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听书 设置 其它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正文:第1章被整

  X省Y市江北市(县级市),夜幕已经拉开,华灯初上,罗庄中学青年教师钟成正在街道上漫步。
  他走到天桥上,看到前面有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不是自己的领导,罗庄中学的王玉屏校长吗?他正蹲在天桥的拐弯处,让一个鹤发童颜的老头算卦。
  钟成正准备上去打招呼,突然听见王校长暴跳如雷地说:“放你妈的狗屁。老子有一个活蹦乱跳的儿子,正读小学呢。怎么会没有儿女?你们这些江湖骗子!一派胡言。”
  说完,气呼呼地走了。
  钟成对看相算卦本来是完全不相信的。听王校长这样说,突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因为这王校长虽说有个儿子,但钟成听人说,王校长是结婚多年才有儿子的,这儿子是别人的种。播种者是镇上的马前镇长。王校长的儿子王锡,长的就和马镇长一模一样,大家对这件事都深信不疑。只有王校长不知道真相。
  钟成想,这算卦的能王校长并没有儿女算出来,可谓铁口神算。
  他决定找这个老头算上一卦,卜算一下自己的前程。
  钟成走了过去,问:“老先生,你的卦准吗?”
  老人捋了捋花白的胡须,笑道:“我自己说我算的准,不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吗?要你说准,才算真的准。像刚才那位同志,戴一辈子绿帽子,一辈子为别人抚养孩子,却蒙在鼓里。我好心提醒他,反遭他唾骂。我算的再准,也是徒然!可悲,可悲!”
  也不知道他是叹王校长可悲,还是为自己白忙活一场可悲。
  钟成问:“老先生,你怎么就敢断定他没有亲生儿女呢?像这种话岂能随便能说?”
  老人道:“我算卦,可不仅仅是为了赚几块零花钱。点醒梦中人,导引迷路者,才是我的真正目的。医生,治疗的是人的身体。我们算卦的,治疗的是人的命运。像刚才这位,命运不济,摊上了一个不守妇道的妻子,我既然算出来了,怎能不点播他一下呢?但是我不能直接点穿,只能说他没有儿子,间接地告诉他真相,这男人啦,最容易毁在女人手里。这个人,如果不尽快离开这个女人,恐怕还有后患。”
  “会有什么后患?”
  老人说:“武大郎知道吗?”
  武大郎的老婆潘金莲红杏出墙,最后毒死了武大郎。难道王校长会成为现代版的武大郎?王校长并没有武大郎那么差劲,王校长的老婆也没有潘金莲的美貌,如果落个武大郎的下场,那就太悲惨了。
  钟成说:“这人,我熟。我想个办法,提醒他一下。也不枉你老这份苦心。”
  老人饶有兴趣地问:‘你准备怎么提醒呢?“
  钟成头脑灵活,马上想了一个主意:“这样,我给他写一封匿名信,并给他些忠告。不就解决问题了吗?“
  老人说:“这也算一个办法吧。”
  这个街头的小插曲很快就被钟成忘记了。
  这几天钟成心里有心事。他虽然是一个老师,但并没有把当一个孩子王作为自己的终身职业。当初因为早恋,致使高考失误,没办法,只能读一个师范专科学校。当老师不过是他的权宜之计罢了。他的理想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做出一番大事业。说穿了,他想从政,当一个好官,当一个大官,当一个能够为国家办实事办大事的官。另外,他还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干出一番事业后,让因为他当了孩子王离他而去的前女友以及前女友他妈后悔。
  想到前女友李倩,他就感到心痛。
  那是个美艳之极的漂亮姑娘,在市卫生局工作,当初两人爱的死去活来,山盟海誓,但最终还是在她父母的反对下,丢下一封绝交书后,和他分手了。
  除了心痛外,钟成还很是后悔,后悔当初有机会的时候没有“拿下”李倩。有一天,两人已经钻进了被窝,钟成已经解除了李倩所有的“武装”,正准备长驱直入进入的时候,李倩突然哀求,要钟成等一等,等到过几天生日的时候,再行此美事,更有意义。并答应用玉手帮他解决问题,作为补偿。钟成为了显示风度,居然在“兵临城下”的时候撤兵了。虽然,李倩的玉手,也让他超级舒爽,但仍觉不足。当时以为,这是迟早的事,没想到煮熟的鸭子居然飞走了。
  可是,怎么才能找到事业的突破口呢?
