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龙门书生>>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一回 龙门山书生回龙门

  白秋和王笑敏心里有些酸酸的,软塌塌的在街上走,王笑敏说,才**点,天就这么热,我们游泳去!白秋说,我什么都没有准备。王笑敏说,准备啥?我们两个男人,身上没有累赘,在平昌河里裸泳,那才无拘无束心地坦然。
  二人出了赵家巷子,直奔河边。河边有三四艘木船,篙、桡早不知去向,仓棚已经坍塌,显然很久没有载货航运,趴窝在那里。上游有渡船正行至河心,几个学生模样在船头站着。
  进了船舱,二人脱了衣裤,翻船下水。白秋说,我们到下面鲤鱼沱去游玩,我仰泳,这是我的独门绝技。王笑敏也跟着仰泳。白秋说,桥楼沟人上街在大路上就看见我们,赤条条的,不好。王笑敏说,大路上看不清楚什么,不考虑那么多。
  白秋说,我可以双手紧挨着大腿,一动不动,就这样漂浮在河面。王笑敏说,上周考试的前一天,我在赵家坝涪江里练了一下午,已经基本掌握要领了。
  两个就并排着,像两条长长的白鲢漂浮在河面上。
  在河里游玩了些时候,似乎白秋听见有人喊叫,翻身搜寻,是李黎在大路边大声喊叫:张国强来了!张国强要到成都去了!他要给我们三个办招待!在民族食店吃牛肉!他喊你们马上回去!
  李黎无意间发现路边大柏树下穿粉红色的确良衬衣的初中同学金楠,顿时满脸笑容:“金楠,看什么看?你的男同学白秋、王笑敏两个在游泳。临渊羡鱼,不,临渊看鱼不如退而结网。我们高中毕业了,成年了,去,跟他们恋起来。”金楠说:“滚你妈的蛋!我上街给爸爸买药路过这里,谁在看什么?”说完转身跑了。
  谁知李黎一句玩笑话竟然成真,几年后这高挑窈窕白净漂亮的金楠,几番爱恋风雨后,居然与白秋结为夫妻。
  白秋、王笑敏上了岸,三人回食店吃饭去了。
  张国强十一点到的政府大院。李黎说中午吃绿豆稀饭,我已经提前熬好了,我准备吃两顿的。张国强说喝稀饭没意思,我到牌坊沟去把秋秋接来,你去喊王笑敏,我们一起吃午饭。李黎说,秋秋还没有回家,在王笑敏家里没走。
  到了食店,白秋说:“昨天才分手,今天又团聚,国强,你又想我们了?你是不是太多情了。”
  张国强说:“没法子的事。爷爷派车来接我,叫我下午到成都。同学、哥们、朋友,我们是五沟铁杆异姓兄弟,兄弟远行,不告别不够情义。”
  张国强言之有理,他们从窑坪场读小学,到县城读高中,一直同班四人形影相随情同手足。
  这白秋最长,五沟镇牌坊沟人,父赐字“明皓”。父白大鹏,自号“展”,曾经读过好几年私塾,粗通文墨。白秋母亲张秋菊、哥哥白梦十几年前大灾荒时亡故,前不久,父亲由大队革委会主任晋升牌坊沟大队支部书记。
  李黎年龄次之。其父·略有残疾,弓背蜂腰,人称“李驼背”。残疾人无绝路,李驼背无力从事体力劳动,却天资聪颖,好读诗书,口齿清亮,也爱拨弄几番机械电器之类,前几年被公社招录为广播站站长。
  张国强最有故事。前年秋天,人们从报纸上看到离别家乡几十年与国强爷爷同名同姓的人物张卓,任大军区副司令员!几经周折,通过与爷爷一起参加红军的叔爷沟通联络,他到了爷爷家。爷爷和年轻奶奶见他高大英俊,举止文雅,甚是疼爱。爷爷奶奶多次叫他到成都读高中,张国强说,我就在平县读,我怕省城里的男男女女欺生,欺侮我这个乡下农村娃。奶奶说,不敢,有你爷爷。张国强说,成都街道多,巷子多,我是路盲,害怕找不着路。奶奶说爷爷每天用车子接送。张国强说成都的人贩子多得很,我怕人贩子把我整死卖我的肾卖我的心脏卖我的肝卖我的肠胃。他奶奶笑了一阵,知道他真心不想在成都读书,她自己也还要上班,大闺女的小孩还在自己这里读幼儿园,也就不再勉强。
  王笑敏年龄最小,家庭是窑坪场小商户,卖些食盐、豆油酸醋之类,白秋爱在他家置放东西,逗留玩耍。
  吉普车师傅已经点好了饭菜。进了食店,穿军装的吉普车司机已经招呼了菜,五人吃了一盘剔骨肉,一盘本味牛肉,一盆粉蒸,一人一大碗牛杂碎汤一碗米饭。
  临走,几人都有说不完的话。
  白秋说:“昨天到今天,我观察了很多思考了很多,农村这几年,人心故我,山河依旧,我们农村娃的前途是什么?这辈子我们的人生轨迹怎样?一切都未可知,真正的未可知!”
