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设置 其它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书评

正文:第1章厕所的尴尬

  早上张家良蹲在镇政府的厕所里,听到女厕所传来党政办公室副主任胡淑云剧烈的咳嗽声时,才想起今天是党政办主任就职的日子。
  每次新主任就职副主任胡淑云都会在厕所咳嗽的上气不接下气。政府厕所改建时在中间砌了一道三米高的墙,挡住了前来如厕人的视线,却挡不住各种声音,张家良就经常凭着声音尽情想象墙那边的风景。
  "胡姐,你没事吧?"没等说完说完张家良连忙捂住嘴。
  张家良和胡淑云在一个办公室待了两年,胡淑云对张家良很是照顾,张家良也很感激,所以刚才张家良出于关心忘乎所以的出声询问,这一问墙两边的人都很尴尬。
  胡淑云答应不是,不答应也不是,一时竟然连咳嗽也忘记了。心中责怪张家良不分场合,男女隔着墙在厕所里说话聊天,同时下面还有"哗哗"的伴奏声,这成何体统!
  "呃……小张,你……你也来了?"墙那边传来胡淑云支支吾吾的声音。
  "胡姐,我没事了,先出去了!"张家良说完逃也似的窜了出去。
  刚出厕所就一头撞在一团棉花上,抬头就见妇联的办事员王娟双手掐腰气势汹汹的怒视着自己:"往哪撞哪?眼睛不管用呀?"
  张家良嘻嘻笑道:"管用呀,这不就撞对了嘛?"
  王娟气的一跺脚:"你……"说后一头扎进厕所门口没了声音。
  张家良望着女厕门口暗自琢磨:"看着不大为什么弹性这么大?"
  王娟虽只是计生办的办事员,但是人家背靠大树好乘凉,老公是县城城区派出所的所长,相好的先是原镇党委书记,换届后党委书记调走了,新村镇镇长顾明涛继任为王娟的相好,平时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在政府这边横行惯了,谁让人家是常青树,连相好都能不断替换,可见她某方面还是有些能力的,张家良一向看不惯她,也不怕得罪。
  张家良和胡淑云一前一后步入党政办公室,负责党政办文档整理的孙翠斜眼盯着二位开口道:"张哥胡姐,我怎么看你们是一块从厕所出来的。"
  张家良和胡淑云交换了一下眼神,想起刚才厕所的尴尬,一时无语,回到座位上假装忙碌起来。孙翠一看二人的情景有料,刚想开口挖掘,只见党政办的文员王刚急急火火的跑了进来,激动地冲着张家良道:"张哥,咱俩有福了,有福了,这下好了。"
  受到王刚的感染几人也兴奋起来,纷纷问事情的缘由,王刚义正言辞的道:"女士免听,男士,就是我和张哥交流下。张哥,小道消息,今天到任的党政办主任是莲花镇党委书记左建辉的千金左爱爱,大美女呀?十里八乡的大美女,咱哥俩有福了。"说着王刚激动的直跺脚。
  "做-爱-爱?这名字也太前卫了。"张家良的思想一向天马行空,比较污浊。
  "喂喂喂,别污蔑我心中女神的形象。"王刚一脸不高兴的道。
  "那她为什么到咱们新村镇任职?"张家良连忙转移话题。
  "避嫌呗,在莲花镇人家会说走了父亲的后门。"胡淑云猛然插了一句话。
  新村镇、莲花镇和浚水镇是隶属云山县直管的三大乡镇,新村镇是县城扩建时新增的,县城很多人口牵至新村镇,莲花镇和浚水镇其实就是老县城,县城搬迁后划分为莲花镇和浚水镇。张家良就是地地道道的莲花镇人。
  "这可是两年内换的第四个主任了,为什么老是从外面调入,不从咱们办直接任命哪?说起漂亮,胡姐比谁差呀?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人家‘寡妇尖叫,上面有人'。"孙翠愤愤不平的说道。
  只见胡淑云的脸色微微一变,不再说话,党政办一时寂静无声,
  尽管大家对胡淑云的私事都三缄其口,但谁都明白一个事实,胡淑云靠错人了,胡淑云第一年来到新村镇就引起一番轰动,地地道道城市美女,不说倾国倾城也算得上花容月貌,顿时被很多人惦记上了,镇长副镇长都经常打电话到党政办,无非就是叫小胡来送什么文件诸如此类的借口。
  既然身为漂亮女人,又置身官场,注定会成为男人的玩物,成为几位老大角逐的筹码,几经对比,胡淑云投靠了当时极为吃香的副镇长隋超,世事弄人,不久隋超就受到排挤,在调正分工时隋超负责计生、文明办,成了排名靠后的副镇长。党政机关没有那个女人是常青树,胡淑云红火了一阵也就慢慢淡出人们的视线。
  两年前胡淑云被提为党政办副主任,今年三十一岁,党政办的工作上上下下几乎是她一个人在操持,新村镇党政办连续三年被县政府提出特别嘉奖,正主任则总能坐享其成,走马灯似的一茬接着一茬的换,胡淑云却始终得不到提干的机会。
  除了胡淑云,就数张家良是党政办的老人了,看到胡淑云张家良为她觉得可惜,对自己却很知足,自己毕竟是三无产品,能走到这一步已经是祖上烧高香了。所谓三无就是:无钱,自己地地道道的农村孩子;无权,自己向上数三代都是贫农,八竿子的亲戚都是农民;无色,长相普通,大学时差点因为长得没有"特色"而落选学生会主席。
  众人虽然对新主任拭目以待,但很快就开始进入工作状态,张家良则饶有兴致的打开新村镇政府网站,看着这个即将到任的左爱爱主任,对着照片目测了一下:职业装太紧,看不出胸围;脸上有化妆,看不出皮肤,五官倒是很端正,心中不禁对王刚的审美表示怀疑。
  正思考着手机铃声响起,女朋友兰亭刚刚睡醒,打电话问张家良吃饭了没有,想起昨晚尴尬的的一幕,张家良一脸郁闷,自己一大男人被女朋友在整的服服帖帖的,说起兰亭也算是一个怪才,在那方面颇为了得,样样精通,折腾的张家良直到凌晨才罢休。
菜单 下一章
目录 详情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