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听书 设置 其它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透视神医》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第1章 身体发生了异变

    “张凡,本医院的实习生,二十一岁,双亲亡,家中目前只有一个盲眼的姐姐相依为命……今次入院,原因很简单,他在洗澡时候,厕所的热水机漏电从而被触,发生了晕厥,经过检查,各项生命体征均正常……”
    张凡醒来的时候,却是发现自己横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一帮穿着白大褂的老头子,他们查房完毕后,自顾离去。
    咦?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张凡挠了一下脑袋!他记得当初自己好像在洗澡,然后洗到一半,好像听见“嗤嗤”的声音后,他身子一阵痉挛,瞬间就失去了感知。
    难道是他触电了?
    正当张凡在疑惑中,病房门“吱嘎”的一声打开了,走进了一个妙龄女子。柳眉星眸,挺拔的鼻子,一张精致的瓜子脸,十足的美人坯子。
    她叫李碧螺,是张凡的实习组长。同时也是这家国立医院的院长李国昌孙女。富家之女,身份无比显赫。
    “你醒来了?我还以为你会一直昏睡到下午呢。”李碧螺手中提着一壶水,一脸关切盯着张凡,“怎么样?你现在身体感觉如何?”
    “很好!我感觉……好像没有什么问题。”张凡尝试的运动了一下四肢,无非被触了一下电而已,并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
    此事已经算是万幸了。谁能够想到,洗个澡也会被触电?人活一世,真的不容易啊,有的时候,一旦倒霉了,连喝水都会塞牙缝的。
    李碧螺认真的看了他一眼,抿唇一笑:“嗯!没事就好!刚才我爷爷已经给你做了个全身检查,应该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对了,这事情我并没有告诉你姐姐。”
    张凡家庭中的一些特殊情况,李碧螺也是知道一些。况且像张凡这样的贫困生,每年在他们医学院都是很多的。
    学校一般会给这些特困学子照顾,比如在学校中,会优先给他们一些能力所及的勤学工,从而减少他们的经济负担。
    “谢谢。”张凡顿感心头一酸。
    想起他们租住的那个“家”,跟她相依为命的盲眼姐姐,若非不是因为她,也许,张凡不会考虑上医学院的。
    他从小就一直有个心愿,等他将来做了医生,一定要把姐姐的眼睛治好。让她看看这个多姿多彩的世界。
    可这个梦,似乎很遥远。
    李碧螺一眼就发现了张凡情绪有些低落,她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好说道:“你在好好歇息一下,午饭我叫人给你送过来。我走了!”
    “嗯!”张凡低低回应了一声,目送着李碧螺离去。
    他能够感受到里李碧螺这个天之骄女对他的关心,张凡不是傻瓜。对于男女之间的朦胧感情,他知道自己跟她的遥远距离。
    双眼忽然传来了一阵刺痛,顿时让张凡倍感吃惊不已。此种疼痛,就好像像针尖刺痛一样,让他在短短的瞬间一直泪流不止。
    张凡赶紧窜下了床榻,遗留跑进了洗手间,照着镜子一看。“嗤”的一声,他冷冷的吸附了一口气。
    张凡被眼前的镜子惊吓的可不小。在镜子中,他发现自己一双眼睛通红如血,布满了血丝,一根根的肉丝狰狞的如同从地狱中窜出来的恶鬼。
    我该不会患了某种绝症吧?
    张凡意念一动,手脚有些颤抖起来。他微微颤颤的一边手翻开了右眼眼皮,手中不禁又是一抖,接着身体也跟随着颤抖。
    因为他看见了自己的右眼无端的出现了两个瞳孔,而且还是重叠的。形同两个人影一样,相互的交错在一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双瞳重叠?接着,他继续翻开了左眼,依然是双瞳孔。
    这惊奇发现,吓得张凡后退了几步。
    眼睛的疼痛感,逐渐消失。然后那布在眼球上的血丝,竟然也是神奇的一转眼就不见了。
    意外触电,身体发生了异变?这一天中,张凡惶恐度过。
    由于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张凡在下午时候,他出院了。他住院的事情,可是瞒着家中的姐姐,他不能让她担心。
    张凡离开了医院,他本就是此医院的实习医生。没有跟任何人打个招呼,他就匆匆离开了。
    一旦想到姐姐张静一个人打理着花店,眼睛又不方便,张凡的脚步走得更快了。
    只是,当他经过人民广场时,一个摆地摊售卖字画的老头子叫住了他:“哎,小伙子,别走得那么匆忙嘛!你看看我这字画,有山有水,有美人仕途,看看吧!保准有惊喜。”
    张凡原本不想理会此老头子的“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推销,可当他视线不经意的往那地摊上一扫,他浑身顿时一震,似乎被定下了魔咒一样。
    确切的说,张凡是被一副画卷给吸引住了。此画卷也是很普通,无非就是画着一只全身毛发通红的狐狸,卧趟在一块石头上慵懒的打着盹儿。
    可张凡看见的画面,可不是那画卷上的狐狸,而是此画卷上另外的玄机。他真的是不敢相信,他居然能够渗透发现此画卷中里中的一幕。
    画卷的夹层中,张凡意外发现了隐匿的黄色东西,好像也是一副字画。画面上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一个连着一个画卷,均是老者的图像。
精彩阅读:
妻子出轨通话录音被发现 丈夫约上朋友教训"情敌"
菜单 下一章
目录 详情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