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听书 设置 其它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重生之商途》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第一章 今夕何夕

  肖扬还在努力回忆自己被海浪卷走的一瞬间,脑袋有种爆炸的感觉,所有的神经在这一刻都极其敏感,仿佛有无数根针在上面扎呀扎的,又像是被巨浪抛来抛去,飘飘忽忽,那种眩晕直接让肖扬又昏迷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脑袋依旧很疼,而且不知自己是死是活,带走自己的未必是上帝,所以这里也不见得是天堂。肖扬胡思乱想中,听见身旁有人轻声说话。
  “这孩子咱们还是别要了,家里的条件你也知道,今年又要盖房子,不宽裕,再说,咱们也不想委屈了儿子,你说是吧,有他一个就够了。”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还夹杂着几声叹息。
  这平常的声音,却让肖扬浑身骤然冰冷,他努力的睁开眼睛,眼前出现一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说熟悉,这张脸自己已经看了快三十年,说陌生,那就是绝对不应该这么年轻。
  没错,出现在肖扬眼中的正是肖扬的母亲张云,母亲今年已经四十九岁了,经年的劳累加上父亲去世的打击,使得母亲愈发苍老起来,不到五十岁的人,看起来都有五十四五岁了。
  可这,这是怎么回事,肖扬觉得自己恍恍惚惚,仿若做了一场大梦似的,醒来却浑身疲惫,说不出一句话来。
  妈妈柔软温暖的手放倒肖扬的额头上,柔声道:“儿子高烧还没退,要不,送他到村上陈大夫那打几针吧?那样好的快点。”
  “嗯,我看行,正好我送你下去,顺便,把那个做了吧。”男人的声音又响起来。
  “爸?天呐。”肖扬这回总算确信,自己真的没做梦,可为什么记忆中那些残片般的过往又如此的清晰?
  蠕动了下喉咙,肖扬顿时觉得喉咙火辣辣,撕裂般的疼,轻咳了一声,感觉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非常别扭,有些……像鸭子。
  变声期?肖扬脑中闪过了一个词,艰难的开口道:“爸。”只这一个字,却让他仿佛用尽全身力气,才叫出来。眼泪,顺着肖扬的眼角淌了下来。
  “今年是……哪年啊?”肖扬觉得自己的声音很别扭,怎么这么难听呢。
  “儿子,你怎么了。”见肖扬这样,爸妈都着急起来,张云急的一下子哭了出来,“儿子,你是不是烧糊涂了,你可别吓唬妈。”
  肖国梁毕竟沉稳些,看了一眼儿子,心疼的道:“扬扬,今年是九二年啊,你怎么连这个都忘记了。”
  “九二年,我十二岁?六年级的小学生……”肖扬喃喃自语,一阵巨大的疲惫袭来,让他忍不住又沉沉睡去。
  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仿佛躺在牛车上,慢悠悠的,睁开眼睛看见头上清澈的蓝天白云,风里还带着野草的味道。肖扬觉得自己好了很多。
  再看母亲张云就坐在他身边,低着头,不知道在那想些什么。
  “妈。”肖扬轻声叫到。
  “儿子,你醒了,还难受不?”张云一见儿子醒来,立刻把心事压下,关切的看着肖扬。
  “我没事妈,让你担心了。”肖扬不知为何,看着妈妈年轻的脸,很里感觉很酸楚,“我问你个事儿。”
  “你说吧,儿子。”张云见儿子似乎好起来,心情也跟着好了许多。
  “你是不是,怀孕了?”肖扬舔了舔嘴唇,忽然想自己是不是身处在楚门的世界啊,如同玩游戏一般,死了可以重来,再看看湛蓝的青天,觉得自己这纯粹是胡思乱想。
  “你一个小孩子,问这个干什么?”肖扬的话像是一把刀扎进母亲的心里,张云的声音有些低沉,她喜欢孩子,却因为条件的限制而不得不作出违心的决定,见儿子问起,有些没好气的答道。
  “妈,能不能把她留下来。”肖扬记得在自己那个清晰无比的梦里,分明记得母亲先后做下去两个孩子,都是女孩。每当看到自己身边的同龄人家里有兄弟姐妹的时候,肖扬都羡慕的不得了,一个人的感觉,太孤单了。
  “你说什么?”张云苦笑了下:“这孩子,真是烧糊涂了,你自己明明说过不要弟弟妹妹跟你分家产的,怎么转过头就忘了。”
  肖扬一愣,这话自己小时候的确说过,有人逗他,说:扬扬啊,让你妈再给你生个弟弟妹妹吧?
  肖扬总会说:好啊。
  然后人家又说:生了弟弟妹妹以后就跟你分家产了,一人一半!
  肖扬立刻就会说:那算了,我不要弟弟妹妹了。一个人吃独食惯了,在肖扬幼小的心里既渴望有一个姊妹跟自己作伴,又害怕他们跟自己分享了母爱,这种矛盾一直伴随了很多年,直到他后悔的时候,母亲已是不能再生了。
  “妈,我说真的,从来没这么认真过,孩子留下来吧,现在日子可能过的紧巴点,但很快就会好起来的。”肖扬在心里说,真的会很快的。
  张云听了儿子的话,犹豫了,原本她就不想做掉这孩子,要知道,每个孩子都是母亲身上的肉啊。
  “他爸?”张云有些心虚的叫了一声肖国梁,两人说好的事儿,再改变,让她有些说不出口。
  实际上肖扬刚才说的话,肖国梁一直在那认真的听着呢,并非他心狠,不喜欢孩子,相反,肖国梁对孩子的喜欢程度丝毫不弱于妻子张云。听儿子说的郑重其事,他也有些犹豫,只是家里现在的条件。
  见爸爸犹豫,肖扬接着道:“爸,留下吧,也就咱们国家有人流这说法,在国外,人流会受到社会的谴责的,孩子也是有人权的!”
  “这小兔崽子,还说没烧糊涂,外国的事儿,你咋能知道的。”肖国梁被儿子逗乐了,笑着说道:“云子,你说呢?”
  张云咬着下嘴唇,沉默了一会幽幽说道:“咱们这代人,一家都七八个,又经历过三年自然灾害,不也都活过来了。”
  张云这么一说,肖国梁自然也就知道妻子的意思了,叹息一声道:“那好,就留着,大不了我们再挨点累,我就不信,还养不起一个小娃娃了。”
  “今天是多少号?”肖扬看着道两旁的庄家,应该快要入秋了,自己还有些不适应突然从二十八岁到十二岁的转变,看着身上那小胳膊小腿,忍不住想,父母也真不容易,把我从小拉扯大。
  “今天,八月二十七号,再过几天你就开学了,正好这次回你姥姥家,就不用上山了,等着开学就好。”张云见孩子保住了,心情自然好了许多,脸上也露出笑容。
精彩阅读:
妻子出轨通话录音被发现 丈夫约上朋友教训"情敌"
菜单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详情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