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设置 其它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书评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进入书城首页的兑换入口

输入口令:“翻阅小说”

即可领取

第一章 困龙出狱

  晚上九点半,北州市到南岳市的最后一趟车终于赶到了车站。车辆刚刚停下,立刻便有一群人一哄而上,围在了车门口的位置。
  “先生,三轮车坐不?”
  “摩托车,摩托车,方便快捷还省钱啊!”
  “出租车,周边县区都可以去,先生要不要包车啊?”
  “先生住店不?有小妹儿啊。十**岁嫩得出水的学生妹,来看看嘛!”
  类似的情况,每天都在车站这里发生,附近的人已经见怪不怪了。班车上下来的人,要么有人接走了,要么就是自己打车或者坐三轮摩托之类的离开了,偶尔有几个人被劝去住宿。
  在人群的哄闹之中,一个花白头发的男子从车里走了出来。男子身高一米八左右,面容看起来很年轻,估计还没到二十五岁。但是,他的头发却白了一半,配上他那刀削一般的面庞,还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冷峻感。
  男子拎着一个破破烂烂的黑布袋子,这黑布袋子看着也非常陈旧,是十几年前农村人常用的那种装东西的袋子,这个时代基本已经见不到了。他身上的衣服,比这个黑布袋子还要陈旧。也不知道是哪一年的衣服了,洗的发白不说,上面还到处都是补丁,破破烂烂的。除了整洁之外,别的一无是处。
  有两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妇女正在门口拉生意,看到这男子下来。两妇女先是愣了一下,而后同时闭嘴后退,其中一个妇女还啐了一口:“妈的,穷鬼,浪费表情!”
  另一个妇女则是花痴般地看了这男子一眼,低声对另一个妇女道:“小伙长得挺俊俏的嘛!”
  “你觉得他帅,那你陪他啊!”
  “好啊,你先上,我后补!”
  “我呸,你觉得他帅,我可没说什么啊。想让老娘***,长得帅没用,有钱才行!”
  “得得得,我就知道你的性格。两腿一张,钞票就上。小腰一扭,立马就有。小嘴一开,汉子就来。小手一勾,男人成狗。”
  “小贱人,你敢骂我是狗*日*的……”
  两妇女嬉笑着走了,根本没有理会这男子。在她们看来,这男子根本不是那种可以在她们身上花钱的主儿,所以她们也不会在这男子身上浪费时间。
  男子拎着布袋子,有些茫然地看着车站。他已经有十年没来过这里了,十年时间,车站已经重建了,与他记忆当中的那个车站完全不一样了。
  找人问了一下售票口的位置,走过去之后,却发现那售票口已经关闭了。这个车站并不大,晚上没有夜班车,九点之后售票窗口就关闭了。
  男子站在售票口沉默了一会儿,慢慢走到旁边的台阶上坐下。看着眼前这已经改变了太多的建筑,不由想起当年自己每次坐车来这里买药的事情。
  男子名叫杜宇,他今年不大,只有二十三岁。但是,他却已经坐了整整十年的牢。
  十年前,为了给妹妹凑一笔医药费,十三岁的他,接了一单生意,去杀一个人。杜宇还依稀记得,十年前的那个雨夜,七寸长的刀,杜宇连捅十三刀。可是,那个人命大,没死,杜宇则被警察抓了!
  为了封杜宇的口,买凶的人把钱给了杜宇的三姨。杜宇托三姨照顾好妹妹,而他自己一个人扛下了所有的事情。
  本来,十三岁的年纪,对方又没死,杜宇不用被判太久的。但是,杜宇家没钱没权,也没法为他上诉。对方有钱有权,硬生生将杜宇关押了十年时间。
  起初半年杜宇是被关在少管所的,对方数次逼迫杜宇供出买凶的人,但都没用。后来对方发了狠,找关系将杜宇关在了北州SB区监狱,那个关押重刑犯的监狱。
  北区监狱里面全都是穷凶极恶之徒,在那里面,杜宇真正见识到了人性最恶的一面。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想在里面生存,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杜宇扛了下来。不仅扛了下来,而且,一拳一拳打成了北区监狱最狠的角色。这十年的时间,杜宇的经历,换成另外任何一个成年人,恐怕都撑不住。十年的时间,他从十三岁熬到二十三岁,头发都熬白了,但也成了北区监狱所有人闻名丧胆的白发魔王!
  就在杜宇以为自己要被关一辈子的时候,不知为何,他突然被放了。走出监狱,杜宇第一件事便是要回家,他要回去找自己那十年都没再见过的妹妹!
  今晚没车,杜宇便准备在这售票口外坐一晚上,等明天最早的一班车离开。
