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听书 设置 其它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正文:1.“遭遇”任命

  步伐沉重、心事重重回到家,妻子华莉按捺不住大哭:“省里那么多人,那么多领导眼里的‘红人’不去,干嘛要你去,这不是明摆着坑人吗?上官书记也太缺德了!”
  我有些木然,坐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对妻子的话毫无反应,对突然‘遭遇’的任命还有些茫然,似乎还没回过神来。
  我叫常小刚,出生在农村,家乡远离省城,父母书读得少,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他们有个朴素的愿望,就是希望我多读书,读好书,好好学习,上重点学校,进重点大学,在城里找一份好工作,娶一个城里的媳妇,在城里安家落户,最终跳出农门。我没有辜负他们,很幸运地考上了一所全国重点大学,毕业后分到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办公室,又跟深爱我,我也爱她的大学同学华莉恋了爱,结了婚,添了小孩,在城里安了家。最终跳出了农门,基本上实现了父母的愿望,父母也很为我自豪。
  但对于我来说,虽然人在省直机关工作,说起来好听,实际上就是打杂。打扫卫生、端茶倒水、东跑西颠、抄抄写写、记录打稿、上传下达等不一而足。刚开始很有雄心壮志,很想有一番作为,也提了不少自己认为是合理化的建议,无奈机关的一些事情总也说不清道不明,不干事少干事的人总是有理,自己提的建议也没什么采纳。人心隔肚皮,总不能事事如意。时间一长,棱角也磨的差不多了,锐气也就渐渐消退了。我自恃清高,不想高攀“权贵”,找后台,弄个一官半职,然后昂首向前,一路升迁。闲暇下来,就写文章聊以自慰。因文章时常见诸报端,被人看中,几经波折后,调入省委政策研究室,跟领导写材料,搞调查研究,熬资格,混日子,没想到还混了一个副处长。本想躺在铁饭碗里,领导说东就是东,说西就是西,本本份份,安安稳稳过日子,没料到被省委书记上官云飞同志提名,经省委常委会研究同意后,派我到月光县去担任县委书记。
  月光县名字蛮好听,听起来很有诗意和浪漫情怀。县委书记的‘名头’也很有分量,说起来似乎‘炙手可热’,不是一般人能坐上去的。可那里一直是省里最贫穷的县,最复杂最难干最说不清的县,既没有诗意又没有什么浪漫情怀,只有满头雾水和无休止的‘扯皮拉筋’、沟沟坎坎。
  那里的事情很难说得清楚,云山雾罩的,麻烦事一大推。省里一连派了四位挺精干的县委书记,都任职不到两年就回来了,有的仅干了几个月,轰轰烈烈地下去,灰灰溜溜地回来。县委书记走马灯似地换,工作却很难有起色。和同撩闲扯,都摇头叹气,认为月光县很少有让人满意的地方。在省里,派人到月光县,就被人看成是“发配充军”,只有受排挤、受歧视的人才会派到那里去。所以,当在省妇联工作的妻子一听说我被派到那里去,就满腹委屈,气不打一处来了。
  “我去找上官书记,干嘛要你去?这个该死的老头子!”妻子边擦眼泪边要出门。
  “你疯了,省委已经决定,上官书记又很犟,你能变得了吗?再说,你一个小萝卜头,能见到他吗?他们能让你见他吗?亏得你还在省里工作,连这一点常识都不懂。”我慢慢回过神来,开始回应妻子。
  “那我找你们领导,请你们单位领导跟他求情。”
  “你真是异想天开,我们单位领导怎么敢去找他?说不定人家不仅不去找他,而且还要跟你上堂‘政治课’呢。”
  “那你说怎么办?”
  “怎么办,凉拌。你以为省委常委会的决定是儿戏,可以随时朝令夕改。即便你能‘通天’,也要先到位再调整,哪能这么容易说改就改的。”
  “你怎么这么倒霉,这么窝囊!好事靠边站,坏事找上门。”妻嘟嚷道。
  “你叫什么?大不了干几个月就回来,以前的不都是这样吗?怕什么。”我边发牢骚边安慰着妻子。
  家里似乎笼罩着一种不祥之气,夜晚浮躁不宁,我和妻都失眠了。
  辗转反侧中,我做出了一个决定,上任前先拜访一下省委下派到月光县的前几任县委书记,好好了解一下月光县的情况,以便掌握情况,心中有数,有针对性地开展工作。
  茶几上的烟灰缸盛满了烟蒂,客厅里有些乌烟瘴气。
  我心绪不宁地坐在省委派出的原月光县首任县委书记家里,想探询一下月光县的情况,弄清他是怎么被人“赶”回来的。
  他很激动,好像有一肚子的话要说。
  我再次递上一支烟:“不要有什么顾虑,随便扯一下,想哪说哪。我向您保证,您说的话我只能放在心里,决不会说出去。我只是想多了解一下月光县的情况,我现在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怎么在那里开展工作。”
  “这我相信,我也谢谢你能来找我,让我好好说一下月光县的情况。说老实话,我回来后,很少有人找我谈月光县的情况,一谈就一肚子苦水,一肚子牢骚,我也不想说。”
  “您看这样行不行,我草拟了一个提纲,我问您答,行不行?”
