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听书 设置 其它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第一章:飞雪送婴

  第一章:飞雪送婴
  隆冬时节,北境凤翔城又见飞雪。
  冷清清苍穹漫天雪色,地上万物也都被白雪覆盖。处处银装素裹,白絮成堆。玉树银缕交辉,风卷雪花飘舞。天地一色,别样一番清素格调。
  城西十里外雪原上,一个年青女子顶着刺骨寒风在雪中踽踽独行。朔风把雪拂试的籁籁作响。雪花扑打在女子脸上,她浑然不觉。而她的心则如这满天飞雪一样冰冷迷茫。
  女子二十来岁,身形娉婷,面容秀美。她身披一件紫色连帽棉斗篷,怀里还紧抱着一个襁褓。襁褓外面还裹着羊皮防寒。
  很快前面出现一片梅林。梅林被大雪染白,劲风吹来,梅林扬波雪浪起伏如波浪。偶尔露出几枝梅花,艳艳如血。
  紫衣女小心翼翼掀开襁褓一角,露出一个婴儿的粉嫩小脸。
  婴儿只有两三月大,也不哭闹,睁着一双纯净明亮的眼睛看着紫衣女。还咧开小嘴朝着她笑。
  看到孩子冲她笑,女子的心更是心如刀绞一般痛苦万分。
  她俯首亲吻着孩子嫩颊。泪水也落在孩子脸上。
  “儿子,别怪娘心狠,娘但凡有一点办法,也不会狠心把你送来交给那个负心人……娘发誓,只要娘不死,娘迟早会来寻你!”
  紫衣女又把一个精致小荷包戴在孩子脖子上。
  梅林中有一条可并行两辆马车的石道,把整片梅林一分为二。道路中间一座牌楼。路尽尽头是一座宏气派的府院,墙高二丈有余。坐北南朝。
  正门上端有一匾,匾上赫然五个大字——北境武王府。
  武王府曾在江湖上赫赫有名,又被人称为北府。与南境名剑院、四海飘零岛并称“武林三鼎”。又有“南院北府飘零岛”之称。不过自从武王秦唐在八年前去世,其弟秦广又出家为僧,现在只剩下其兄秦晋独自苦撑着北府。北府早已是名存实亡了。而当年打遍天下无敌手的一代天骄秦唐却连个后也没留下就因病早逝,更是让人唏嘘。
  天气寒冷,北府的几个门卫在门廊下围着一个火盆喝酒取暖。
  这时紫衣女子抱着孩子走过来,距大门丈外驻足。
  紫衣女门口几人视如无睹,她失魂般看着王府,她的目光在这一刻似要穿透这冰冷厚重的石墙,在偌大的府院中寻找那个男人——秦照梅!
  她口中喃喃自语。
  “我本飘零一孤女,亲没有,情没有,风霜雨雪惟独守;你是九天一仙偶,宠也有,爱也有,欢声笑语犹难走。”
  一个叫丁哥的守卫问紫衣女。
  “请问姑娘是什么人?来此做甚?”
  紫衣女回过神来,用冷冷口吻说:“让你们公子秦顾梅出来见我!”
  丁哥心想公子英俊风流,八成和这紫衣女子不清白。紫衣女又怀抱婴孩,莫非是公子造下的孽?现在女子抱婴上门闹事!这可有损北府声誉啊。
  所幸少爷不在府中。他可以把紫衣女打发走。
  “少爷与几位名士游历去了,已经几月未归。你走吧。”
  “那就叫他爹秦晋出来!”
  “你以为我们大爷是什么人,是你想见就可以见吗?!”
  女子秀眉一蹙就要硬闯。
  丁哥忙和几名守卫从门廊下跃出阻拦。
  紫衣女抱着孩子身形腾空,身体转动,身上斗篷伸张,如一朵盛开的紫莲,掀起强劲气浪,挟带片片雪花飞舞!待她轻盈落地后,几人已都被气浪掀倒在地上。
  紫衣女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紫衣女露这一手让几人震惊。他们没想到这个娇美女子武功这么厉害!
