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听书 设置 其它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唐朝名侦探》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第一章 无头女尸

  日暮西沉,山色霭霭。
  李沧海从昏迷中醒了过来,他吃力的坐起身,脑袋突然传来一阵剧痛。
  下意识的摸了下后脑勺,他愕然发现自己的后脑似乎被硬物重击过,竟然鼓起好大一个血包。
  “妈的,哪个混蛋下这么重的手,这特么是要人命啊!”李沧海愤怒的咒骂了一句。
  他晃悠悠的爬起来,有些茫然的扫了下周围景象,忽然发出一声惊叫。
  他发现自己正身处荒郊野岭,身上穿着古装长跑,旁边还躺着几具尸体。
  “我靠,拍电影?哥们,你这尸体演的挺专业啊!”李沧海用脚尖踢了下身旁尸体,揉着后脑勺说道。
  不过,很快他就意识到自己猜错了。
  几具尸体身上都有着非常深的伤痕,看情况应是被利器砍死。尸体身上血迹未干,空气中还残留着淡淡的血腥气味,这些人似乎刚死不久。
  嗅着空气中残留的血腥,李沧海忽然觉得一阵头晕目眩,一股庞大的信息顿时涌入脑海。
  一阵剧烈的头疼之后,李沧海脑海中瞬间出现许多交织在一起的记忆。在弄明白那些记忆之后,他惊愕的发现,自己穿越了!更为准确的来说,他重生了。
  李沧海本是警校最出类拔萃的学生,拥有刑侦及心理学双料学士学位,最擅长推理分析。
  在对周围环境以及脑中信息几经确认之后,李沧海终于确定了这个事实。
  身为警校精英,居然会在见义勇为时,被人用钢管从身后击倒,还这么稀里糊涂的穿越到了古代,想到这里李沧海就觉得窝火。
  值得庆幸的是,他并没有死,而是重生到了一个跟他同名同姓之人的身上。不仅如此,还融合了他的所有记忆。
  这位仁兄有着比李沧海更加悲催的经历,他是被人用石头给击中后脑而死。
  因缘巧合之下,才被李沧海钻了空子,莫名其妙的重生到了他的身上。
  花了好一会,李沧海才彻底消化掉这具身体原本主人的记忆。
  同时也让他明白自己所处的这个年代,正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开元盛世’之期!
  这让李沧海的心情变得悲喜交加起来,喜的是他还活着,忧的是不知自己能否在古代社会生存下去。
  望着茫茫群山,他慢慢接受这个事实,才接着查看脑中记忆。如今正是天宝年间,大唐国力最为鼎盛之期。
  这位仁兄十年寒窗苦读,终于考中进士,被授予正阳县令之职。
  然而,却在赴任途中,不知被什么人给害死在这荒郊野岭。
  “还真是个十足的倒霉蛋啊!十年寒窗苦读,好不容易熬出头了,却又成了别人的刀下亡魂。”李沧海不胜唏嘘地感慨了几句。
  不过,让他感到奇怪的是,他的记忆中并没有关于这位仁兄被害的经过,他翻遍包裹,也没找到他赴任的官文。
  “你要是官文还在该多好,这样还能捞个官当当,至少吃穿用度就不用发愁了啊!”李沧海絮絮叨叨了一阵子,从几具尸体身上翻出十几枚铜钱放在了兜里,然后嘀咕道:
  “不过,以后我就是你,你这个仇兄弟我替你扛下了。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害你之人,以告慰你在天之灵,你就保佑我长命百岁吧。”
  没头没脑的嘀咕了一阵子,李沧海很快适应了新的身份,他振奋精神,随即大笑了起来。
  “哈哈,大唐盛世,我来啦!哎哟,还是先弄些吃的填饱肚子要紧啊!”
  摸着咕咕直叫的肚皮,李沧海一瘸一拐地朝山下走去。
  趁着日暮余晖,李沧海来到了山脚下的一座村子。
  咚咚咚~
  李沧海伸手在一扇木门上使劲的敲了敲。
  “谁啊?”
  屋里传出一个年迈苍老的声音,很是谨慎的问道。
  “老丈,我是过路之人,天色渐晚,想讨些水吃……。”李沧海回想着电视剧里古人说话的方式,想让自己尽可能的贴近大唐社会。
  可没等他说完,就听那声音叫道:“屋里没人,你还是到别处去吧!”
  说完,屋子里的灯突然就熄灭了。
  李沧海摸了摸鼻子,这也算是借口?可真是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啊!
