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听书 设置 其它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书评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第一章 我陪你继续玩下去

  “唐修,你将钱藏到哪去了,赶紧拿出来!”
  “唐修,你家缺钱也不能随便乱拿钱啊,常言说‘小时偷针长大偷金’。你可不能养成偷东西的习惯,不然你这一辈子就完了。”
  “唐修,我记得你好像欠了学校三千块钱学费,你是不是想将那些钱拿去交学费?”
  十几个人围着唐修喋喋不休地说个不停,眼神中满是怀疑和厌恶,语气中充满了不耐。
  唐修一张脸胀得通红,嘴唇也被咬出了血印,眼中更是雾气弥漫,只是他却仰着脖子,坚定地说道:“我没有偷钱!”
  “尚文、美芸,你们是看着修儿长大的,修儿这孩子从小就老实,品学兼优,从来不说谎,既然他说没有偷钱,那丢掉的三千块钱肯定跟他没有关系。”苏凌韵紧紧地将儿子搂在怀中,哀求着跟房间内的一对中年男女说道。
  “凌韵,我们也没有说修儿偷钱,只是觉得他可能想为你分忧,所以将那三千块钱给藏起来了。”中年男子将头偏向一边,根本就不敢跟苏凌韵对视。
  “品学兼优?呵呵。你儿子在进入星城一中之前的确品学兼优,可是他在星城一中仅仅风光了一年,学习成绩便一落千丈,早就成为了全年级倒数第一名,要不是你苦苦哀求,估计你儿子已经被赶出一中了吧?”中年女人无视苏凌韵近乎绝望的眼神,阴阳怪气地说道。
  听到小弟苏尚文跟弟媳张美芸的话,苏凌韵的脸色变得煞白,眼神也变得黯然无光,不过看了一眼怀中的儿子,她不得不硬着头皮鼓起勇气再次为儿子辩白。
  只是这一次苏凌韵还没来得及出声便被两道尖锐的声音给打断了。
  “姑妈,你就别护着唐修了,你能护得了他一时,你护不了他一世。家中就这么些人,你说那三千块钱不是唐修偷的,难道那些钱自己会飞走?”
  “姑妈,我们之所以怀疑唐修,因为唐修是房屋中最有可能偷钱的。在你眼中,唐修自然是最优秀的,可是你也知道唐修这一年中在学校中的所作所为有多恶劣,抄袭作业、考试作弊、打架斗殴,身为他的表弟,我在学校中都抬不起头。”
  打断苏凌韵说话的是苏尚文跟张美芸的一对儿女,要是说苏尚文跟张美芸夫妻说话相对委婉,还懂得掩饰的话,这一对少男少女显然没有
  “苏雅宁、苏翔飞,你们俩胡说八道,血口喷人!”唐修几乎是嘶吼着喊道。
  “尚文,美芸,求求你们别为难孩子了,要是那三千块钱找不到了,就当是我借你们的,你们也知道修儿自从一年前的车祸之后,整个人变得浑浑噩噩的,受不得刺激,要是他真被气出个三长两短,我也没法独活啊。”在小弟一家人的咄咄相逼下,苏凌韵的眼泪有如断线的珍珠一般落了下来,她无力地乞求道。
  一句话说完,苏凌韵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想起儿子这一年来的遭遇,苏凌韵不由悲从中来,无声抽泣。
  虽然儿子从小就失去了父亲,可是儿子从小到大非常听话,而且学习成绩特别优秀,两年前更是以全市第一的中考成绩进入星城一中,高一期间,儿子同样在各种考试和竞赛中出类拔萃,囊括了所有科目的第一名。
  只是高二上学期的一次车祸,儿子大脑遭受了强烈的撞击,结果导致记忆力跟理解力严重受损,甚至一度被医生给诊断为智障,要不是自己苦苦哀求,再加上学校似乎也对儿子抱有一丝奢望,估计儿子早就被学校给开除学籍了。
  看到苏凌韵悲痛欲绝的样子,房屋中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苏雅宁跟苏翔飞姐弟俩更是交换了一下眼神,脸上露出了不忍的神色。
  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苏凌韵给吸引过去的时候,被苏凌韵抱在怀中的唐修身子轻微地颤抖了一下,眼中也绽放出一抹精光。
  “这是哪里?我不是渡劫失败后魂飞魄散了么,现在是怎么回事?”唐修困惑地打量了一眼四周,眼中满是迷茫的神色。
  唐修记得自己是仙界的一代通天巨擘,正在冲击成神之劫,只要渡劫成功,便可成就仙界神王,获得进入永生之门的资格。
  努力回想着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唐修的面部肌肉逐渐变得扭曲,眼中闪过极度痛苦的神色,清醒前的最后一个意识画面终于从他的脑海里浮现了出来……
  那是唐修渡劫最为关键的时刻,他当时已近强弩之末,全部灵力和心力都放在正面对抗神劫之上。他的背后空空荡荡,毫无防御,对于同处仙界巅峰、拥有无数神器和神级符箓,修为只比他差了一筹半筹的几个好友至尊来说,完全就是不设防的状态。
  随后,就在他勉强熬过九重雷劫,迎来最后一波无声无息却最为可怕的绝世心劫——原始天魔劫的同时,本为他护法的几个挚友竟然十分默契地同时对他发动了致命一击。
  而这其中,赫然包括和他相恋数百年的红颜知己雪倾城。
  在他们的联手攻击之下,唐修的下场几乎已注定,甚至还没等到他的身体完全粉碎,神识完全失去意识时,这些人就已迫不及待地冲上前去抢夺从他身上掉落出来的那本来自太古神魔遗迹无意中得到的一部神秘古籍——万源虚宙通天诀。
  “人性竟是如此丑恶,在绝世神功秘技面前,友情爱情都是****!”
