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听书 设置 其它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正文:第1章 美女黄牛

  罗晓明没想到,到新单位报到的第二天,就碰到一个美女黄牛讹色,遇到一个美女站长多情,弄得他猝不及防,尴尬不已。
  上午九点多种,他开着车子来到长途汽车站前面,准备到车站里去看一下。他走出车子,转过一条马路,抬眼一看,发现西边一百多米远的马路边,停着一辆车身高大的大客车。大客车前面围着一大群人,似乎在争吵。
  一个中年男人突然伸出手,抓住一个女人的衣领拉扯起来。这是夫妻打架,还是抓住女贼,抑或是不要脸的小三啊?
  罗晓明好奇地走过去看。男的是个农民模样的黑脸人,四十多岁年纪;女是则是个白净标致的少妇,三十多岁芳龄。他们肯定不是夫妻,那他们是什么关系呢?
  女的拼命往后挫着身子要走,男的紧紧拉住他的衣领坚决不让她走。美少妇上身穿着一件紧身的外套,下身是条牛仔裤。她的衣被被拉紧后显得前挺后翘,胸前鼓凸,下身凹陷,整个身子随着拉扯的节奏波浪起伏。
  “放开我——”美少妇涨红脸嘶喊。男人像只好斗的公鸡,两只鼓起的眼睛紧紧盯着美少妇的俏脸,沙哑着嗓子说:“你还钱,我就放你。不还钱,我坚决不放。”
  原来是小偷,我哪有时间管这种小事?罗晓明正想转身走,又听那个美少妇喊:“我凭什么还你钱?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放开我——”男人提高声音喊:“你这个骗子,骗我钱,还凶!”
  美少妇更加努力地挣扎起来,男人死死揪住她的衣领不放。美少妇的上衣被拉得往上缩去,纤细的腰眼都露了出来,后面露出白晃晃的一片嫩肉。男的还是不放手,更加用劲地扯着她。他们活像一公一母两只好斗的鸡,有趣地在那里拉扯着转圈子。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她不是女贼,而是女骗子!罗晓明收住要转身的脚步,想看看这是个什么样的街头骗局。于是,他走上前去,冲他们喊:“喂,喂,你们干什么?快放开她!”
  听到喊声,两个男女先是一愣,继而停住,慢慢站直身子。中年男人放开美少妇的衣领,但还是用力攥住她的右手,怕她逃跑。
  男人打量了罗晓明一眼,气愤地说:“这位兄弟,你来评评理。我要到山东临沂去,今天没了火车。她说能帮我送上去临沂的双层卧铺大客车,收了我460元钱。我上了车一问才知道,车票只有200元钱,而且这辆车是到徐州的,不到临沂。我问她这是怎么回事?她说到了徐州,会有人帮你转车到临沂的,不用你再掏钱了。但她一走,司机却跟我说,到了徐州,要转车到临沂,还得你自己掏钱买票。我感觉情况不对,连忙下车叫住她,问她要钱,她却坚决不肯还钱。”
  这是黄牛宰客的小事,但这种缺乏诚信、欺骗顾客的不文明行为是大事,应该立刻加以制止。罗晓明心想,这种事情其它地方早已绝迹了,右江市怎么还有这样的不文明行为发生呢?这是有损城市形象的,应该尽快进行整治。想到这里,他转脸去看那个脸色绯红的美少妇:“是不是这回事?”
  “是,又怎么样?”美少妇不屑地打量了他一眼,提着嘴角冲他说,“你是谁啊?这里都是这样的,要你多管什么闲事?!”
  “我是谁不重要,关键是你这样做是不对的。”罗晓明好言相劝,想用人性化的处理办法,劝她还些钱给这个可怜巴巴的农民。他打工挣点钱不容易,他身上的每张钞票可以说都是血汗钱啊。最重要的是,这种行为不文明,有损右江的城市形象。
  “不对?哼。”美少妇旁若无人地拉了拉被弄缩上去的衣服,不怕害羞地解开牛仔裤的扣子,露出里面性感的红色短裤。她把内衣塞进去,再扣上牛仔裤的扣子。她冷艳的红脸一拉,嘲讽地扬着柳眉说,“我为他做介绍,又让人用摩托车把他带到这里,拿他一点中介费和劳务费,有什么不对?”
  罗晓明问:“火车站到这里有几里路?”
  美少妇讨厌地皱着眉头,偏过头不回答他的问题。那个中年农民说:“最多三四公里路,10元钱车费差不多吧?”
  “中介费总不能超过本金对吧?”罗晓明还想跟美少妇讲理,让她还钱,“就是收他百分之二十的中介费,也只有40元钱。你多收他260元钱,也太黑心了吧!”
  美少妇刚刚冷静下来的脸又激动地涨红起来,还是不服输地说:“黑什么黑啊?又不是我一个人这样的。”
  这时,从车上走下来五六个男女旅客,冲着他们发出一片嚷嚷声。
  “我们都是这样被黄牛骗上车的。”一个白领模样的中年人也是一脸的愤慨,但说的话却有些水平,“右江这个城市到底怎么了?给人的印象实在是太差了。”
  听到旅客的批评,罗晓明心里被深深触动:一个城市的文明形象,都是从一点一滴的小事上体现出来的。所以今天必须处理好这件事,然后马上请有关部门整治这种不文明行为。于是,他耐心地对美少妇说:“其它黄牛以后再查,请你先把多收的钱还给他。”
  “凭什么还给他?”美少妇骄傲地挺了挺高胸,拔长白净的脖子说,“哼,不可能!”
  罗晓明不听她的,转脸去看那个农民模样的美少妇:“你看,让她还你多少钱合适?”
  中年农民想了想说:“你刚才说,就是给百分之二十的中介费,也只有40元钱。再加上10元钱的车费,总共50元钱。算了,就让她还我200元钱吧。”
  罗晓明转身看着美少妇,平静却又威严地说:“还他200元钱。”
  美少妇再次上上下下打量着罗晓明,以为他是一个打抱不平的旅客,便扬着一头秀发叫道:“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你是什么人啊?识相的,快给我走开。不识相的,我叫人来收拾你!”
  “哦,是吗?”罗晓明提嘴角笑了。他感到有些意外,这种现象的背后还有人支持?那我倒要看看,他能叫来什么样的人收拾我。
  “行,你打电话叫吧,我在这里等着。”罗晓明毫不畏惧地说,“但二十分钟不来人,就请你立刻还钱!”
  美少妇真的拿出手机打起来:“大哥,这里来了一位多管闲事的男人。他要我把钱还给人家,你看怎么办?”
  手机里传来一个男人破喇叭似的吼声:“谁吃饱了撑的?找死啊!你等着,我马上过来!”
  这时,看热闹的人群中,有个中年妇女走到罗晓明跟前,好心地压低声说:“小伙子,快走吧,这些人不好惹。他们在这里坑人,骗人,已经很长时间了。没人管,也不敢管。有几次,旅客打110报警,警察竟然迟迟不来。有次终于来了,也是问了一下,说了几句话,就走了。”
  另一个男人也说:“他们背后有人,才这样狠,这样凶的。警察都管不了,你能管吗?还是快走吧,他们人多势众,你一个人,哪里搞得过他们?”
  “谢谢你们的好意提醒,但我不怕。”罗晓明站在人群中,意志坚定地观察着四周的动静,“我倒要看看,这些人凶到什么程度。”
菜单 下一章
目录 详情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