  不过,既然对方不愿意让他留宿,他也不能强求,于是便往下一家走去。
  可连续敲了几家的门,结果却都是一样,还没等他表明来意,便熄灭了灯火。
  无奈的摇了摇头,李沧海只好继续往村中走去。
  不大一会,李沧海发现了一间敞着门的屋子,走近一看才知道是个小庙。
  庙内烛火摇曳,正堂上立着一尊手持钢叉的山神像,在烛火照射下,给人一种狰狞可怖之感。
  李沧海又累又饿,冲进庙内,抓起供桌上的点心就狼吞虎咽起来。
  正吃间,门外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李沧海急忙放下点心,躲到了神像后面。
  只见一名身穿红色嫁衣的女子,在几名村民的带领下来到了庙内。
  几人对着山神像虔诚地拜了几下,一名老妇人在女子耳边轻轻嘱咐了几句,然后才关上庙门离去。
  借着烛火,李沧海隐约能够看到女子的容颜。
  女子虽说不上花容月貌,却也算是清秀可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意。
  这让他觉得奇怪,这女子既然要出嫁,但为何会到这山神庙?
  难道,和自己前世听过的那些荒唐故事一般,这女子要嫁给山神不成?
  李沧海很想跑出去,然后义正言辞的告诉她,这都是迷信,没有山神,也没有鬼怪,她应该为了自己而活。
  可转念一想,那些村民说不定就在外面守着,万一被当作**贼给抓起来,他就是有嘴也说不清了。想到这里,李沧海决定先观察情况,然后再做打算。
  庙堂之上,女子席地而坐,虔诚的跪在神台跟前,双手合十的默诵着经文,并没有异样。
  “这是什么气味,居然这么香?”
  李沧海盯着女子看了一会,忽然嗅到一股奇特的香味,这股香气很淡,淡的几乎不可闻。
  但他这具身体因幼时得过重病,反而使得嗅觉变得很是敏锐,即便是稀释十倍的气味,他也能够嗅到。
  “好……好香。”
  嗅了几下香气,李沧海的眼皮逐渐变重,很快睡魔来袭,他的眼皮不由自主的耷拉了下来。
  这香味似乎具有静心凝神的功效,李沧海很快陷入了深度睡眠。
  这一觉李沧海睡的很沉,期间他好像做了个梦,梦到自己被一群人五花大绑的给捆了起来。直到一瓢冷水泼在他脸上,使得他瞬间清醒,才发现自己并非在做梦,而是真的被人用捆猪的方式给捆了起来!李沧海愣愣的看着围在他周围,显得无比愤怒的人群,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打死他,打死这个凶手!”
  “恶贼,还我女儿性命,还我女儿性命,呜呜……。”
  ……
  李沧海有些发懵的看着愤怒的村民,不明白他们为何怒目圆睁,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了一般。
  面前一名老妇人哭号不止,不断在他身上踢着。
  李沧海认得这老妇人就是昨夜陪女子进庙的那位,想来应该就是那女子的母亲,可她说什么还她女儿的性命又是怎么回事?噼里啪啦的拳脚落在身上,李沧海顿时痛的挣扎了起来,可那麻绳有指头粗细,任他如何挣扎也挣不开分毫。
  有些稀里糊涂的扭了下身子,他这才回过神来,使劲挣扎了一番,妄图挣断绳索,大叫道:“你们为什么捆我?放开我!”
  周围村民群情激愤,根本没人回答他,纷纷嚷嚷个不停。
  “烧死这个恶贼,给静儿报仇!”
  “对,烧死他,烧死他!”
  “都给我闭嘴!”李沧海被他们吵得头昏脑胀,他猛地大吼了一声。
  “我不过是吃了些点心,你们就要烧死我,我跟你们什么仇什么怨?”李沧海气不过,大声嚷嚷道。
  “什么仇,什么怨?你这个杀人凶手,我还想问你呢,静儿和你又有何仇怨,你用如此残忍的手段杀她?”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周围之人自动让开了一条道路,只见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拄着拐杖颤巍巍地走了过来。
  “杀人?谁杀人了?”李沧海疼的呲牙咧嘴,一头雾水地问道。
  “你们让开,让他死的瞑目!”老者使劲一杵拐杖,围在他面前的众人顿时朝两旁分开。一名身强体壮的汉子一把拽住李沧海的头发,将他蜷缩的脑袋硬生生给拽了起来,指着远处吼道:“你看那是什么!”
  李沧海顾不得疼痛,顺着那汉子手指看去,不由自主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汉子所指方向正是山神庙,庙内神台上有一具尸体,尸体穿着红色嫁衣,嫣红的血水洒在嫁衣上,使得原本鲜艳的嫁衣变成一片诡异的绛红色。
  李沧海腹中一阵翻江倒海,他不是没见过死人,但像眼前这具被砍掉头颅的尸体还是头一次见到,最为诡异的是那尸体竟然‘站’立在神台之上!