  丁哥忙叫道:“快叫府中高手!”
  一个守卫慌忙爬起,跌跌撞撞就朝大门口跑。
  他还未到门口,一条人影在门口闪现,并隔空朝两丈外的紫衣女击出一掌。掌影清晰如真手一般,夹裹着雪屑飞向紫衣女。
  紫衣女右手纤指闪电般在飞来掌影上一点,掌影顷刻碎裂四散。同时那条人影也到了女子对面。
  这是一个四五十岁的男子,中等身材,神情严肃。
  丁哥从地上爬起,他显得有些狼狈。
  来人正是北府现在的掌舵人秦晋。秦晋命几人先下去,并把大门关上。
  门外,只留下了紫衣女和秦晋。
  秦晋看着紫衣女,瞳孔收缩着。刚才自己所使的是秦家“大迷荒神功”中的“飞影手”,竟然被这个年纪青青的女子轻易破了。她用的功夫竟然是“飘零岛”的‘断金指’!
  虽然“飘零岛”与“北府”齐名,但是在江湖中声名狼藉,为正派不容。
  “原来是飘零岛的人,来我北府做什么?!”
  “我来找秦顾梅。”
  “他不在府中,有什么事你可以和我说。”
  面对负心郎的爹,紫衣女百感交集。她嘴唇翕动,欲言又止。最终缓缓掀开襁褓一角,露出孩子粉嫩小脸。
  此时无声胜有声!
  看到孩子秦晋心里顿时“嘎噔”一下,瞬间明白了什么!
  紫衣女子说:“这是秦顾梅的儿子,你的孙子。”
  秦晋此刻心里已是翻江倒海般闹腾。不肖子竟然和“飘零岛”女子做下如此大逆不道的事!这真是让他难堪之极!
  而且从紫衣女会“断金指”可以看出她在“飘零岛”地位不低。“飘零岛”可不是好惹的!
  “你想怎么样?”
  “我现在无路可走,所以才把孩子送来。”
  “我不管你遇到什么麻烦事。你和那个孽障的私生之子,我不认。也没脸认!”
  紫衣女却把孩子缓缓放在秦晋脚下。
  “这是你们秦家的骨血,你看着办吧!”
  说完紫衣女转身飞掠而去,很快不见了踪迹。
  一些雪花飘落在孩子娇嫩脸蛋上,孩子发出啼哭声。
  没想到女子撇下孩子独自而去。秦晋忙把孩子从地上抱起,用手拂去他小脸上的雪花。孩子看到陌生的脸孔,哭闹的更加厉害。
  秦晋看着孩子心里此刻五味杂陈。他该怎么处置这个孩子?!
  如果把孩子带回府中,孩子亲娘又是“飘零岛”的人。此事传扬出去,北府在江湖中更是颜面扫地了。更何况儿媳也绝对不可能容下这孩子。
  最好就是把孩子送人。
  如果送给别人了,日后孩子生死福祸只能听天由命。孩子毕竟是秦家血脉,他又于心不忍。
  事情棘手,秦晋左右为难。他抬头望着被风雪肆虐的凌乱天空,突然眼睛一亮,有了主意。
  他命丁哥赶紧去叫府中马倌林大头。
  很快林大头被叫来。丁哥又退下。
  林大头三十多岁。相貌粗糙一条腿还有些跛。他身材瘦小头却很大,和他身躯不成比例。所以人们都叫他林大头。
  林大头自幼丧父母,被秦家收留,秦家对他可谓恩重如山。
  这些年林大头为府中饲养马匹,兢兢业业。对秦家也是忠心耿耿。前两年和府中一个粗使丫头成了婚。
  原来秦晋突然想起,林大头媳妇两月前生了个儿子!正好和这个“孙子”一般大!他有了办法。
  林大头看到大爷怀抱一个哭闹婴儿兀立风雪中,有些困惑。
  秦晋就让他近前,小声说了事情原委和自己想法。
  林大头听后豁然明白了,原来这孩子是少爷私生子。而老爷为了保全秦家血脉,要用自己儿子“李代桃僵”啊!
