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听书 设置 其它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书评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第一章 拿荣军证的老人

  华北财经大学的学生赵长风心情愉快地坐在电车上。在挨了好一顿数落之后,赵长风还是如愿从表叔那里借到了三百块钱。虽然知道事后表叔免不了会写信向父亲告状,但是赵长风已经顾不得这个了,重要的是,死党田磊今天晚上在小中专生面前一定不会失了面子。
  该死的田磊,你可知道,为了你的面子,我将会多没面子啊?
  田磊,身高不足一米六,家境一般,外表还不如家境,所以没有女人缘,号称九零金融班最后一个处男,故被大家称为“田处”。
  田磊虽然其貌不扬,却是赵长风的铁杆死党,两个人关系甚好。今天上午田磊忽然间要找赵长风借一笔“巨款”,说是他新谈了一个女朋友,晚上要来看他,所以需要一笔资金请客。赵长风既然是死党,当然要两肋插刀了,于是就到表叔家为田磊筹措资金,顺利得手归来,正乘电车返回学校。
  *****
  电车缓缓地靠在路边,空荡荡的车厢内又多了几个乘客。
  “买票!买票!”女售票员挥舞着手中的票夹,声音冲得象吃了火yao。
  新上的乘客立刻挤成一团,争先恐后地把手中的零钱塞给售票员。这种场面让赵长风感到好笑,仿佛是88年的抢购风又回来了。
  赵长风把目光又投向车窗外,盘算着晚上该如何为田磊捧场。
  “下车!下车!没钱你坐什么车!”车厢前部忽然间爆发出一阵尖利的女高音,把赵长风一下子惊醒过来。
  抬头望去,只见女售票员高高坐在售票员专座上,大声地呵斥一个老人。老人背对着赵长风,身穿一身又脏又破的老式军装,一头白发又长又乱。他手忙脚乱地在口袋里翻找着什么东西,一边翻找一边说道:“俺,俺有证件。”
  “什么证件?”女售票员轻蔑道,“拿过来我看看。”
  老人费力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破旧的红皮本本,递给了女售票员:“荣军证,同志你看看。”
  女售票员拿着红皮本本翻看了两眼,又掷还给老人:“买票!”
  “同志,荣军证不是可以免票吗?”老人仔细地收好红本本,小心翼翼地塞进内衣口袋。
  “谁规定可以免票?”女售票员一脸不耐烦:“这么一个破本本就可以免票的话,还要我们售票员干吗?你快点买票,不然就下车!”
  “同志,真的可以免票的!”老人坚持道。
  “不买票你就下车!”女售票员厉声道:“你去看看哪个车给你免票你去坐哪个车好了!”
  “同志,俺真没钱了,有钱也不差你这一两块车票钱。”老人声音既干涩又无奈。
  说话间,车又到了下一站。女售票员顾不得理会老人,开始对下车的乘客喊道:“车票,车票!”
  在当时,即使是城市公交车,也必须出示过车票才能下车。
  等车站上的乘客都上来后,司机正要开车,女售票员却喊了一声:“先别开车!”
  然后扭头对方才的老人说道:“你下车吧。这一站路就不收你票钱了!”
  老人哀求道:“同志,就,就让俺坐到地方吧。”
  “坐到地方?想得倒美!”女售票员冷笑一声,“你要么买票,要么下车。否则这车就停在这里不走了。”
  车上的乘客看热闹看得正起兴,忽然听女售票员这样说,顿时不干了。这不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吗?
  “哎,我说老头,你就下车吧,不能让我们一车人陪你干晾吧?”
  “老头,你这么大年龄可不能耍无赖啊!没钱坐什么车啊?”
  “我还要赶下午四点钟的班,老头,迟到了你给我交罚款啊?”
  ……
  各式各样地难听话砸向了老人。赵长风很奇怪为什么没有一个乘客指责售票员和司机。
  老人一下子就楞在那里。过了好半天,他慢慢地转过身来面对着车厢里的乘客。
  “对不起,俺耽误大家工夫了!”老人满脸通红,他艰难地鞠了一躬,然后转过身子,蹒跚着准备下车。
  “老大爷,等一等!”赵长风腾地站了起来,对售票员说道:“让司机开车吧。这位大爷的票我给买了!”
  女售票员上下打量了赵长风两眼,哼了一句:“活雷锋啊!”
  “你说什么?”赵长风诘问道,他最讨厌别人用阴阳怪气的语调和他说话。
  “我说你活雷锋!”女售票员声音高了八度:“他到纬二路,票钱一块。谢谢!”
  赵长风扔了一块钱给她,然后到车门口扶着老人道:“老大爷,我替你买过车票了,你跟我坐后面吧。”
  “小同志,谢谢!真的谢谢!”老人颤颤巍巍地拉着赵长风的手摩挲着,浑浊的眼睛里有泪花闪动。
  赵长风看着一阵心酸,他搀扶着老人走过车厢过道,老人也不知道多少天没有洗澡了,浑身都是酸臭味道,但是赵长风却丝毫不避讳,反而和老人并排坐在后面的座位上。满车厢里的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赵长风,就如同看着一头怪物一样。
  “傻帽!”
