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听书 设置 其它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第2章 集体掉坑

  “余儿,是C吧。”豆包小声问余罪,他没反应过来,不过听到前排议论答案了。
  “不对。”余罪摇摇头。
  “装什么装,好像你会似的。那真凶是谁?”豆包挖苦了句。
  “我不是说答案。”余罪笑了笑,附耳小声道:“我是说,好歹是组织上派来的人,要让你这号智商都能猜到,水平是不是差了点。”
  一挖苦,豆包气着了,翻着白多黑少的豆豆眼,恶狠狠一指余罪骂着:“贱人!”
  “烂货。”余罪笑着,友好地给对上骂了。
  两人小话说着时,许平秋已经审视到了这站起来的十一二位,他笑着鼓励道:“勇气可嘉,你们可以同时回答的我问题。我的问题是:”
  故意卖了个关子,就在众人都觉得答案已经呼之欲出的时候,许平秋谑笑着话锋一转道:“刚才我给的限定条件是几个?三秒钟,抢答。”
  站起来的男生呃呃几声,眼凸喉噎,下巴掉了一地,把到嘴边的话咽下去了,一个个憋得谁也没回答上来,跟着没站起来的学员们噗噗声起,都吃吃笑了。
  这种推理都是猜凶,谁还会数刚才的条件有几个,明显是坑嘛。
  笑声四起时,有位男生脱口而出:“五个。”
  “你确定,为什么不是六个?”许平秋笑眯眯地一诈,那位帅帅的男生真不确定了,挠着腮使劲想了想,不过场合乱了,思维跟不上,再要说话时,许平秋一摆手:“太慢了,我宣布,取消你们的抢答权利,请坐。”
  这干出风头的尴尬一坐,同学里哄声笑声更大了,一个简单的问题,谁也没想到是个坑,而且还埋了这么多人,不过气氛却是更溶洽了,这位眼光里闪着狡黠的老刑警,比板着脸的教员看上去倒更可爱一些。
  最惊诧的莫过于后排的豆包了,他异样地瞪了余罪一眼,这家伙的花花肠子向来多,敢情这回还真蒙着了。不过实在看不中意他那得意劲,本来想请教的,干脆扭过头不理他了。
  讲台前的许平秋保持着脸上微笑的姿势没有动。不过下面的学员们可动了,有人在嗤笑出洋相的几位,有人在讨论刚才限定条件里真正的答案,更有人在窃窃私语,小声说条件,不是限定条件,而是选拔后解决户口和住房问题的条件。
  三排那位漂亮的女生很不中意地看了同桌出丑的那位男生一眼,眼里含着谑笑斥了句:“解冰,笨死你呀。”
  “不是我太笨,实在是这老警察太阴险,就你,你也答不上来呀。”那男生不服气地道,确实是大意失荆州了。
  “我怎么答不上来,六个。”那女生数了数,此时才数清了。
  “璐璐,不带这么当事后诸葛亮的啊。”解冰笑着道,笑逐颜开时,帅气更是逼人。
  站在教室前几位老师也是笑意一脸,这干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菜鸟,他们倒是乐意看到受点挫,现在的所谓素质问题,都来自于生活条件过于优越,缺的就是这种受挫感。唯一有点意外的是本系的教导员,学生一个没答上来让他有点惶恐,他不自然地回头看王校长和江主任,江主任像是看破他的心思似的,小声道了句:“不是你的问题,许处长当年是抓住变态杀人狂的水平,一般人跟不上他的思维。”
  旁站的老师和史科长都笑了,评价里的褒贬还真不好判断。
  停顿间,许平秋又看到了后排那位小伙脸上促狭的笑容,与教室此时热闹的气氛显得格格不入,似乎他根本不准备介入这个氛围。此时无暇顾及其他,一个坑埋了十几个学员,许平秋看气氛差不多了,一拍手示意安静,又来一句:“再给大家一次机会,就刚才的命题,谁还想试试回答?”
  面面相觑间,又有三位站起来了,猜凶的准确答案不难,很多人已经猜到了准确答案。就再刁钻,现在也已经有人数清给了几个限定条件了,就几个限定,难道还能引申出什么难题来不成?
