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听书 设置 其它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权力代言人》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2章 女领导的陷阱

    一夜失眠。拖着沉重双腿走进政府大楼的万浩鹏,在电梯口竟然发现念小桃的背影一闪而过,等他想仔细看时,电梯到了,他不得不进了电梯。
    当一身疲惫的万浩鹏走进办公室时,人还没站稳,分管他的女领导,社科联副主席郝五梅就带着惯有的笑脸,冲他温柔地说:“万,去烧壶开水。”
    郝五梅对万浩鹏的称呼,是独特的,那个简简单单的万,包含了郝五梅作为女性的千万种妩媚,同时也带着一种很暧昧的内涵。
    对于万浩鹏而言,郝五梅的称呼,很是让他感动,特别是他处于低谷,过去巴结讨好他的人见他就躲时,这样一个无论是长相还是魅力都四射的女领导没有打压他,而是如此温柔地待着他时,格外地让他受用,也格外地让他感激她,信任她。所以,无论他替郝五梅做什么事,他都做得尽心尽力。
    此时,万浩鹏就算心情再不好,面对郝五梅一脸的温柔,还是提着水壶去了洗手间,就在他低头放水时,后背被人重重拍了一下,他回头刚要发火,见是同学,《宇江红》内刊杂志主编武训,正一脸怪异地看着他发笑。
    “你个狗日的,吓死老子了,一大早的,装什么神弄什么鬼呀,神经。”万浩鹏发泄地冲着武训叫嚷着。
    “你个狗日的,得了便宜还卖乖,亏我对你这么好,有好事还瞒着兄弟。”武训没有注意到万浩鹏的表情变化,熟络地回骂了万浩鹏一句。
    “我能有什么好事?”万浩鹏很有些奇怪地盯住武训问。
    “你没好事吗?最近没发财吗?不准备请我喝一杯吗?”武训半玩笑半认真地问着。
    武训的话让万浩鹏摸不着头脑,他这两年的惨样,武训又不是不知道,别说发什么财,就连稍微关键一点的核心工作,他都别想摸边。
    所有的经费开支,活动核算,万浩鹏只有整理起草的份,没有发话的份。他正要追问武训时,洗手间又来了好几个人,武训冲万浩鹏使了一个眼色,万浩鹏只好把满肚子的疑惑硬生生地压了下去,提着水壶脚步很有些沉重地往外走。
    万浩鹏走到洗手间外,站在武训回办公室的路口等他。
    没一会儿,武训来了,万浩鹏赶紧将他拉到一个无人处问他刚才的话什么意思,武训这才说:“你是不是在志化县给我们杂志拉了一笔广告费,并且从中拿了四万元的抽成是不是?”
    万浩鹏一听武训的话,一下子就急了,《宇江红》的广告是郝五梅拉的,不过被武训这么一说,他立马想起来了,广告费用单上的字是他签的。当时郝五梅让他找武训要过广告抽成的钱,因为这不违反规定,而且只有五千块,他就替郝五梅代签了这个字,现在怎么就变成了四万呢?
    万浩鹏简单给武训解释了一下,就回办公室找郝五梅。
    郝五梅正在打电话,但是眼角的余光还是扫了扫万浩鹏,这个动作,万浩鹏看到了,就想等她打完电话再问。
    没想到郝五梅一打完电话,就冲万浩鹏说:“万,我有事出去一趟,你别走开,要是被老大发现办公室没人,大家都没好日子过。”郝五梅象是算准万浩鹏有事似的,不等他开口,径直飘然地离开了办公室。
    郝五梅一走,万浩鹏忍不住骂了一句:“妈的,居然给老子下套。”可骂归骂,整颗心还是不由自主地悬了起来。他实在没想到她会给他如此温柔的一刀,他这才发现自己真的很傻很天真。
    郝五梅这个女人从万浩鹏调到社科联的第一天,就一直笑脸相迎,这种不合常规的举止,他那个时候就应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的。
    可惜,万浩鹏太高估了自己的聪明和长相,以为郝五梅相中的是他的能力和魅力,甚至还以为她才是他的红颜知己。
    万浩鹏想想就可笑,两年来,他为郝五梅做牛做马,换来的就是她给他设计的这个陷阱。也是,她的男人董执良是政研室的主任,这个位置说白了就是市委书记成正道的智囊加心腹,他们才是利益输出的一个整体,而他竟然就相信了郝五梅对他的好。
    全宇江都知道常务副市长梁海宁的自杀与市委书记成正道有着密切的关系,甚至有传言,梁海宁不是自杀而是被成正道找人暗中下药的,毕竟梁海宁死在宾馆里,而不是死在自己的家里,而且由他负责的宇江大桥,现在由成正道的亲信、宇江建委主任望长青在监管,这在宇江是公开的秘密。
