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听书 设置 其它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书评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第1章 惨死

  严府,北角废园。
  四面漏风的柴房,慕晓枫拖着枯瘦孱弱的笨重身子靠着墙壁,凹陷的眼眶边缘,殷红血泪盖过原本深深鸦青,阴影下她双眼看起来就像两个森森血洞。
  挂在墙壁的灯笼在北风里不断摇晃,晕黄的灯火将穿着大红狐裘站立的身影拉得老长。
  慕晓枫盯着那在灯火晃动下被扭曲成一段一段的影子,血洞似的双目忽然溅出几缕阴森寒芒。
  慕明月拢了拢被风掠起的狐裘,无意瞥见她阴影下乌森眼洞,顿觉毛骨悚然,咽了咽口水,脚下悄悄往后退了退。
  血泪潺潺未干,兄长与她却已天人永隔。慕晓枫压下心头悲痛,微微抬头看向裹在狐裘里美丽的脸,不去想慕明月刚才告诉她兄长被山崩活埋的恶毒用心,嘶哑着声音道,“你靠近点,我将那笔私产的下落告诉你。”
  慕明月心头狂喜,却戒备的扫她一眼,站在原地并没有动,“你说就行。”
  慕晓枫瞟了眼隐在门外的身影,无力哼了哼,“连我这样一个废人都怕?”
  慕明月瞄了瞄她腐烂散发恶臭的双腿,迟疑了一会,终皱着眉头小心翼翼靠近两步,居高临下盯着她,嫌恶道,“你说。”
  “嗯,你低下来一点。”慕晓枫嘴角闪过一抹诡异冷笑,她站不起来,这样的高度对她还是太高了。
  慕明月闻着她双腿阵阵恶臭,立觉腹内一阵翻腾欲吐,为了尽快获悉秘密远离污浊,几乎想也没想,屏着气弯腰就凑近头去。
  慕晓枫盯着她的脸,双眼冷芒突现,电光火石间,袖下双手举起,握在手心的破碗片已狠狠戳向慕明月,一手对准慕明月眼珠一手对准美丽如玉的脸。
  “啊……!”慕明月的惨叫声几乎响彻云宵,惊得门外诸多下人心神俱散。
  慕晓枫一招得手,立即就地一滚,那早废掉的腿这会居然超常发挥,对着那灯笼一脚扫去,就将灯笼扫落。
  顺势一扑,灯火便灭。柴房立时陷入一片黑暗,自门外惊慌涌入的下人顿时乱成一锅粥。
  慕晓枫拖着笨重的身体,咬着牙根默默忍受双腿钻心刺痛,在黑暗中飞快往外爬。
  她必须趁着柴房的混乱尽快爬出废园,若不然,她母子二人性命必将不保。
  慕明月与她虽为同父异母姐妹,但她们之间早没有姐妹情谊。慕明月嫉妒她嫡出身份,处心积虑在她面前装了十几年温柔可亲,最终夺去她的一切,还诬她与长工有染,让那个薄情的男人削去她膝盖骨打断她双腿。
  她在柴房过了几个月猪狗不如的生活,才渐渐从慕明月的言行中揣测明白,她当年清白被毁到后来嫁入严府,让父亲助那个男人青云直上,这一切都是严或时与慕明月合谋算计的结果。
  功成名就之后,那对狗男女害死她父母兄长,享受着她这些年做牛做马挣下的万贯家业。
  慕明月留着她在柴房苛延残喘,一方面想看她生不如死的活着,另一方面是为了从她嘴里套出她母亲秘密留给她的一笔私产。
  慕明月今晚趁夜冒着寒风来废园,是因为她的孩子这几日就要生了。
  慕明月绝对不会容许她的孩子活着出生,所以弄了道什么治愈心疾要用胎儿心尖血作药引的方子,前来逼她交出私产。
  今晚冒死搏得一线生机,若她母子命不该绝,将来必有手刃仇人那一日。
  不知过了多久,记忆中摇摇欲坠的废弃小门终于在望,慕晓枫心中一喜,忽略浑身钻心的疼痛,咬咬牙,撑着磨得血肉模糊的双掌继续往前爬。
  门一推便开,冷风撞来,刮得慕晓枫浑身生疼,可在她眯眼瞬间,却有大片阴影倾覆而下。
  抬头,就见那个熟悉的俊秀男人一脸冰寒盯着她。
  慕晓枫心头一颤,顿时如坠冰窖,浑身被无边绝望淹没。
  这个男人,这会不是该呵护在那个女人身边吗?怎么会在这堵她?
  “贱人,伤了明月还想逃?”冷怒的声音自头顶飘下,洁净皂靴张狂入目,慕晓枫随即感觉手背一阵断骨钝痛。
  “呸,严或时,就你这种连畜牲都不屑为伍的脏东西,也配骂我?”慕晓枫听着手背“咔嚓”那声,虽痛得冷汗涔涔,面上却连眉头也不皱一下。抬头,目光如铁盯住他,声音冷锐直刺心脏,“我慕晓枫就算身陷泥淖,也绝对比你们这对狗男女高贵。”
  自知这个男人此时堵在门外,她母子二人绝无生机,不过就算要死,她也不会便宜这对狗男女。
  “哦,想动手就赶快。”慕晓枫森然一笑,笑容冰冷令人发毛,“我的好妹妹你的新夫人,这会怕是顾不得自己有伤亲自去找我娘亲留下的私产呢。”
  “贱人,死到临头还要作恶。”严或时抽脚,离了手背,却突然狠狠踢向慕晓枫腹部。
  慕晓枫被他踢了个倒仰,排山倒海的疼痛几乎夺了走她所有神智。奄奄一息的她瞪大眼珠,眼神可惜,她可惜自己身无利器,不能在死前给这个男人致命一击。
  “既然想死,那就带着肚里贱种共赴黄泉!”眼里狠戾冷光闪过,严或时手里已多了把锋利匕首,弯腰扬手,“哧”一声,利刃几乎没柄刺入她腹部。
  “这贱种的心尖血刚好能给明月作药引。”严或时站起,抽出带血匕首放进随身携带的瓶子。慕晓枫笨重身躯呯然倒地,他却已转身迅速走下石阶没入黑暗,自始至终,再没回头看她一眼。
  “噗!”一口暗红自慕晓枫嘴里喷了出来,如漫天血花洒落冰冷石阶,她瞪着那熟悉背影,拼着最后一点力气向天大吼,“严或时,我诅咒你断子绝孙不得好死……!”
菜单 下一章
目录 详情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