  “行。”
  “月光县有什么支柱产业啊?”
  “原来有个奋进集团,刚开始还可以,后来逐步开始走下坡路了。”
  “还有呢?”
  “有个矿业公司还不错,主要是把本地矿产资源初加工后卖出去。不过,那个叫石远方的负责人让人捉摸不透。现在,我听说,好像卖了。这么好的公司,卖了可惜了。”
  “还有什么?”
  “好像没有什么了,照我看来,月光县最大的支柱产业,或者说最大的资源就是山清水秀,空气新鲜。可惜,这方面开发利用得不够。主要原因不是因为主观不努力,而是交通实在太落后了,县里太穷,还没有钱进行基础设施建设。”
  “哦。”
  “这样吧,我慢慢说,你慢慢听吧。有用无用全凭你自己判断,行不行?。”
  “行啊。谢谢!”
  他拿着我递给的烟,点着后深吸了一口,慢慢打开了话匣子。
  “说实在的,我对派我到月光县是有情绪的,他妈的好差事没我的份,不好的差事都落我头上了。情绪归情绪,但我不能抗拒组织决定。赴任前,我对月光县的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也做好了吃苦的准备。赴任后,我做了一个多月的调查研究,令我始料不及的是,月光县的情况比我想象的要严峻得多,不尽如人意的多。条条块块,方方面面,没有一样是令人满意的。比如说,任免干部任人唯亲,官官相护,顺我者上,逆我者下;四面八方插手,各种林特矿产资源随意贱卖;投资环境差,招商引资进展迟缓;企业缺乏活力,权力部门和工作人员吃卡拿要、不给好处不办事现象普遍;建筑工程层层转包,施工质量难以保证;教育经费严重不足,校舍尤其是乡镇校舍破损严重,教师工资难以按时兑现;计划生育失控,全县没有一个准数字;警察工资不能按月足额发放,警匪勾结,社会治安混乱;农村基层党组织影响弱化,战斗堡垒作用未能发挥出来;引进、运用、留住人才机制缺乏,人才纷纷外流;县、乡镇、村各级干部情绪低落,多年工资和报酬未涨,几乎没有什么工作积极性……多种原因混杂,导致月光县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建设徘徊不前,党建工作也严重滞后,成为全省十个薄弱县之一。说的直接一点,月光县在全省就是最穷的县,各方面最薄弱的县。”
  我苦笑了一下。
  “对这些问题,我没有慌乱。因为我确信一个简单的道理,办法总比困难多。只要努力,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
  “好啊。”
  “一般来说,新官上任,对立竿见影的,能显示政绩的事项抱有相当大的热情,对一些基础性的、短期难以见效的事不那么关注。而我心里也曾多次产生激烈的思想斗争,在条件不如意的地方,弄出几件立竿见影的事,一来可以显示自己的政绩和领导才能,二来可以创造升迁的机会,脱离‘苦海’,确实很诱人。但我毕竟受过高等教育,有理智,在全国各地,包括月光县,一些立竿见影的事项或者工程闪亮登场后,由于好大喜功,缺乏缜密思考,科学决策,长远规划,好多都不了了之,劳民伤财,后遗症很多,弄得后人骂娘。”
  “您这样思考问题,值得我学习啊。”
  “哪里啊,我决心从长计议,不好高骛远,不好大喜功,为后来人做一些‘铺路石’的工作。这些‘铺路石’的工作,主要体现在教育和计划生育上。我决定从‘两育’着手展开工作。当然,我也丝毫不敢忽视经济工作,毕竟发展,尤其是经济发展是硬道理,容不得丝毫懈怠。”
  【作者***】:补充简介:正如华人知名作家,原湖北省武汉市作家协会主席董宏猷先生所说:“小说中所展示和揭露的种种问题和矛盾,之所以鲜鲜活活,是因为这些故事,这些人生,这些病象,仍然鲜鲜活活地存在着,也许,就在我们的身边演绎着。我们常常忘记了这是‘小说’,而情不自禁地将其视为‘真实的现实’。”
菜单 下一章
目录 详情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