  张国强抢过话头:“秋哥的话说到我心口上了,我到了成都,从此我们四弟兄离多聚少,天各一方,鬼知道我们还能不能经常见面?想起这些我就很有些伤感,走了。各自珍重。兄弟些,把握一点,不要轻易恋爱,对女人不要动真情,不要轻易结婚,光棍一个好走路!兄弟们,记着!”
  三人点头应承,送走了张国强,李黎马上要去开广播,也走了。
  李黎刚开了广播室门,公社革委会袁主任就来了。
  李黎说:“袁伯伯,爸爸感冒了,睡在床上起不了床,我来帮他开广播。”
  “睡在床上了?男人得了感冒就不上班?”袁伯伯的唾沫明显需要水分稀释,黏黏的在唇边摇荡。一同进屋的,还有袁伯伯终身引以为荣挥之不去的酒味旱烟味。
  “重感冒。烧得很厉害,袁伯伯。”李黎一面说一面忙着给他的袁伯伯递上一根小黄瓜。那黄瓜是昨天下午摘的,很小,很嫩,有墨绿色的刺和浅浅的沟壑凹凸。
  袁伯伯红红的脸堂一笑起来皱纹蜂拥而至,“我活了四五十年,感冒了,喝一碗酒,出一身汗,就好了!从来没有倒下。”李黎也笑了,他细细看着袁伯伯,有很长的时间没有仔细阅读这张睿智慈祥很有鉴赏价值的脸了。袁伯伯把双手抱着的一摞东西交给李黎:“放进广播室,我马上召开广播会。你娃这黄瓜好吃,新鲜,嫩气,你娃有点懂事,你再给老子烧些开水,把你爸的茶叶多抓些。”啃了几口黄瓜打了饱嗝,袁伯伯接着问:“你娃高中都毕业了?你娃大名叫李啥呢?老子记不起来了。”
  “李黎。”李黎说了姓名。
  袁伯伯向着李黎,又像是自言自语,“李黎,娃呢,今天我要开广播会,我讲的肯定长一些。嗯呢,你就要在这里多热些时间了。你娃这几年在城里念书,有句话叫‘三月不知肉味’,你娃肯定不知道,连续三年大旱,特别是昨年秋天到今年六月底,两百多天的降雨量只有三十几毫米,把我们五沟公社旱惨了!堰塘冬水田没有装上水,小春的小麦油菜豌豆胡豆河沟坝里大减产,山坡地颗粒无收,部分地方人畜饮水都是问题,大春水稻又不能育苗栽插,早玉米种不成,红苕栽不了,棉花播不了种。我们五沟镇山高沟深,蓄水面积大,可以说我们是‘卧在水里闹口干’”,袁主任又打了几个酒饱嗝,喝了些水,“穷则思变!夏天有近两个月的农闲日子,学校放了假,老师学生娃也可以参战,是大搞农田水利建设的最好时机,我们党委革委会讨论了两三次,要全社动员,大搞水利,可是意见很不统一,有人说是‘唯生产力论’思潮回潮,你说洋不洋?恰恰七月一号中央发了《关于抓革命,促生产的通知》,这下好了,有了党中央的撑着,我们就要顺势而为,全面规划,多修水库,修大水库,大打农田水利翻身仗。我们今年先修好张营头沟水库,解决张营头沟和窰坪大队部分生产队生产生活用水,扩大两季田一千五百亩。明年,在你们李二沟搞一个小二型水库。后年整牌坊沟。六年后我们五沟人民公社,各个大队将会旱涝保收,……”
  袁伯伯吃完了黄瓜喝了几口水,又打了一连串饱嗝,屋里乙醇浓度大了许多:“多烧点开水,把你爸的茶叶多放一些。哦,我都跟你说过了。娃呢,我今天中午在张营头大队,喝了一肚子酒,我高兴。曹书记吩咐我,广播会要开好。道理要讲清楚,理论要说透彻,指标要超前,措施要坚决。我,我就要代表党委革委会,把党中央要搞好工农业生产的精神,把目前国际国内有利于抓革命促生产的大好形势,把大搞水利,多修水库,修大水库的有利因素,把五沟公社大打水利翻身仗的意义、目标、措施等讲清楚,讲到位,大讲特讲,讲深讲透讲明白!讲得那些有不同意见的人服服帖帖。老子歪歪理论上说不过,我就不是我!”袁伯伯说的很连贯,酒意朦胧还有长辈的稳重深沉和语言慎密。
  袁伯伯出气很粗,口味很浓,李黎很熟悉那味道,那是苕皮酒味,是他幺爷爷李泽烤出来的。那酒味很特别,红苕皮红苕根和烂红苕的苦味霉臭味夹杂着,隐隐约约有一点点一丝丝甜润。
精彩阅读:
男子凌晨送醉酒女同事回家 进门后看到这一幕被惊呆
菜单 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