  “只是自己既然渡劫失败,就不可能有任何逃生机会,应该身体化为齑粉,魂飞魄散才对,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迷糊中,一股似曾相识的女性香气飘入唐修的鼻中。
  呼吸品味着这股香气,唐修的脸上露出了极为享受的神色,他的情绪也渐渐地平和下来。
  良久,唐修才缓缓地回头,朝身后搂抱着自己的女人看去。
  一张柔和的面庞清晰地呈现在唐修的面前,熟悉而亲切,跟记忆中的那张面庞相比,这张面庞眼角处多了一丝浅浅的鱼尾印迹。
  “心魔,该死的心魔,我都魂飞魄散了怎么还会被心魔所扰?”唐修很快便甩甩头,强行不去看身后那个让他魂牵梦萦了上万年的面庞。
  当唐修看到房屋中的另外十几个人时,他不由一怔。
  仙界的万年岁月中,唐修经历了大大小小无数次心劫,可是经历重重心劫之后,所有亲人都被唐修果断舍弃,唐修唯独无法舍弃母亲,所以后来唐修的心劫中只出现母亲,不再出现其他亲人。
  “难道眼前的这些并不是心魔?”唐修疑惑地打量着四周,嘴中也是喃喃自语。
  只听得轰然一声巨响,唐修那尘封了万年的记忆瞬间打开,与此同时,一段晦涩的记忆也在脑海中浮现。
  “我竟然回到了魂牵梦萦的地球?仙界万载岁月过去了,地球上才过去一年?”好半天时间,唐修才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突然间在唐修脑海中涌现的那段晦涩记忆,是唐修的身体在地球上一年来储存的全部记忆。
  一年前的车祸,唐修身体并无大碍,但是魂魄受损,从而导致他智慧大不如前,在学校中过着浑浑噩噩的日子,像旁观者一样吸收着四周的一切信息,却很少参与互动。
  不过这些信息却被唐修给全部储存在了脑海中,让唐修能够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地球上的一年中经历了什么。
  唐修受损的那一缕魂魄却穿越到了仙界,附身在仙界朱雀圣宗掌门的纨绔孙子身体上,在那里度过了一万年精彩神奇的生活,如同梦幻般的一万年!
  未曾想在仙界遭遇暗算魂飞魄散之后,那一缕魂魄竟然再次回到了地球上的身体之中,此时地球上只是过去了一年多的时间。
  “绾花仙子、丹青大帝、九曜琴魔,唐某再次莅临仙界之日,便是你们毙命之时!”
  细细回忆着仙界生活的点点滴滴,当脑海中浮现出仙界最后的一段记忆时,唐修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喊道。
  唐修的一声怒吼打破了房屋中的沉寂,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修儿……你……你怎么了?”苏凌韵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她惊慌失措地抱住唐修,满脸紧张地询问道。
  看到唐修面部肌肉极度扭曲,再想想唐修的身体状况,房屋中的十几个人脸上露出了后悔的神色,然后齐齐将责备的目光投向了苏尚文一家人。
  苏尚文一家人显然没有想到唐修会突然间“发狂”,而且看样子还是被自己一家人给刺激的,他们不由面面相觑,一阵心虚。
  “唐修,你就不要在这演戏了,又是仙又是帝又是魔的,你以为自己在玩游戏呢,我可没听说哪个游戏有绾花仙子、丹青大帝、九曜琴魔这些BOSS。”就在满屋子的人都不知所措时,一道冷哼声在房屋中响起,却是唐修的表弟苏翔飞冷笑出声。
  “好你个二愣子,居然知道装疯卖傻了,差点被你给骗过去,不要以为你装可怜我们就不会追究那三千块钱的事情,我跟你们母子俩挑明了说,今天要是不将那三千块钱拿出来,你们休想踏出这扇大门!”短暂的惊慌之后,张美芸忍不住静静地打量了唐修片刻,随即火冒三丈,厉声呵斥道。
  原来唐修在怒吼出声之后,他便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随即感觉到了母亲的焦灼和紧张,他慌忙调整情绪,连连安慰母亲说自己没事,这一幕恰好落到了张美芸的眼中,自然激怒了张美芸。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打地洞。”唐修冷冷地瞪了张美芸一眼,随即将目光落到了苏翔飞的身上,漠然道:“苏翔飞,你确认要将游戏继续玩下去?要是你觉得这样比较有趣的话,我不介意陪你继续玩下去!”
菜单 下一章
目录 详情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