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听书 设置 其它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书评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第1章 午夜里的电话

    “这是一个畸形的时代,你睡了别人的老婆,人家夸你有本事,别人睡了你的老婆,人家会说你窝囊。”宇江市社科联秘书长万浩鹏正在看这句话的时候,听到了客厅里传来手机振动的声音,他赶紧收起手机,钻进了被子里,装成一副睡得正香的模样。
    很快老婆念小桃接听手机的声音传了过来,念小桃的声音明显是压抑的,但是万浩鹏还是听得很清楚,她说:“刚进家门,你的电话就来了,我先进卧室看看,如果窝囊废没睡,我就给你回电话哈。对了,客人陪完了吗?明天能回来吗?明天可是我的生日,我不管,你要想办法回来陪我,好不好?”
    念小桃的语气满满的全是撒娇,搅得万浩鹏很是不爽,刚想发作,却听到了念小桃进卧室的脚步声,他赶紧装鼾声大作,一副完全进入梦境的状态。
    念小桃没开卧室的灯,听到鼾声后直接去了洗手间。
    洗手间的门被念小桃很小心关上了,万浩鹏一边继续装鼾声大作,一边睁开了眼睛,看到花玻璃门上隐隐约约印出了念小桃曲线优美,婀娜多姿的倩影,显然她已经脱掉了衣服,却迟迟没听到流水的声音。
    万浩鹏一滑溜地翻身下了床,摸到了洗手间门口,衣服已经脱完的念小桃此时抓起了手机开始打电话,不一会儿,电话通了,念小桃说:“我脱光了衣服,要不要给你来张艳丽点的美体照?”说完,念小桃“咯咯”地笑了起来。
    万浩鹏此时不仅是耳朵,就连眼睛也一起紧紧地贴在了花玻璃上,念小桃果然拿起了手机,骚身弄姿,摆的动作让万浩鹏顿时浑身躁热,鼻血往外冲。
    念小桃连连拍了好几张照片,接着就是她问对方的声音:“美吗?想我吗?”说完,又是一阵“咯咯”的笑声,要多骚动就有多骚动。
    万浩鹏如果不是亲耳听到,亲眼目睹,打死他都不会相信,念小桃还有这么一面,更让他不敢相信的是,接下来念小桃说:“我现在坐在马桶上想你,好想好想的那一种,你懂的。我不管,你一陪完客人就回来,我要你。”
    万浩鹏再也听不下去了,猛地拉开了洗手间的门,没有任何防备的念小桃吓得一声尖听,新买的手机摔进了马桶里,心痛得她本能地想伸手去捞时,却见一脸绿的万浩鹏朝着她冲了过来,情急之下,她抓起花洒朝着万浩鹏喷射着,一边喷射还一边说:“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穿着睡衣的万浩鹏瞬间被浇了一个透湿,火气更大了,索性把睡衣脱掉了,赤身裸体地冲到了念小桃身边,抢下花洒,顺势把念小桃压在了马桶盖上,瞪着血红的眼睛问:“说,那个野男人是谁?”
    念小桃也来气了,抬腿企图朝万浩鹏最敏感的地方踢,被眼疾手快的他给制止住了,见念小桃不仅没半丝内疚,居然还要踢他最敏感的地方。这么狠心的女人,竟然是他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老婆。亏他还省吃俭用,从牙齿缝里省下来的钱替她买了辆宝马MINI,指不定她带着野男人在车里震过无数回吧。
    越想越怒,越想越火,万浩鹏一边狠狠地扇了念小桃一记耳光,一边整个人压向了她。
    念小桃哪里是万浩鹏的对手,再加上扇过的地方一阵生痛,被激怒的她,破口大骂着:“你个窝囊废,你他妈的就知道在家里斗狠,有种出去狠啊,不就是死了一个梁海宁吗?不就是一个副市长吗?搞得比死了你爹,你娘还要伤心。明明才26岁,被搞得象个80岁的老爹爹。瞧瞧你这要死不活的相,没钱没权也就罢了,还他妈的天天想着那点破事,老娘又要加班,回家还得伺候你,大好的青春耗在你身上,你对得起老娘吗!窝囊废,滚开,给老娘滚开!”
    被念小桃这么一骂,万浩鹏才发现仅仅两年时间,他在老婆心里居然是这个样子,难道真的应了那句话,男人的天是事业,失去事业的他,连夫妻之实都不该有吗?难怪他每次找念小桃时,她总是那般不情不愿,不是累,就是来大姨妈了。
    在万浩鹏的印象里,念小桃的大姨妈这两年来得似乎特别勤,原来她一直在逃避他。就算是这样,万浩鹏也没往别处想,再说了,谁让他喜欢念小桃那张瓷娃娃一般的脸呢?
    当时万浩鹏跟着常务副市长梁海宁时才22岁,要多风光就有多风光,替他介绍女朋友的一大堆,他谁都瞧不上,一来二去直到他24岁认识了念小桃,两个人一拍即合,当年就结婚了。没想到就在这一年海宁市长自杀身亡,他一下子被打入了冷宫,调到了社科联,被挂了起来。从此,念小桃没再给过他一个好脸色,可他万万没想到她会硬生生地替他戴上一顶绿帽子,而且戴得如此心安理得。
    一想到绿帽子,万浩鹏的怒火再次被激爆了,一边压住念小桃,一边骂:“你个贱人,给老子闭嘴。不让老子碰你,却和野男人浪,三更半夜在老子眼皮底下玩这一招,还他妈的骂老子是窝囊废,老子今天就窝囊废给你瞧瞧!”
    骂完,万浩鹏顺手捡起地上的睡衣,把念小桃双手给绑了起来,重新压了马桶盖上------
    念小桃开始还极力地反抗着,可她越反抗,万浩鹏的力气越大,到后来,她放弃了反抗,任由万浩鹏毫不留情地折腾着她,反而整个人在这种不抵抗的放松中,飘飘然地升腾起来,一下子让她忘了几分钟前发生的不快,竟然快乐地叫了起来,叫得万浩鹏顿时满脑子都是她在另一个男人身下的脑补镜头,越想往死里折腾她,却越让她叫得更激烈。
    万浩鹏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对着一脸陶醉的念小桃狠狠地骂了一句:“你他妈的真贱。”
    骂完后,万浩鹏迅速松开了念小桃,转身就朝洗手间外冲。
    没坐稳的念小桃摔到在地上,被摔痛的她从快乐的云端里跌回了现实,对着万浩鹏的背影骂:“你他妈的更贱!有本事你混个人模人样的给老娘看看!看你那个怂样,我给你戴了绿帽子又怎么的,你难道还敢跟我离婚不成?窝囊废!
    对了,你记住,给老娘的这记耳光,我迟早会加倍让你付出代价的,小心点,政府大楼,你坐不坐得稳,得看老娘高不高兴!”
    本来已经迈出洗手间的万浩鹏一听念小桃说这些话,一个转身,对着还躺在地上的她狠狠地“呸”了一声,呸完后,看也不看念小桃一眼,转身离开了洗手间。
菜单 下一章
目录 详情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