    万浩鹏当然不相信成正道会亲自谋杀梁海宁,不就是倒了一座桥吗?这些年豆腐渣工程还少吗?在宇江一手遮天的成正道不会为了这么一个小事去杀人,这一点,万浩鹏坚信。但是梁海宁为什么要自杀,这个迷,他想了两年,都没有找到迷团。
    现在,万浩鹏却栽在郝五梅手里,说不准哪天她一发火,他吃不了还得兜着走。一想到这些,万浩鹏就浑身直冒冷汗,等到一下班,他就心急火燎找武训商量。
    万浩鹏在政府大楼对面的一家小酒馆请武训吃饭,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提成的事,相比提成的事而言,念小桃出轨变得不再重要。
    这天,万浩鹏根本没心事吃饭,可是武训却不急不缓,坚持边吃边谈,万浩鹏也不好说什么,只得听武训的。
    “浩鹏,不是我说你,你怎么就相信那个女人呢?她男人是谁,你又不是不知道。”武训边吃边说,因为是中午,两个人都不敢喝酒,其实万浩鹏这个时候很想喝酒,可他知道,武训不会让他喝,在这一点上面,武训比他谨慎多了。所以,梁海宁自杀后,武训虽然受到了牵连,也只是调到了文联做了《宇江红》主编。
    “除了她,社科联上上下下对我避而远之,所以,我,我,”万浩鹏真心有苦说不出。
    “拉倒吧,啊,我之前提醒过你,那女人一身骚相,让你离她远点,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非要被这女人整到阴沟里去,你才明白过来是不是?”武训恨铁不成钢的地数落万浩鹏。
    万浩鹏没有辩解,他也确实是被郝五梅所迷惑住了,虽然这女人长他几岁,可这女人成熟艳丽,而且丰润得如同熟透的红苹果,特别是她衣着时尚,在政府大楼里,她就是一道醒目而又耀眼的风景,每到一处,背后都是一长串想入非非的眼神,别说是他,就连武训也说过,这女人办起来肯定很爽,很有成就感。
    武训仅仅是说说,而万浩鹏却是近水楼台,心甘情愿被郝五梅差来叫去地使唤着。
    万浩鹏也知道自己是外貌协会的,德性不好,如果是一个长得五大三粗的丑女人,哪怕每分每秒冲他乐,他会如此全心全意帮她干活吗?说来说去,他还是过不了美人关。一如念小桃,如果不是她长着一张瓷娃娃的脸,他会不顾武训的阻止娶她吗?
    当初万浩鹏的高中同学萧红亚可是往死里追他,他考上公务员的第一天,萧红亚在国际大酒店弄了很大一桌酒,在宇江的同学全部被她接到了,当然武训也去了。
    就是那天,万浩鹏上洗手间时,碰巧遇到梁海宁市长,他在洗手的时候,不小心把水溅到了身边一个小混混身上,小混混可能看到梁海宁衣着不凡,想敲一笔,被正好进洗手间的万浩鹏看了一个正着,在洗手间和小混混干了一仗,替梁海宁解了围。
    没想到的是,万浩鹏上班后恰巧遇到了梁海宁挑秘书,他就这样被梁海宁选中,并且全心全意地栽培着。
    这件事武训知道得一清二楚,就因为这件事,武训认定萧红亚很旺万浩鹏,而且她是富二代,老爸是个矿主,自己在宇江有三家品牌内衣店,这样的女人最适合娶回家做老婆,如果万浩鹏想在仕途上有更大成就的话。
    可万浩鹏就是不听武训的话,非要娶宇江日报社的女记者念小桃,武训见念小桃的第一面就说她长得太漂亮了,这样的女人守不住,不适合娶回家做老婆,万浩鹏哪里肯听武训的话,认为他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硬是不顾他的反对,不顾萧红亚的心伤,娶了念小桃。
    现在念小桃果然没有守住,而郝五梅设计的这个陷阱又让万浩鹏慌作一团,一时间变得六神无主。
    万浩鹏好不容易缓和住情绪,这个时候武训饭也吃完了,万浩鹏才一古脑地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武训。
    一说完,万浩鹏就急切地望着武训问:“武训,你说我该怎么办?”
    “浩鹏,我算是整明白了,这女人心机太重,一举两得,而且这一招不得不让我佩服,再说了,当时签字是我让你签的,是我大意了。对不起了,兄弟。所以,别急,我们好好想办法,我还不信,我们两个大男人斗不过一个小女人,这女人太他妈的黑,太他妈的损。”武训一边说,一边骂着。
    骂得万浩鹏很是解气,仿佛是他自己在骂郝五梅一样。
精彩阅读:
女子酒后认错老公 事后被威胁保持固定关系
菜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