  虽然割舍自己儿子林大头心痛,但是为了报秦家大恩,他甘愿为主人做任何事情。
  林大头小心翼翼抱过孩子,如同接过来的是一件比生命更宝贵的宝贝。
  “大爷你放心,我一定尽心扶养。”
  “你儿子叫什么名?”
  “叫林屹。还是我请少爷帮取的名。”
  “林屹……”秦晋念了两遍对林大头说:“这孩子从现在起就叫林屹!这孩子以后就是你儿子。你们好好抚养,我会暗中关照。”
  秦晋又嘱咐林大头,此事非同小可,千万不能泄露。
  和林大头协商好,秦晋故意大声对他说:“那个疯女人不知从哪抱来的孩子要讹人,你现在把这个孩子送走!省得污了北府清誉!”
  他进了大门,又命几人不得把今日的事说出去,更不能让少爷和少奶奶知道。
  丁哥几人遂对今日之事守口如瓶,就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他们也宁愿相信紫衣女是来北府讹人。
  ……
  秦晋回到屋中,终于把一件棘手事情妥善处理,他长吁口气。等儿子回府,以后更得严加约束,免得再生事端。
  秦家现在人丁凋零,秦晋本想好好培养儿子,重振北府雄风。但是秦顾梅却不好武,反而喜爱舞文弄墨诗酒风流游历天下。还到处拈花惹草,败坏北府声誉。很让秦晋失望。
  秦晋正苦闷时候,家丁送来一份信。信封上写着:秦家大爷亲启。
  看到信上封字迹,秦晋心中一凛又甚是震惊!
  三月前他就收到过一份同样的信件。
  秦晋把信拆开,他的手竟然有几分颤抖。
  信里了字迹是暗红字,并有一种血腥的味道!秦晋知道,这是血字!
  信中写道:血海深仇,一刻不忘。请北府上下善自珍重,十年之后,必取全府性命,祭我族两千亡灵!
  落款赫然是——令狐氏后人!
  与上一份信一模一样!
  这是恶作剧?!还是真是狐族后人所写!他宁可相信是后者!
  当年作为武林盟主的秦唐召集号令江湖十八路英雄进攻盘踞在西海的武林恶族令狐氏,他和三弟秦广也参加了。当年那一战空前惨烈,各路英雄三千多人,伤亡就达到两千!
  二弟秦唐手刃令狐老魔时候他也在场。他还清楚记得当时浑身是血的令狐老魔面目狰狞如厉鬼一般狂叫:我令狐氏血脉不灭!不管过多少年,我的子孙后代一定找秦家和所有门派报仇雪恨,不会放过你们任何一个人……
  如今回想起这话,此刻秦晋心里升起彻骨寒气。
  现在令狐族后人已在暗中伺机,并发出警告恐吓。如同一个沉睡的恶魔开始苏醒了过来!但是三弟秦广却已出家,儿子还不争气,而作为北府灵魂人物的二弟又……
  同时秦晋也很困惑,恐吓者如果真是令狐后人,那为何要等十年后报仇?是有什么阴谋?还是令狐后人力量现在还很弱?
  那他该如何应对防范令狐族的重新崛起和报复?!
  秦家的没落成了楚晋心中隐痛。现在这血信,更是成了盘在他心头的毒蛇!
  “爷爷……爷……”
  这时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秦晋赶紧把信藏起。
  一个两岁多的小男孩跌跌撞撞跑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二十来岁美艳馨香的少妇。
  少妇是秦顾梅妻子蔺红萼,男孩是他儿子秦定方。
  这名是秦晋取的,寓意孩子日后能定四方,恢复北府曾经的地位和荣耀。和他二爷爷秦唐一样成为一代武林至尊。
  秦晋把定方抱起。这可是他名正言顺的孙子!这也是秦家最后的希望!
