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设置 其它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书评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进入书城首页的兑换入口

输入口令:“翻阅小说”

即可领取

第一章 情缘已断

  朱代东接到自己分配到树木岭中学的调令已经半个月了,但这半个月他一直过得浑浑噩噩,有如行尸走肉,因为他失恋了!
  这几天脑后处依然不时传来阵阵隐痛,可是朱代东却一点也不在意,哀莫大于心死,他甚至连医院检都没去,任自己自生自灭。有时实在痛得难受,就去买瓶酒,自斟自饮,酒精不但可以麻痹精神也能麻醉肉体上的痛苦……
  朱代东是古南省师范大学的八六届毕业生,若是他服从分配,一般会分回他的老家芙蓉县。但是因为女友唐小丽的缘故,朱代东主动要求分来芙蓉县的邻县雨花县。唐小丽的父亲是雨花县教育局的副局长,在毕业时,唐小丽让朱代东与她一起分回雨花县,说以她父亲的关系,两人都可以留在县城教书。
  能与恋人在一起工作,不要说县城,哪怕就是最边远的小山村,朱代东也毫无怨言乐于接受。可是八月份他接到县教育局人事科的电话后,才知道只有自己一个人分到了雨花县最为偏僻的树木岭乡的树木岭中学。
  而唐小丽却一直没有分配,后来朱代东到处打听才知道,她是被派到市里学习去了。参加工作后,能被选派去学习就意味着要进步,现在唐小丽还没参加工作就被派去学习,以后她还可能与自己一起工作吗?朱代东就算再迟钝,这个问题他还是能看透的。
  朱代东去找唐小丽的父亲唐涛江,唐副局长对他完全没有了六份月唐小丽带他回去时的热情,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说树木岭中学的刘涛样长很重视人才,而且这几年树木岭中学发展得也不错,刘校长特意点名让他去的。说完他又一脸的惭愧,说自己只是个副职,人轻言微,加上今年新来的县长亲自过问了毕业生的分配,他也无可奈何啊。在下面好好干,争取干出成绩,以后有机会再调回县城。
  一番话说得朱代东当时无言以对,人家堂堂副局长放下身段跟自己解释,他这个农家子弟在雨花县无亲无故,现在一切已尘埃落定,还能怎么办呢?
  朱代东倒不在乎去哪里工作,只是希望能和唐小丽在一起罢了。不管是树木岭中学也好,荒山岭中学也罢,他都会非常乐意。唐局长好像也看出了朱代东的心思,从抽屉里拿出一封信,说是小丽给他的。
  朱代东拿到信后就顾不上与唐涛江磨矶,唐副局长脸上的虚伪让他看得很难受。他快步走出他的办公室后就将信抽出来,信上的字迹非常熟悉,可却只有短短几行字:“代东,对不起,我们分手吧!小丽。”
  这几行字有如千钧,重重的击在朱代东的心口,他的脸色突然变得一片煞白,然后感觉头晕目眩,大脑也是一片空白,就这么直挺挺的往后倒下,在他身后正是县教育局办公楼的水泥台阶,朱代东的后脑重重的摔在台阶上,当即就晕了过去。
  待他醒来时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唐涛江的办公室里,他晕倒时,唐涛江听得外面的动静,本来不想伸手的,可是朱代东在雨花县人生地不熟,既没亲人也无朋友,唯一的一个女朋友也向他提出分手,再加上朱代东是刚刚从他办公室离开的,真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他这个教育局的副局长也会很麻烦,因此他才让人将朱代东抬到了自己办公室的长沙发上。
  “好点了吗?要不要上医院?”唐涛江一脸的“关心”。
  与其说唐涛江关心朱代东,还不如说他关心自己,只要朱代东没事,这件事就至此为止,与他再无任何关系。至于上医院,除非朱代东在他下班之前还没有醒来,否则是不可能的。现在看到朱代东醒过来,唐涛江也松了口气,他问这话的意思也很明白,你自己要不要上医院,如果要去医院,那就自己去。而且这话还有下逐客令的意思,若是没什么问题,那就请吧,我这里可不是医院,而是办公室,不能老是躺在这儿。
  “我没什么事,谢谢。”朱代东虽然没有完全读懂唐涛江的意思,但下意识的还是觉得再待在这里难免尴尬,人家的女儿已经与自己分手,何必再死皮赖脸的纠缠不休呢。
  拿到调令后,朱代东又回了老家,人事科告诉他,务必在九月一日开学前报到,当时还有半个月的时间,朱代东不想待在雨花县,连一刻都不想,他几乎是逃也似的回到了芙蓉县自己的老家。
  半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明天就是开学的日子,今天必须要去树木岭中学报到,在父母担忧的目光中,朱代东拿着简单的行礼离开了老家。朱代东的父母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儿子考上省城的大学,这几年让他们在村里感觉倍有面子。可现在儿子毕业参加了工作了,却发现他的情绪一下子变得低落,难道是工作的事不顺利?
  但他们终究还是没有开口相问,只是给予儿子更多无声的关怀和爱护,家里的农活也尽量不让他干,就算是喝酒也由着他来。原本母亲是要劝几句的,但被他他父亲严厉的制止了,儿子已经长大,就像翅膀已经长硬的雄鹰一样,让他自己去面对各种苦难吧,也许这样对他的将来才是最好的。
  朱代东其实早就发现了父母的担忧,可是他不想说。他宁愿蒙在被子里大哭一场也不想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他们。当初毕业时,父母都希望他能分配回芙蓉,离家近,家里有个什么事也能有个照应。可是他当初一门心思只想去雨花,还告诉二老,自己已经找到了女朋友,父母马上就改变了态度,儿子的终生大事要紧,坚决支持他去雨花县。
  当时朱代东也发现了父母欲言又止,他们的心思朱代东也明白,想看看未来的儿媳。当时朱代东也没说这件事,但他心里想,过年的时候应该找个时机将唐小丽带回芙蓉,让二老看看,但是现在……,一切都不可能了。
  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黄土岭乡,在那里坐班车到县城,再在县城转去雨花的班车。到雨花县城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去树木岭乡的最后一趟班车是下午四点半,朱代东不想也汉能再耽搁时间,一切都已经结束,靠乞求得到的感情会长久么?现在他只想快点离开县城,离开这个自己的伤心地。
  树木岭中学是树木岭乡最好的中学,有学生六百多人,其中近一半宿舍在学校,整个树木岭乡有一半的学生都在这里就读。虽然树木岭中学是乡里最好的中学,但树木岭乡却不是雨花县最好的一个乡,反而是排名倒数一二的乡镇。因此,哪怕树木岭中学是树木岭乡最好的中学,教学条件也只能说一般而已。
  看着连校门都没有的树木岭中学,朱代***然想到了唐涛江的那句话:这几年树木岭中学发展得不错。这就是发展得不错?朱代东冷笑了一声,稍微停顿了一下,就走了学校。这里将是他以后生活和工作的地方,若是没有意外,恐怕近几年甚至是未来十几年都会在这里度过。但是此刻朱代东却一点也没有要好好打量一下学校全貌的意思,他的心已经麻木,哪怕就是终老在此,也不会激起他心中的任何涟漪。
使用凤凰书城官方客户端“翻阅小说”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菜单 下一章
目录 详情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