  坐在地上,杜宇一边回想妹妹的模样,一边观察着四周的建筑物。在牢里关了十年的时间,终于出狱,这外面的现代化,简直让他有些无法想象了。
  在车站对面有一个不太宽的巷子,巷子里面有不少门店,多亮着昏暗的红色光芒。而那门店外面,都写着美容美发,洗头美容之类的招牌。同时,每个门店的门口,都坐着一个衣着暴露的年轻女子。
  杜宇盯着那些门店看了一会儿,突然站起身,径直朝着那边的巷子走了过去。
  刚才那俩妇女还在附近寻找客人呢,眼见杜宇往巷子走去,其中一个妇女立马道:“哇,你快看,那小子朝红灯街那边去了。”
  “哼,我还以为什么正人君子呢,原来也就是个色狼!”另外一个妇女呸了一口,道:“不用管他,那边的小姑娘,价钱可高的很呢。他这身打扮过去,谁会接待他啊?”
  杜宇没有听到两个妇女的对话,也不知道这边的巷子便是南岳市有名的红灯街。他走进巷子,直接进了第一个门店。
  “帅哥,你……”一个衣着暴露,胸部大部分都露在外面的年轻女子走了过来。话刚说了一半,面色便立刻一变,上下打量了杜宇一番,皱眉道:“喂,你走错地方了,我们还没开张呢,没钱给你!”
  感情这年轻女子把杜宇当成要饭的了,杜宇也不在意,道:“我想剪个发,多少钱?”
  “剪头发?”女子又是一愣,而后失笑道:“大哥,你没毛病吧?来这里剪头发?”
  “你们这里不是理发房吗?”杜宇诧异道。
  女子好像看神经病似的瞥了杜宇一眼,摆手道:“去去去,我懒得跟你浪费口水。我这里不剪头,你去别的地方问吧!”
  “哦。”杜宇点了点头,又进了另外一个门店。不过,没多久,他便又被赶了出来。一路往前走了十几个门店,每个门店都告知他不会剪头,让杜宇很是诧异。这些都是美容美发店,怎么就不会剪头呢?
  一直走到靠近巷尾的门店,店里面坐着一个穿着长衣长裤的女孩。女孩个头很高,大概有一米七,和之前那些门店的女孩不一样。这个女孩穿的不暴露,也没有化妆,但偏偏还是美得让人侧目。她的身材很好,五官精致,修长的裤腿,更是衬托出她一双美腿的细长。她穿了一双廉价的凉鞋,凉鞋虽然不漂亮,但是,莹白如玉的双脚,圆润如雪的玉趾,却相当的养眼。
  见到有人进来,女孩连头也没抬,直接道:“技师都出去了,我只会剪发洗头,别的不做!”
  听到这话,杜宇反而舒了口气,道:“我就是要剪个头发,多少钱?”
  “哦?”女孩倒是一愣,大晚上来这店里剪头发的,她还是第一次见呢。转头看了看杜宇,她又是一愣,杜宇这身上的打扮,在这个时代也着实不多见啊。
  “大哥,剪头啊?”女孩再次问了一遍,好像有些不确定似的。
  “对啊,你……你会剪头吧?”杜宇问道,一条街走过来,都没人会剪头发,让他都有些准备放弃了。
  “会会会,我剪头可好了!”女孩连忙拉开椅子,道:“大哥,你坐,我先帮你洗个头啊。”
  “呃……”杜宇微微沉默了一下,低声道:“这剪个头多少钱?”
  女孩看了看杜宇身上那寒酸的衣服,道:“洗剪吹,十块钱。”
  杜宇的手微微颤了一下,但最后还是默默坐下了。十块钱,对他来说可不是个小数目。他当年杀人,那个人才给了他两千块钱。而他坐牢十年时间,最后也只得了两千块的工钱。十块钱,在十年前可能做很多事情呢。但是,杜宇也明白,此一时非彼一时了,坐车回来的车票价,已经让他知道了现在的钱到底有多虚了。
  女孩拿了个围布套在杜宇身上,轻柔地将杜宇的头按在了水池旁边。纤纤十指一边温柔地帮杜宇洗头,一边问道:“大哥,这么晚了才出来剪头啊?”
  “嗯!”杜宇随口回道。
  “大哥,看你这样子,是出远门才回来吧?”女孩再次问道。
  “嗯!”杜宇顿了一下,轻声道:“我们家乡的规矩,出远门回来的人,一定要把头发剪了才能回家!”
  “原来是这样啊!”女孩恍然大悟,难怪杜宇这么晚了跑来这里剪头呢。
  女孩很是健谈,给杜宇洗头剪发的这一会儿时间,也跟杜宇说了很多话。包括南岳市的变化,包括她自己的事情。
  女孩名叫吴玥,今年二十一岁。她的弟弟和妹妹在南岳市上学,她家里父亲早死,母亲病重,是她一直工作供养一家人。
  听着吴玥的话,杜宇不由想起自己以前的事情。他父亲早逝,而他母亲,在他十二岁的时候便也病逝了,是他养起了当时只有四岁的妹妹。他的情况,和吴玥倒是有点类似,这让杜宇心里对吴玥也有点同情了。
  正在吴玥温柔地给杜宇剪头发时,发廊的房门突然被人推开,几个醉醺醺的汉子从门口走了进来。带头的是一个满脸横肉的男子,男子刚进来,便立刻嚷嚷道:“吴玥呢?妈的,昨晚敢放老子鸽子,今晚老子要是不把她弄了,老子就他妈跟她姓!”
使用凤凰书城官方客户端“翻阅小说”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菜单 下一章
目录 详情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