  此刻秦晋暗下决心。他要不惜一切代价保全北府!他还要穷尽一切办法培养这个孙子!
  ……
  林大头偷偷把孩子抱回,把详情告诉老婆。
  他老婆秀花虽然难以割舍自己儿子,但是为了报秦家恩情,只得同意把两个孩子换一下。事不宜迟,林大头又按照秦晋吩咐过的,把林屹襁褓衣服等物都换在儿子身上。看到林屹脖子上戴着一个小荷包,也取下戴在儿子脖子上。
  秀花含泪问林大头怎么安置自己儿子。
  林大头说:“大爷给了我些银子,先让找个好人家寄养。以后大了,大爷会想办法让我们一家团聚的。”
  林大头抱着儿子出了屋。
  屋里,秀花抱着林屹哭泣起来。
  就这样,紫衣女送来的婴孩就以林大头儿子林屹的身份留在了北府。
  北府的人都以为他是林大头的儿子。而这件事除了秦晋和林大头夫妻再无人知道。
  林屹在林大头夫妇的精心抚育下健康快乐地成长。由于林屹又是秦家血脉,夫妻俩更是对这个儿子百般呵护宠爱。
  秦晋也暗中关照着林大头一家。同时也关注着这个“孙子”的成长。
  秦晋兄弟三人,只有他有一子一女。女儿两年前又出嫁了,人丁显然单薄。而儿媳蔺红萼自从生了定方,至今再未给秦家添过香火。这让期盼人丁旺的秦晋失望又忧虑。
  虽然林屹是私生子,但是毕竟是秦家血脉,秦晋看着林屹一天天长大,心里也算得到了些许慰藉。可惜,不能让林屹认祖归宗是秦晋心里难以弥补的遗憾。
  林屹三岁的时候,林大头媳妇秀花又生了一个女儿。
  虽然又生了个女儿,但是夫妇俩对林屹的疼爱有增无减。比疼亲生女儿更加疼爱。
  但是林屹并没有恃宠而骄。随着成长他变得更加懂事,也很体恤父母爱护妹妹。还常跑到马厩帮父亲干活。
  林屹不光聪明懂事,长得也眉清目秀,只是身体有些单薄。府里的人都很喜欢林屹。
  人们觉得林屹长的和林大头夫妇不像,有些人干脆戏谑林大头。
  “大头啊,你这儿子长得比你好看,又比你聪明。是不是你的种啊?!”
  这个时候林大头就咧着嘴憨笑。
  “是我儿子,错不了。”
  有一次林屹从秦顾梅身边跑过。秦顾梅叫住林屹。
  “哈哈,林屹,你这名儿还是我赐的,过来快给我磕几个头。”
  从知事起,林屹就常听父母说起秦家恩情和千般的好。虽然年少,但知道秦家既然是主人又是恩人。
  所以秦顾梅别说让他下跪,让****他也干。林屹过去扑通跪在秦顾梅面前磕头。嘴里还说着。
  “谢谢少爷赐名,不然我可能就成叫什么二狗子栓柱子那些难听名儿啦……”
  “真是个机灵鬼!”秦顾梅笑了起来。他让林屹站起,掏出两个银豆子放在林屹手中。“去买些糖果吃吧。”
  秦顾梅挺喜欢这个伶俐孩子。林屹也对眼前这个风流倜傥又平易近人的少爷充满好感。
  林屹刚走出几步,又被秦顾梅叫住。
  这次秦顾梅仔细端详着已经七岁的林屹。他没从林屹身上看出林大头夫妇的影子,这孩子身上反而有一种让他似曾相识感觉。尤其林屹一双秋水粼粼般双眸,像一个人。
菜单 下一章
目录 详情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