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听书 设置 其它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一,王老实这辈子

  王老实,不是本名,但被叫了二十多年,从混上社会开始,大家基本上都把本名给忘了。
  他的身份证上写的名字是王落实。
  这名字是有来历的。
  王落实他爹在特殊时期是属于那种被打倒的人,因此,原本很好的人生就有了变轨。
  运气的是,王老实他妈李梅是一个很优秀的中华奇女子,默默的操持这个家。
  虽说当时她硬要嫁给王老实他爹时,村里人都说这女娃子魔怔了。
  她却义无反顾。
  后来,特殊时期终于结束了。
  巧的是,王老实出生那天,王老实他爹——王嘉起也被平反了,还落实了政策,恢复了工作。
  一下子从被看管的地球修理工变成了干部。
  当天,王嘉起听完镇里干部宣布的政策,加上邻居二狗子来说‘你家婆娘给你生娃了,带把的!!’不由喜从心头起,顺势就给儿子起了个名字,王落实。
  王老实他妈对这个名字倒没什么意见,那个时代太正常了。
  老爹当干部了,老妈也给解决了工作,王老实的生活从出生那天就发生了翻天覆地般的变化。
  王老实小时候虽然华夏经济还不怎么好,但是,双职工养活一个孩子,做到衣食无忧还是没问题的。
  而王老实他爸还是有本事的,短短几年就从一个落实了的科级干部变成了执宰一方的处级。
  这也是王嘉起一生的顶峰。
  老妈就不用说了,纯粹就是为了工作而工作,从来也没有想过会有什么发展。
  王老实从小就被邻居们说聪明。
  屁话,领导的孩子敢不聪明。
  也别说,小学的时候,王老实的成绩相当出彩,尤其是数学,每次都一百分,语文更不差,当爹的都是中文系大学生,闲来无事可不就拿王老实虐。
  小孩子苦啊!
  眼巴巴的瞅着小伙伴们在外面快乐的玩耍着,而王老实却要在屋子里背唐诗三百首。
  后来更加变本加厉,他老爹让王老实背古文观止。
  填鸭式的。
  不要指望一个小学生能够理解伟大祖先留下的那些遗言。
  这样也好,王老实虽然童年不是很精彩,倒也打下了不错的基础。
  可王嘉起同志哟,事儿贵在持之以恒。
  道理亘古不变,啥事儿都如此。
  绝不会在孩子教育问题上有什么特例。
  从小管孩子,希望第二代能够超越自己,把自己拍死在沙滩上,很崇高的理想。
  就在王老实上了初中二年级时,王嘉起得到了新来区委书记的认可,升官了。
  变成了党政一把手,还一肩挑,这在华夏官员体系里都不多见。
  从王老实家庭情况看,这是好事儿,王老实也觉得很好,至少老爹再也不会就他的学习问题絮叨了。
  总算是放了羊。
  王老实的成绩一落千丈。
  他发疯似地的玩儿,似乎要把逝去的童年给追回来。
  悲剧了。
  考试是要发成绩的,还得大排名,每当这时候,就是王老实一家最热闹的时候。
  都知道王书记家的小子学习那叫一个棒。
  年级前三是没跑的,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二年级,就一直如此。
  到书记家扯扯家常,顺便夸夸王老实的成绩。
  这个便宜大家都会沾一点。
  似乎也想起了该是儿子下成绩的时候了,王嘉起还特意推掉了一个饭局,骑车回家看成绩,那时候,可没那么多公车。
  王老实玩儿的忘乎所以了,他自己都没看那成绩单,老师在课堂上说的话他完全没听见,魂儿都被金庸大爷的书给勾走了。
  啪!
  当着那些躲不及的邻居面,王老实平生第一次挨了打。
  人生真的就像过山车。
  可王老实从此就走上了下坡路,永远到不了谷底。
  此后,为了考试成绩,王老实可没少挨打。
  再后来,王老实都不在乎了。
  科学给这事儿起了一个很响亮的名字,逆反心理。
  在这方面,王老实绝对潮儿。
  恨铁不成钢也好,虎毒不食子也罢。
  王嘉起在工作中顺风顺水,可这个儿子着实令人无奈。
  要不是王老实的姐姐王馨是个乖巧的,这家都没法待了。
  这些历史说明王老实其实一点也不老实,属于蔫坏的那种。
  没有小纨绔的觉悟,也不祸害谁,就自己蔫玩儿。
  学习呢,绝对无法达到老爹的要求。
  可也不差太多,毕竟底子在。
  只要他稍微好一点就可以有很大的长进。
  中考时。
  王老实还是让人失望了,主要是他爹和他妈。
  距离重点高中的分数线差了好多。
  万千学子挤独木桥的时代,进了普通高中就等于领了待业证。
  几千人里考上几个也就不错了。
  以王老实的人品,想要在普通高中里成功跃龙门,悬!
  于是,王嘉起这位正处级的一把手终于以权谋私了。
  找同僚,搭人情!
  王老实在被禁足了一个暑假之后,竟然收到了一中的录取通知书。
  别的学生要是收到了这个玩意儿,范进那厮的举动或许夸张了些,但欣喜若狂是肯定的。
  这厮倒好,脸跟个苦瓜似地,嘴里念叨着只有他自己才能听懂的一些词儿,脸上肌肉不时的抽抽。
  他真想到普通高中去混。
  不愁吃不愁喝,那里肯定都是好玩伴儿。
  幸福啊。你怎么离我越来越远!
