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听书 设置 其它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第一章 初入大唐

  隋大业六年,有灾星坠于西北,火光熊熊,几有焚天之势。时隋帝杨广在位,开挖运河,三征高丽,东修长城,两巡漠北,其人又穷奢极欲,于隋朝各地皆置离宫别苑。短短七年,竟发动丁徭不下千万人次,民不聊生,渐有“天下死于役”之流言传播。
  次年,山东、河南大水成灾,漂没四十余郡,隋炀帝不知救苦百姓,依旧横征暴敛,有绿林大豪王薄率众而起,登长白山仰天悲啸,终于唱出了那首著名的《无向辽东浪死歌》。
  天下遂乱……
  无数英雄豪杰趁势而起,共计十八路反王涿鹿中原,有山西李渊父子佣兵自重,一路直推横扫,最终定鼎天下,打下了一片锦绣河山。
  李渊立国为唐,帝号武德,时在位第九年,太子李建成和秦王李世民为争皇位,于长安玄武门展开了殊死搏杀。
  这一年,是武德九年。
  这一年,玄武门事变。
  这一年,大唐的年号还不曾改,仍旧沿用了李渊的武德九年。
  是的,武德九年!玄武门的血气尚未散尽,草原的狼烟又在升腾,大唐朝即将展现它风华绝代的雄姿。
  一个混混少年慌里慌张的穿越而来,一头扎进了这个波澜壮阔的时代。
  他的名字,叫韩跃……
  ……
  “落日之前如果再弄不到钱吃饭,我可真就要饿死了。”韩跃一边抠着身上的烂泥,一边小心翼翼的走着。
  他现在身处的地方叫做西市,乃是长安城最繁华的地方。放眼而望,但见长街熙攘,人流如潮。有招摇过市的公子,有纵马巡街的将军,有一郑千金的商贾,有低眉顺眼的小厮,如果不是因为大家都穿着古装,韩跃几乎以为这里是后世某个繁华的商业街。
  初来乍到,一切都很陌生,然而韩跃已经决定下手了。
  不下手不行,肚子饿的像打雷,已经整整一天一夜没吃饭了。
  他鬼鬼祟祟的在人群中乱挤,目光渐渐落在一个曲线窈窕的小妞身上。
  小妞的屁股很翘,外观是那种诱人犯罪的圆弧形,但是韩跃现在没心情犯罪,他关注的是小妞的腰。
  小妞腰上挂着一个绣了鸳鸯戏水的荷包。
  “鸳鸯戏水,好得很,就是你了!”韩跃搓了搓手,遇到这种小妞,他感觉自己已经成功了一半。
  为什么?有诗为证:扶风摆柳小蛮腰,鸳鸯戏水绣荷包。借问泡妞何所在,此类女子最风骚。
  “果然天不亡我,活该韩爷我今天发发利市。”韩跃眼中渐渐显出兴奋的色彩。
  他要准备撩妹了!
  “都说大唐女子最是开放,想不到一来就遇到个丰乳肥臀的小妞。待我上前卖弄一番口舌,定要撩的这妞花枝乱颤,媚眼如丝,到时人财两得,白天有钱花,晚上啪啪啪,啊哈哈哈,生活美滴很……”他想到风骚之处,忍不住发出两声坏笑,只觉心痒难耐宛如猫抓一般。
  便在这时,忽听身边有个小屁孩叫唤道:“娘亲娘亲你快看,这个叔叔也落枕了,嘴都疼歪了……”
  韩跃差点一个趔趄摔死。
  熊孩子没一点见识,什么是落枕?我这叫**。
  他翻了个白眼,就这么一耽误的功夫,那个杨柳风情翘屁股的小妞已经走远了。好事被人打断,韩跃气的面皮发鼓,他准备好好教育教育这个小屁孩。
  哪知他还没有动嘴,忽然肩膀被人猛拍一下,力气大的能打死牛,他半个身子都歪了下去。
  回头一看,卧槽,好一条大汉,膀大腰圆,英武粗狂。
  这大汉见韩跃回头望他,顿时咧嘴一乐,哈哈大笑道:“小子你有福了,今天早上我才学得一手专治落枕的绝学,看你这嘴歪口斜,且让程爷一试……”
  韩跃气的口吐白沫,差点昏死过去!这满大唐敢不敢有个正经点的?小屁孩不懂什么是落枕也就罢了,你这好好一条壮汉也这么说,这都他妈啥眼神?
  他正欲破口开骂,忽然脑中灵光一闪,忍不住道:“等等,你这家伙姓程?”
  “废话,整个长安城除了我程处默,还有谁有这热心肠……”
  “你叫程处默?”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某家正是程家处默,小子你想怎样?”
  “程家的老粗,这真是太好了!”韩跃霍霍的奸笑出声。
  在他的印象里,大唐朝所有功勋除了寥寥几个有文化的文臣以外,剩下的应该都是目不识丁的痞子,其中号称混世魔王的程咬金尤甚。
  唐朝痞子,不是欺压良善那种,而是……
  老粗!
  傻帽!
  好糊弄!
  在韩跃想来,程咬金是痞子中的痞子,那就意味着,他绝对是整个大唐朝最容易糊弄的一位。顺着这个思路往下想,继承了程家人光荣传统的程处默,岂不是绝对的羊牯?
  没得说,鼓动三寸不烂之舌,开始往死里忽悠!
  可惜的是他错了!
  唐朝人并没有那么傻!程家人尤其精明。
  咱们来看看韩跃的战绩吧。
  他先是拉着程处默来了一段文成武德的吹捧,然后又进行了一番指点江山的**,最后拐外抹角对程家掌门程咬金的仗义疏财做了盖棺定论,一番话说的口干舌燥唾沫横飞,话里话外处处充满暗示,只希望程处默能够一拍脑门,然后恍然大悟,再然后慷慨解囊……
  然而,真实情况是!
  “就你这手段也想来骗我钱,真是好笑!”
  程处默极不耐烦的掏着耳朵,用一种大家快来看傻.逼的眼光撇了撇韩跃,随后手指一弹,一大块发黄的耳屎‘咻’一声飞出。
  “小子,满长安打听打听,程爷我是个什么人物。三岁骗公主的香囊,四岁坑王爷的银饼,你这些手段,嘿嘿……”程处默极度不屑转身,大摇大摆离去。
  韩跃瞠目结舌,彻底在风中凌乱!
  他远远望着程处默离去的身影,那种壮硕如山,那种昂首阔步,大哥你这种身材气势,不去好好演绎仗义疏财的豪侠形象,非去学什么精明过人干嘛?
  “骗钱失败,出师未捷……”韩跃仰天一声长叹,凄婉如同五丈原帐篷里的诸葛先生,这一刻他忽然很想回家。
  大唐不好混啊!
菜单 下一章
目录 详情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