  他的脸色瞬间变成一阵土灰,这尸体似乎正是昨夜他见到的女子。不知发生了什么变故,一夜之间竟然遭受断头之厄。
  “如今你可还有何话说?你用如此残忍手段杀害柔弱女子,似你这般恶贼,该遭千刀万剐!”那老者拐杖使劲一杵,厉声喝道。
  “村长,还和他多说什么废话,烧死他为静儿报仇!”
  “对,为静儿报仇,烧死他!”
  众村民群情激愤,恨不得将李沧海撕碎了喂猪。
  那村长一挥拐杖,道:“架起柴火,今天咱们就烧死这个凶手,告慰静丫头在天之灵!”
  众村民听到吩咐,顿时各自散开去寻找木柴,不消片刻,一个巨大的柴堆就堆了起来。
  “我没有杀人,你们凭什么烧死我?清明天下,朗朗乾坤,你们这是动用私刑!难道就没有王法了吗?”李沧海愤怒地叫道。
  众村民根本无人理会他的叫嚷,几名壮汉直接将他架上柴堆,给捆在了柴堆之上。
  “王法?你杀人的时候可有想过王法?似你这般凶残之人,千刀万剐都便宜了你!”那村长怒不可遏,使劲一杵拐杖,叫道:“放火,烧死这个杀人凶手!”
  李沧海眼看着一名壮汉拿着火把走了过来,心中暗叫悲剧,这才刚刚重生,没想到这么快就要被人烧死,老天,不带这么玩的吧!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从远处传来一声厉喝:“住手!”
  原本已经闭上眼睛等死的李沧海,猛地睁开了一只眼睛,变得欣喜若狂起来。
  他看到一名身穿官服的男子,带着几名衙役正大步流星的赶来,方才那声厉喝,正是出自那官员之口。
  “大人,救命啊!他们要烧死我,求大人救救我啊!”李沧海眼珠子咕噜一转,忙趁机哭号起来。
  那官员到来之后,众人纷纷对他跪拜行礼,李沧海这才知道眼前之人乃是此县县令,狄怀。
  “这是怎么回事?”狄怀看了眼柴堆上可怜兮兮的李沧海,沉声问道。
  那村长忙道:“大人,此人夜宿神庙,残杀无辜少女,我等正打算烧死他为枉死的静儿报仇!”
  “大人,我没有杀人,冤枉啊!他们没弄清事实就要将我烧死,这是在私自用刑!”李沧海回想着前世中电视剧里的那些台词,义正言辞的嚷嚷道。
  “大人,莫要听他胡说。杀人偿命,天经地义,神庙之中只有你一人,你不是凶手谁是凶手?”村长气的浑身发抖,厉声喝道。
  “村老,先将他放下,他是不是凶手,本官自会查明。他若真是凶手,自有衙门处置,你们若是动用私刑烧死了他,岂不是也变成了杀人凶手?”狄怀出言安慰道。
  那村长想了下,觉得狄怀所说倒也有些道理,于是便道:“既然大人说了,那就遵从大人之意便是。”
  狄怀命人将李沧海从柴堆中给拉了出来,转身对村长问道:“村老,本官要去现场勘验一番,还望带路。”
  那村长对狄怀倒是异常恭敬,忙道:“凶杀现场就在山神庙中,大人请随我来。”
  李沧海从火堆里死里逃生,顿时长舒了口气,心中暗道,自己还真是命大,紧要关头竟然遇到了及时雨,否则这会怕是早就变成焦炭了。
  虽然从柴堆里给拉了出来,但他身上依旧被麻绳捆绑,只能趴在地上,远远的朝山神庙看去。
  从村民们的窃窃私语,李沧海逐渐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这村子有个习俗,女子出嫁之前,都要在山神庙待上一晚,为娘家诵经祈福。
  昨夜那女子名唤静儿,本是今日便要出嫁到邻村,不想今早其家人前去接她之时,发现门窗都从里面给锁了起来。
  众人还以为静儿只是睡过了头,便着人从屋顶天窗观察下情况,这一看却是吓得那人直接从屋顶摔了下去。
  众人合力破开大门,却被眼前一幕给惊的纷纷呆立当场。
  无头女尸站在神台之上,遍地血污,整个庙宇犹如人间地狱,充满了无限恐怖。
  那时,李沧海还在神像之后酣睡,正巧被村民捉住,于是乎,他就成了所谓的‘杀人凶手’。
精彩阅读:
妻子出轨通话录音被发现 丈夫约上朋友教训"情敌"
菜单 下一章
目录 详情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