  刚一停顿,又增加了三位,那么漂亮的女学员身边刚吃憋的男生不服气,又站起来了。
  “好,勇气依然可嘉……哟,有位巾帼英雄站起来了,那我们这命题来个女士优先如何?”许平秋看到了那位女生,笑着道,站起来才发现这位女生个子很高,绝对不是忧国忧民,再过几年怕是得祸国殃民了。他这么一说,下面的女生举着拳头加油了,小声地嚷着:“小安,加油……”
  群众基础不错,看来这位女生是众星捧月的对象,站的时候的脸色不无傲意十足。
  “你姓安……那就应该是安嘉璐吧。”许平秋突然问。
  “许处您认识我?”姑娘眨着美目,好不奇怪,奇怪间又有点兴奋。
  “不认识,看过你们的名单,这一届姓安的就你一个。”许平秋笑道,惹得下面笑声一片,本来美女都有那么点自傲,不料被许平秋这么打击一下,让安嘉璐也颇有点不悦之意了。她有点逆反地回道:“许处应该提问题了,是准备问我真凶是谁?还是谁说的是真话?不会又是限定条件吧?”
  答案的迷惑性在于,ABCD中,说真话的和真凶不是一个人,安嘉璐已经捋清其中的思路了。
  “你很自信,希望你回答时候也这样自信,我的问题是……”许平秋稍稍一卖关子,笑意随着问题出来了:“这个命题难住的人,刚才加上现在,如果你也回答不上来,包括你,一共有几个?”
  安嘉璐眼睛一凸,准备好的答案,全咽回去了,差点呛住她。
  太变态了,居然这么大的灯下黑,安嘉璐一直想答案,可没想又是坑问题,傻眼了。
  噗声,有人喷笑了,安嘉璐不确定地想想刚才站起来几个人,又看看现在站起来几个人。这一踌蹰,笑声更甚。
  刚才站来多少来来着,满教室都有,12个还是13个来着?谁也不确定了,憋得安嘉璐面红耳赤,糗大了。
  “三秒钟,你们谁知道,说出来。”许平秋一指站起来的几位男生,这灯下黑的事,谁敢妄言,一个停顿许平秋好不失望地一摆手:“都请坐,你们的抢答权利被剥夺了。”
  悻悻然地一干人坐下了,看得那位叫安嘉璐的女生气得胸前起伏,没敢试水的此时可嗤笑上了。笑声更甚时,女生旁边的那位男生不服气,腾声站起来,吓了许平秋一跳,就见得这位男生气咻咻毫不客气地道着:“许处长,我觉得您是成心为难人。”
  一下子全室皆静,这位帅哥解冰,是安嘉璐的追求者之一,走得很近,不过在这个场合替安美女出头,不得不让人佩服他的勇气了。
  “哦,是吗?”许平秋笑了,不以为然道:“那我的问题,你觉得很难吗?”
  “不是,不是难的问题,这个……是故意走偏,那有这样推理的。”解冰不服气地道。
  “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请注意限定条件。作为刑警的第一要求就是要细致,你们只注重一个目标而忽略的简单的要素,这就是所谓的思维的盲点。第二次掉进同样的坑里,那是思维的惯性,克服不了这种盲点和惯性,将来在工作中会走很弯路的。”许平秋道,不过并没有很说服这位不服气的男生,他续道:“你很喜欢看柯南和福尔摩斯?”
  “嗯?”那男生一下子抬起头来,奇怪了。有这表情,八成是猜对了。
  “我刚才的提问答案也不难,假设D说的真话,其他三个条件就可同时成立,而且可以判断出C是真凶……不过我考的不是这些,而是你们的注意力和观察力。你们可以埋怨我的方向走偏,可你不能怪问题太难吧?”许平秋笑着露底了,听到台下学员好一阵糗色,他看解冰脸上还有不服气的表情,又道着:“解冰同学,咱们接着刚才的问题说,我当一回福尔摩斯,推理一下你如何?”
  解冰脸上郁着几分不太相信的表情,有点愣了,揣不准这老警是吹牛还是真有两把刷子,他一僵,许平秋旁若无人的娓娓道来了:
  “……你个人的生活习惯很好,爱干净;你的父母中有一位或者两位是公务员,我想应该是科级以上领导;你的家境很优越,年收入至少在三十万以上,甚至更多;你没有烟酒嗜好;和同学的相处不是很溶洽,可以理解为曲高和寡;你身上的文艺味道很浓,我想你对绘画和鉴赏类的事情有独钟……别怀疑,我没有看过你的个人资料,只看过名单。我猜得出入大吗?”
  许平秋笑着道,连珠炮似地喷了若干判断,一下子把满屋菜鸟镇住了,都在窃窃私语着,看那样也猜得八九不离十,解冰的帅脸上有点难堪了,有点被的扒光了看的感觉,他踌蹰时,不料许平秋来了句更猛的,直道着:“如果再加上一条的话,我从细节看得出,你正在追一位女生,而且还没有追到,对吗?”
  哄声全班皆笑,安嘉璐脸上也有点挂不住了,手抚着额头挡着脸,在不好意思地偷笑。此时连教导员也诧异了,猜得几乎一丝不差,差不多和他这当班主任的了解的一般多………
菜单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详情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