  王老实在上一中报到之前,在家后面的一个水塘前,痛苦的想要走下去。
  若不是觉得人生实在可能会有精彩,他还真就下去了,舍不得这个想法,挽救了王老实年轻的花季生命。
  “到了学校听老师的话,听你姐的话,要不然。。”
  老爸王嘉起看着儿子,举了举巴掌,无奈的叹口气,打了二年,不想再打了。
  主要是王老实压根就没有要躲的动作,一点迹象都没有。
  王嘉起作为一个高级的领导干部,在他们家乡,这个级别相当高了。
  实际上是个芝麻粒大小的官儿。
  在教育儿子的这件事儿上,非常的失败!
  高一这一年里,王老实还是那样,不招灾、不惹祸的,在这个当地最高学府里,像一粒尘土般,如果不是踩上了,都没人知道他的存在。
  学校外的游戏厅里,却留下了他辛勤的身影。
  总之,他继续蔫玩儿自己的。
  高中了,这里都是精英,以王老实的情况,倒数第一简直就是给他量身定制的。
  第一年里,他当之无愧的连续领了四次!
  若不是他老爸算是一方诸侯,王老实早就被扫地出门了。
  家里的欢笑声在王老实回家的时候基本上就绝迹了。
  可惜,王老实同学一点反省的觉悟都没有。
  他的人生已经注定了,要走向灰暗。
  “算啦!等他毕业求求陈书记,给他安排个工作,咱不指望他养家。。”老妈说话很实在。
  每次都这么挽救王老实的脸,他老爹早已经越过了只打屁股的红线。
  王老实的命运似乎就这么决定了。
  谁知道,命不该绝咋地!
  在高三下学期的时候,王老实出事儿了。
  不是什么大事儿,主要是这厮的情窦开了。
  班里转来了一个外地的学生。
  以王老实以往的情怀,绝对是不屑一顾。
  只可惜,情窦不给力。
  在那一瞬间,它突然绽放。
  只一眼,王老实就呆住了。
  从来没觉得一个女孩子可以长的那么好看。
  真好看!
  晚上回到宿舍里,王老实再也没心思去看什么烂书,也不想到新开不久的网吧里得瑟了。
  他觉得自己的心被抓走了。
  王老实恋爱了!
  也有一个说法叫单相思,人家女孩儿不仅人长得漂亮,学习还超好。
  刚一来确实引来一帮苍蝇在一旁嗡嗡。
  可惜,都没有了后来。
  王老实更可悲,他连嗡嗡都没敢!
  可他立志要追随那女孩的足迹。
  偷听吧,反正两人就是前后座,王老实可以偷听。
  终于得知,人家査芷蕊——女孩儿的名字,那是要考京城大学的。
  擦,最高学府来着。
  王老实这货,全然被美女给蒙蔽了心灵。
  想着自已要是考上京城大学,那就有机会了呗。
  于是,王老实以惊人的毅力开始给自己补课。
  从高一开始补!
  莫要忘了,此时距离高考还有三个月。
  说他不自量力吧,这厮还玩儿真的。
  就连同桌都看着惊愕不已。
  为此査芷蕊第一次注意到自己身后的这个同学,一个典型的坏学生,竟然变得这么样!
  班主任看在眼里,却只能叹息一声,傻小子,早干嘛去了!
  晚啦!
  真是晚了,纵使王老实是天纵奇才,也没可能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里,把三年的知识学多好。
  幸亏他是文科,文学的功底还是有的。
  高考结果一出来,举家欢庆!
  全校的老师都傻了!
  而王老实却心如死灰。
  考得真心不错。
  但距离京城大学。
  他老爹已经在开始找关系,以期给王老实找个大学上上,总要混个文凭不是。
  现在不用了,王老实的分足够了,上本地的一所大学,好歹也算一本了。
  奇迹哟!
  王嘉起重新对自己的儿子有了新认识。
  他正为自己的种儿这么争气而兴奋,完全没有注意到王老实变了。
  那个女孩儿走了,王老实再也没见过人家一面。
  后来班里也举行过同学聚会,可王老实从来没去过,他怕见到那个人。
  “早上好,査芷蕊!”
  “嗯,你早!”
  这两句话王老实一辈子都忘不了,这是他和那女孩儿在几个月的时间里说过的所有话。
  此后的人生轨迹变了,不再是下坡路,他上大学了,没有交女朋友,所以他的大学是不完整的,反正都这么说。
  他工作了,老爸在临退休之前,给他安排了一个公务员的职位。
  铁饭碗哟,很多人超羡慕的。
  不过,对于王老实来说,人生也就这样了,再也没有了精彩。
  他每天除了办理好该干的工作,就是看报纸,后来是浏览网页,全然没有上进心。
  这倒也好,王老实在同事眼里是安全的,没有竞争的同僚大家都喜欢。
  下班就回家,活像生活在一个套子里。
  再后来他娶妻了,老妈给张罗的,至于妻子是什么样的人,他不在乎,谁让王老实的心已经死了呢。
  后来,他也有了孩子,小日子过得似乎很红火。
  其实不然,王老实其实在走程序,走完人生这个程序而已。
  妻子对自己的丈夫也没什么高要求,家里从来没什么波澜。
  王老实就有一个爱好,那就是把自己高考的那份卷子拿出来研究,几乎是每一道题,研究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做对。
  妻子好奇问他。
  他说这是他高考的卷子,搁在古时候就是科举的卷子,他中举了。
  后来见怪不怪,妻子也不问了。
  本来人生就这样了,没有继续下滑,可以在一条直线上行驶,也算过得去了。
  可王老实出事儿了,单位组织去旅游,王老实去了,然后坠下山崖。。
菜单 下一章
目录 详情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