  他对自己的情况做了一个客观的分析。
  钟成,大专学历,一个普通的中学教师。家境贫寒,典型的农家子弟。亲戚中不但无达官贵人,连芝麻官都没有一个。
  这样的情况意味着,靠父母,靠不着。靠亲戚,没指望。靠努力教书,将来最多能当一名中学校长。即使是当校长,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学校就那么几个,每所学校都只有一个校长,而老师又那么多,当校长的几率也很小。
  唯一的条件就是自己已经吃上了皇粮,是国家的人。具备有改行到行政上工作的基本条件。如果是泥腿子一个,那就绝对没有当官的希望了。
  可是仅仅就这样按部就班地当一名孩子王,无论怎么卖命,也不可能干出宏图伟业。必须剑走偏锋啊!
  一连几天,钟成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以至于忽略了为月底的备课检查做准备。罗庄中学的规矩,每月月底都要检查一个老师的备课。如不能完成任务,每月还要扣二十元的工资。九十年代初,十元钱是几天的生活费。钟成每月的工资也就一百多元。所以老师们对此都很重视,即使平时没有备课,在月底也会猛抄一番,应付检查。反正有现成的备课手册。
  罗庄中学校长王玉屏这次亲自参加了备课检查,他看了钟成的备课本后,脸色凝重起来。他严肃地对钟成说:“钟成老师,你怎么搞的?连课都没有背?那你上课岂不就是在鬼混?”
  钟成辩解说:“怎么会是鬼混呢?王校长,其实你也知道,备课也只是一种形式。大家的所谓备课,也不过是抄抄教案,应付检查而已。我不是没有备课,每次上课前,我都研究过教材,研究过教参,研究过学生,对教学的程序和方法我也做过思考。只不过我没有用书面表达而已。”
  王玉屏对学校里的资深教师从来不敢发脾气,对学校的几个漂亮女教师也经常网开一面。但对这些初出茅庐的年轻人,经常不给好脸色看。他疾言厉色地说:“小钟,你不要为自己狡辩!没有备课就是没有备课。你们这些年轻人,太不负责任了!你这样做对得起人民教师这个光荣称号吗?”
  如此上纲上线,钟成觉得不能接受。钟成说:“王校长,没这么严重吧!不就是少背了几节课吗?怎么就把人民教师的光荣称号都辱没了?”
  王玉屏见他不肯承认错误,不由得大怒。他说:“备课是教师必须做的一项工作,你不备课就是渎职。渎职就要做出严厉处分。你必须对自己所犯错误进行深刻检查。从今天起,你停止担任初二年级班主任兼语文老师,你的工作由王老师担任,你就接替王老师的工作吧!”
  王老师是上学期调来的女教师王惠,虽然年近四十,但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罗庄中学离县城近,老师一贯有富余。所以王老师一直没课带,在文印室打杂。王惠多次提要求要代课。
  王玉屏对王慧老师一直有点“活思想”,经常找机会接近钟惠。有一次,在校长有意无意摸了王慧的玉手之后,王惠乘机提出了不当勤杂工找一门课代的要求。王玉屏“摸人手软”
  就答应了她的要求。王惠要上,就必须有一个任课老师要下。钟成正好撞到枪口上了。王玉屏当然要抓住这个讨好王惠的机会。
  钟成愤愤地说:“不就是打杂吗?有什么了不起!王校长,我们走着瞧!”说完,昂首走出了
  教室。
菜单 下一章
目录 详情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