  某个角落里飞出来一个声音。
  赵长风没有理会,却沉浸在对爷爷的回忆当中。
  赵长风不是傻帽,也不是雷锋。老人被售票员呵斥的时候,他虽然心中很不舒服,却没有站出来去帮助老人。自从到省会上大学以来,赵长风见识过太多类似的场景,他的同情心早就被严酷的现实给磨没了。中国这么多穷人,他一个穷学生又能救得了几个啊?所以他只能装作视若无睹,虽然内心深处还会有那么一点点不好受。
  可是当老人慢慢地转过身来面对着赵长风的时候(其实老人是面对着整个车厢的乘客,但是赵长风固执的认为,老人是面对着他),赵长风一下子被震撼了。因为就在那短短的一瞬间,他在老人的面孔之上看到了一丝爷爷的影子。若是让赵长风具体说出来老人哪一点象故去的爷爷,赵长风又说不出来,但是一分感觉若隐若现却又实实在在地存在着。
  一定要帮这个有点象爷爷的老人!赵长风立刻下了决心。这个决心之所以下的如此艰难,赵长风倒不是怕花出去一两块钱,他怕的是花出一两块钱却买来了别人的嘲讽。在一个传统社会向经济社会过渡的时代,所有的道德规范都崩塌了,所有过去被赞扬的行为如今都会被世人嘲笑。
  “小同志,你叫什么名字?你给俺留个地址,这钱俺回头寄给你。”老人拉着赵长风的衣袖说道。
  “大爷,我叫长风。”赵长风笑着说道:“地址就不留了。一块钱,搁得住还吗?”
  老人坚持道:“这钱一定要还的!小同志,你就给俺留个地址吧。”
  他哆哆嗦嗦地从兜里摸出一支圆珠笔芯递给赵长风,又掏出那个红皮本,在红皮本的夹层中扣出一张写着几行字的信纸,老人把信纸反过来对赵长风说道:“来,就写在这背面。”
  赵长风无奈,随便写了个地址。老人把信纸仔细地塞进红皮本,正想收起来,赵长风却好奇地问道:“老人家,你这是什么证件?”
  “荣军证!”老人骄傲地说,随即又神色黯然,叹口气道:“现在什么用都没有了。”
  赵长风还是第一次听说荣军证,更是好奇:“大爷,我可以看看吗?”
  老人笑了起来,“小同志,拿去,有啥不能看的?”他把红皮本塞到赵长风手里。
  赵长风仔细看着小红本,暗红色的塑料皮边角处已经多处破损,露出里面的暗黄色的纸板。在正面印着一颗金色的五角星,紧贴着五角星下边是三个金黄色的字:荣军证。最下面是一行小字:中原省荣军休养院。
  赵长风道:“大爷,中原省荣军休养院在啥地方啊?我来中州两年半了,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啊?”
  老人道:“不在中州,在新乡市呢。”
  赵长风这才明白,荣军院虽然挂中原省的名,但是却不在省会。他正打算翻开荣军证看里面有什么内容,可是这时候电车却停下了,赵长风抬眼一看,连忙把荣军证还给老人:“大爷,纬二路到了,你该下车。”
  老人应了一声,手哆哆嗦嗦地按着椅背,却怎么都站不起来。
  “大爷,别急,慢慢来。”赵长风伸手扶着老人瞥了一眼前面的售票员道:“大爷,您放心,你不下去车是绝对不会开的。要不你就又占了一站路的便宜。”
  女售票员气得哼了一声。
  赵长风不理睬售票员,专心搀扶着老人,慢慢地往车下走。老人腿脚好像有伤,哆哆嗦嗦地走不利落。
  “慢点,大爷,慢点!”赵长风先一步跨下车,站在马路上把老人接下来。
  等老人站稳后,赵长风说道:“大爷,那我上车了啊。”
  就在这时候,听到一阵气流吱吱的声音。赵长风扭头一看,车门一下子关住了。
  “开门!”赵长风扑过去拍打着车门,可是电车却自顾自地启动。
  “开门啊!我还没到站呢!”赵长风大声喊叫。
  女售票员从窗户旁探了出来,灿烂地笑着:“活雷锋同志,再见了!”
  电车骤然加快,把赵长风抛在原地。
  “操!”赵长风冲去的电车比了个手势。
  “小同志,你看,你看这事弄得。都是俺耽误了你!”老人连声道歉,内疚地不知道如何是好。
  “大爷,没事!”赵长风连忙笑哄老人道:“我下一站到了,这走一走也好,就当是锻炼身体。”
  “噢,只有一站路啊?还好,还好!”老人这才显得略微心安点。
  “大爷,你到啥地方?不如我先送你过去吧?”
  下一班车需要半个小时才能过来,赵长风看老人腿脚不灵便,就想先送老人过去。
  虽然到了站,老人却在发愁如何找到要去的地方,听了赵长风的话,老人心中大石终于放了下来,可是口中却不由自主的推辞道:“小同志,那怎么好意思呢!”
  “大爷,有啥不好意思啊?”赵长风一把扶着老人,“说,啥地方?”
  “省政府。”老人道。
菜单 下一章
目录 详情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