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仕途兵王>>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1章:入职城管

  昨晚杨国政给叔叔叫到书房里,严肃地教导一番。重点强调两个方面的问题:一个是他的工作机会来之不易,动用了核心关系,要他好好珍惜。二是在工作中要注意一些细节,细节对年轻人说来非常重要,就举例了三月前的那次“不雅照”。之后在细节问题上罗哩罗嗦说了将近一个小时,杨国政心里听一半丢一半,但明白知道叔叔的用意,心中就算不耐烦,脸上也不会表露出不满来。
  翻过两千年这个世纪之交,静水县也随着全国改革的步子,工作岗位似乎一下子就少了,而要就业的人似乎一下子就多起来。就连那些辛苦就读本科的大学生,毕业后都会在家里呆一年两年,才有机会考一考,在考试中争县里每年几十个新增的教师岗位的指标。
  退役回来,在家里呆了将近两个月,早就给憋得要狂暴,幸好每天坚持的晨练能够消耗一部分体能也能缓解一些心理的狂躁。得到可以上班的消息,杨国政从心里笑出声来,不是为职业的好坏,而是不用再这样熬了,自然会很好地珍惜这样的机会。
  今天要上班,心情好,早起刷牙时,就哼起了这年最新流行的歌:
  我爱你
  爱着你
  就象老鼠爱大米
  ……
  虽说对这样的歌词心里很不顺乎,什么“老鼠爱大米”来表达对一个女人的爱意,那不是要表示要将对方吃下去?还是表示爱人只是自己的生理或生存需要?不过,大家都在哼着,杨国政对这一首歌就记住这么几句。另一首今年最新流行的新歌他是比较喜爱的,会在卡拉ok厅里唱:《两只蝴蝶》,很投入地感受着那歌词里描绘的那种生死相恋的意境。
  杨国政还没有恋爱的经历,却不代表就没有恋爱观,也不代表身边就没有女人。
  出门时父亲在背后交待一句什么,杨国政没有听清,但还是应了一句走出巷子去。
  此时还早,叔叔说已经跟那边说好了,只要自己去就会有安排的。杨国政不好挑挑拣拣,具体什么工作做了后再说。
  走到县城主街,离公安局不远,就是县城管办,俗称城管,杨国政也就是在里面上班。进了大门,见一个不算大的院子站着不少的人,此时还早。离平时上班时间都还有半小时,不知道今天会有什么行动,才会这样早就将人聚集起来的。院子里有半边篮球架,很新,让杨国政看着心里多一份喜欢。县里有篮球场的场地不多,国税局、工商局和几所学校外,连县委里也都只有半边球场架子。城管办能够有半个球场,平时能够活动筋骨,心里对这工作也就多一分喜欢。
  人多,就不知道要找谁好。第一次来,看着聚集的人都不像有一个是自己要找的目标,当下也不知道领导是不是在办公室里还没有出来。
  城管办大门处有门卫房,杨国政没有经过门卫直接走大门进来的。此时,从门卫出来一个人,还没走近杨国政他已经察觉到,转过来面对着他。那人过来说,“你是杨国政?”
  “是,我是杨国政,小杨。”杨国政显得很尊敬,“请问您是……”
  “叫我老齐。”老齐见他态度好,脸色也就好,“主任让我等你,说是你会开车,是不是?”
  “会的,”杨国政说,“我有A照呢。”对于开车,杨国政有足够的信心,不论是什么车,开快还是慢都没问题。甚至装甲车、坦克和飞机,玩起来都很熟,不会差于职业的人。叔叔昨晚没有说给自己找到具体工作,不过,叔叔眼里那点自得的笑虽说很浅,却没有躲过杨国政的眼。叔叔知道自己会开车,但却不知道自己那两年经受的魔鬼般特种强训,这些事对谁都不能泄露分毫,但一般的技能表现出来用于谋生,不能算是泄密。
  “好,跟我来吧。”老齐说着转身走向人群里。
  看来今后在城管办里干开车的活了,这样也好,只管将车开好,其他那些杂事不用自己多去理会。城管办里多是临时聘请的职员,在县城里的名声不怎么好,平时虽不关注街坊里的事,杨国政也听说一些。只是,如今工作确实难找,先有一个落脚点,以后会有什么发展,此时想也白想。
  上一台金杯车,挤着坐车里足可坐下近十个人。车很新,估计到城管办还不足十天,走到车边,杨国政多少有些兴奋。有了车,今后稍带着办一些私事就方便了,叔叔虽说也有车,但那车杨国政从没有想过。在公与私之间,叔叔显得很死板,用公车办私事,哪怕自己贴油费都不许。
  心里虽说对叔叔那种做法也是赞同的,可觉得处理这些问题时,要有更多的灵活变通,大方向不能走偏,细节和途径又何必要计较?
