读:
男子凌晨送醉酒女同事回家 进门后看到这一幕被惊呆
菜单 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