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听书 设置 其它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第1章 狼头沟

  我叫吴九阴,是赶尸世家最后一个继承人。
  然而,这件事情,是我活了将近二十多年之后才知道的事情,要不是因为那场变故,或许,我永远都不知道我有这样一个家族,也或许我的家族从此就将没落,彻底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一直以来,我也认为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可以像其它人一样过着平淡的生活,事实上,之前那二十多年,我的生活的确很平淡,波澜不惊,但是自从那场变故之后,我的人生被彻底改变了,走上了一个不平凡的道路,更让我知道身上背负着一个多么大的责任。
  那件事情,即便是现在的我想起来也有些不寒而栗,我宁愿它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可是它确确实实的发生了,自从这件事情以后,我的人生被改写了,之后发生的那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完全颠覆了我人生,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沼泽,将我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这个事情还要从几年前的一个大年三十说起,还要从我住的这个村子说起。
  我住的这个村子叫高岗村,村子并不算大,有上百户人家,几百口人。
  相传我们村子,一开始是一个姓吴的和一个姓周的人搬到这里的,具体是从什么地方搬过来的我就不太清楚了,我依稀听长辈们说,这兄弟两人是清朝末年的时候搬过来的,距离现在已经有一百好几十年了。
  听说,姓吴的这户人家,也就是我的先祖,和那个姓周的人家关系很好,如亲兄弟一般,看我们这个村子的风水不错,依山傍水,而且远离喧嚣,就在这里住了下来,随后就延续了我们吴家和周家好几代人。
  军阀混战和民国的时候,战乱纷争,随后又闹了日本鬼子,成天打仗,民不聊生,有很多逃难的人就到了我们高岗村,当初是我们吴家和周家的先祖看这些难民可怜,便陆续的收留了一些人,留在了高岗村,世代繁衍至今,我们高岗村才有了现在这个规模。
  值得一说的是,就是在打日本鬼子的时候,周家有人参军,听说参军的那个周家的后生十分勇猛,屡立战功,当了大官,一直做到将军,只是后来国共内战,自己兄弟打起来了,****战败,这周家就随着老蒋带着一家老小去了宝岛台湾,至今就没了音讯。
  我们吴家一直都是世代单传,即便是到了现在,也就只有我们吴家一户人家,反倒是后来因为战乱逃到我们村子里的另外几户人家成了村子里的大户,不过即便是这样,村子里的人跟我们吴家关系都处的不错,也可以说是相当照顾,更没有人会觉得我们吴家势单力薄而欺负我们。
  还有一件事情不得不说,村子之所以叫做高岗村,是因为村子建在一处凸起的高岗上,所以才叫的高岗村。
  说完了村子,就该所说我所遭遇的这件恐怖事情了,这件事情即便是到了现在,我也有些心有余悸,一想起来,这后脊梁骨就冒冷汗,一直凉到脚后跟。
  就在几年前的一个大年三十的晚上,我和柱子、小旭在志强家里喝酒。
  这几个人是我的发小,从小一起穿着开裆裤长大的,是非常要好的哥们,大年三十的晚上聚在一起喝酒,这已经成了我们几个人约定俗成的规矩,这个规矩已经坚持了十几年了,从上小学那会儿,我们就在一起喝酒。
  十来岁的时候,家里的大人是不允许我们小孩子喝酒的,但是到了过年,家里的大人基本上都不管了,再加上我们这里的人都好喝酒,即便是在全国都出了名的,很多小孩子也都能喝上几口。
  很小的时候,是喝的红酒,说是红酒,其实就是一种像是红酒的饮料,有些度数但是不高,喝多了也会头晕,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从饮料变成了啤酒,从啤酒就又变成了白酒,大年三十的晚上,我们一般都能喝上一个通宵。
  那年的那天晚上,我记得非常清楚,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我们喝的是白酒,而且是整整一箱子白酒,一箱子是六瓶,也就是说,我们每个人至少都喝了一斤以上。
  自从高中毕业之后,我们几个一年到头也聚不了几次,柱子接了他老爸的班,在镇上的矿上当了一煤矿工人,小旭考上了南方一特别好的大学,现如今上大三,志强跟小旭差不多,也考上了一所大学,不过是本省的,离家近一些,放假啥的都可以回家。
  而我,则由于上高中的时候跟人打架,差一点被开除,也没心思上学,高中毕业之后就到外地打工,不过也是两天打渔三天晒网,俨然成了一个无业游民。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我们一个个都喝的舌头都大了。
  正所谓酒壮怂人胆,几个人都喝的差不多了,闲着没事儿干,柱子突然说道:“我说哥几个,每年咱们都一起喝酒,一喝就一通宵,这个规矩咱们是是不是要该一该?”
  小旭大着舌头问道:“柱子,你说咋该,这喝酒还能喝出什么花样来不成?”
  “我的意思是说,咱们是不是该弄一点儿娱乐活动,每年大年三十晚上都干喝,咱们是不是该找点刺激?”
  志强在一旁打趣道:“你想找什么刺激?要不你跟小旭喝个交杯酒?”
  “滚蛋,我是说咱们出去找点儿刺激,要不咱们去狼头沟去玩玩怎么样?”柱子提议道。
  这话一说出来,我们几个人都是一阵儿沉默,感觉周围的空气莫名变的阴冷了许多。
  这狼头沟曾经是一片乱葬岗子,听老一辈的人说,以前战乱的时候,那狼头沟里可埋了不少死人,即便是前几年,谁家里有夭折的小孩,也都扔到那个地方草草掩埋,其实,这都不是关键,关键的是,我们村里有一个大户的有钱人,叫张老三的,就是因为去了一趟狼头沟,不知道惹上了什么东西,一家老小全都死光了。
菜单 下一章
目录 详情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