  老齐见他沉稳,也就放心,丢出车钥匙来。杨国政用不着看就接在手里,也不急开车门,静等老齐交待话。叔叔说过,新到单位对人对事都要表现出足够的尊重,才能够得到别人的认可。城管办主任是什么级别,杨国政不清楚,但主任肯定在叔叔的手下做过事。自己到城管办来,自然不能丢叔叔的脸,也不能让主任难做人。
  “城管办里有三台车,另两台车是领导驾座,这台车是县里才配下来的,大家伙平时开工用。别的话我就不多说了,年轻人辛苦些,多跑跑,不要让人有什么闲话才好。”
  老齐在单位里是什么领导还不知道,但肯定是领导的,杨国政等他交待这几句话后,说,“请领导放心,我一定好好开车,为办里争光。”这句话本来有些滑稽又不应景,但杨国政说得节奏铿锵,让老齐有了很好的印象。
  “今天你第一天来上班,但今天有大任务,等会也开车去吧。到那边看看,要是比较乱看准了先开车回来,可不要将新车给弄坏了。”老齐又交待一句。
  之后,杨国政知道今天聚集这些人,都是昨天县里就布置了的,要有大行动。城管办是这次行动的主角之一,县公安、消防、各个企业、事业单位都会出动人员,总起来共有几百个干部,都到县城中心的世纪广场去。工作的任务就是将广场改建周边的那些临时搭建的几十家棚子拆掉,将里面的住户全给驱赶离开。
  县里具体怎么部署,老齐也没有细说,杨国政今天的主要是见识见识。打开车门,从车里将前排车门开了让老齐上车,杨国政也就发动。到院子人群边,老齐叫了另外几个人上车,大家对开车的杨国政这个新人也都不注意,老齐也没有做介绍。
  世纪公园位于老县城的边缘,目前只是一个名称,乱糟糟的地方。临水依山,有风雨桥从江流上搭通对岸的国道,本该是一个很好的休闲去处。只是在世纪之初,县里为了将这个原名为西门公园成为小城靓丽景点,扩建三分之一,与擦边而过的江流完全接连起来。
  在运作中,却出现了一些问题。
  县里某领导这一项目中涉及经济问题,翻水落马,使得整个工程搁置下来。过得一年,原本已经签约领取补偿金的十来家人,在那些征收过的地上,又自主搭建了临时住棚,租给从乡村里进城务工的人。
  一开始,县里责成城管办来干预这件事,但城管办却挡不住那些城郊的菜农。菜农们翻出一些文件来,说当初县里征地就是违法的,要征收这样的地做广场他们坚决不同意,哪怕官司打到市里、省里去也都奉陪。
  当年,城郊那一片菜农考出一个在京城里就读的大学生,恰好在当时毕业分配在省委里。那个大学生也不说什么话,但县里却顾忌着,也想留下这样的人脉今后到省里走关系有一条更通畅的路。对城郊菜农们所做也就用敷衍的做法,谁都不肯出面来得罪人。一年半后,西门公园不单是菜农们搭建的临时住所,更有其他的进城务工的人,在公园广场用石块、烂砖头搭建的临时住所近两百户,他们就生活在这一片地域。
  从世纪之初到如今,世纪广场用地给占用一半多,而这里的凌乱、脏污,已经成为县城里的标准贫民窟。当然,里面住着的人不一定都很贫穷,只是临时搭建的这些住所一律都是两米多高的,用石棉瓦或塑料或薄膜覆盖,周围用纸板、薄膜、食品包装盒、木条、竹片等挡风雨,用绳子捆着固定。走近公园区域就闻到恶臭的,这一片卫生自不用说,更不要说其他安全隐患。
  四五年来,这一块所在与国道隔江存在,也就成为县里最为明显的疤痕。而且,情况愈演愈烈不可收拾,县里也为此多次受到市里、甚至省里点名批评。
  杨国政对世纪公园的事情也知道一些,之前在读高中时,曾和同学在公园边的江水里游泳,也是见过的。
  近来这一两个月,倒是不关心这些。
精彩阅读:
男子凌晨送醉酒女同事回家 进门后看到这一幕被惊呆
菜单 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