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听书 设置 其它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正文:第1章笔仙派对

  “又是一个秋天.......“晚上11点的客厅是那样的安静。高窗虚掩,雨疏风骤,纯白色的纱帘摇曳的被吹起,铃铛娃娃也空灵的传递着风的声音。一位清秀的短发女孩在吧台的桌子上飞快的写着日记,她的钢笔也跟着在纸上沙沙作响。
  她叫神淑离。一位刚毕业一年的北漂。长相不算惊艳,但是骨子里透出的那份清冷的气质总是我见犹怜。为了能在这个好不容易休息的周末更早的安眠,她左手疯狂的舞动着那支水蓝色的钢笔,右手略微烦躁的摇晃着手里的那杯自己调制的血红色BloodyMary(血腥玛丽)鸡尾酒,希望给自己更多的多巴胺。
  “我喜欢血腥玛丽的故事......”淑离继续在日志的结尾处写道:“玛丽在我心里是性感的魔女,嗜血,暴力,美艳。她的故事就像用她来命名的鸡尾酒一样,酸甜苦辣,带给人无限的刺激......这样神秘传奇的女子,定有着能够与这世界抗衡的美貌......”
  淑离天马行空的想着,竟然也开心的笑了起来。连喝了三杯带伏特加的鸡尾酒之后,一丝醉意开始在身体里缠绕,淑离起身准备上个厕所然后就睡。她家的厕所比较大,马桶在靠里的角落。淑离摇摇晃晃的走进厕所,可是蹲在马桶上又尿意全无。这时,马桶里传来一声“哗啦啦哗啦啦”的声音,这感觉特别像一个人在小便。
  “可能是上层有人上厕所吧,”淑离没怎么在意,继续坐着。她的眼睛无意中瞟到了镜子上,昏暗的灯光下,镜子映射着对面的墙体,碎花的墙砖上好像隐隐约约看到一些黑色的头发蔓延出来,越来越长。她站起了身子,鬼使神差的盯着镜子一动不动,想看个究竟。时间已经接近午夜的零点,她只能听到自己手表里的嘀嗒声响。一个奇特的想法突然涌出来:“听说午夜里关上灯,对着镜子连说三遍血腥玛丽,就可以把玛丽的恶灵召唤出来,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呢?好奇的淑离决定不如自己来试验一下。她“砰”的一声关上了厕所门,心里竟然咯噔了一下。“啪!”,厕所灯也关掉了,整个厕所里,只有淑离一个人在黑漆漆的房间里安静的站着。
  她上前走了几步,走到镜子前,什么都看不到,可是她分明用身体能感觉到另一个灵体的存在,那呼吸声,比她更重,更粗。她醉意全无,专注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慢慢的,她从窗户透来的一丝月光里看到了朦胧的自己。可是,那脸的轮廓却在慢慢拉长,清新的短发慢慢的生长着,眼睛的瞳孔也越来越大。她自觉的用右手去触摸镜子里的自己,那张脸竟然撒娇似的扬起了一阵微笑。都说酒壮怂人胆,淑离竟然从镜子中的那张笑脸感受到了一丝的温暖。她对着镜子说:“是不是我说三遍你的名字,你就可以出现?”镜子里的那张脸仍然微笑不语。淑离深吸了一口气,准备说出玛丽的名字。可这时候的她好像是鬼压身一般,发不出任何声响。她只能死死的盯着镜子。镜子里,与淑离极度相似的脸开始变的扭曲起来,她的眼睛开始留下血红的泪水,微笑的嘴巴向两边不断的拉长,两颊的肉外翻出来,露出颌骨,好像马上就要从镜子中跳出来吃人!......淑离终于吓得失了三魂六魄,她猛的往后一闪,手碰到了墙上的钉子,被扎的鲜血直流!她怎么摸都摸不到厕所灯的开关,只能连滚带爬的逃了出去。客厅里,一切正常,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从新看了看周围,还是没有动静,所有的一切都是那样的正常。她迅速的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找药箱给自己包扎伤口。此时,娃娃风铃旋转的更快了。
  “Icheatedmyself,likeIknewIwould......”忽然,一阵性感沙哑的女声传来,那是淑离最喜欢的明星,已故女歌手AmyWinehouse的歌曲,淑离把她作为了来电铃声。午夜十二点,这时候来电话确定不是在恶作剧吗?淑离惊魂未定的拿起手机,忐忑的说了一声:“喂?”
  “Happybirthday!”电话那边说完就传来一片欢乐的呼声。淑离猛的想起来今天过零点就是自己的生日了,竟然自己都给忘了。她惊喜的问道:吓死我了,我就听着声音耳熟,你们怎么还不睡啊!
  同事大斌抢过电话说道:“还不是因为要给你过生日啊!跟你说一好消息吧,领导刚发话了,咱们节目因为有重大活动推迟播出一天,明天大家不用盯播出了,全体休假,哈哈!”
  “哇,这么好啊,大家可以一起玩儿了!嘿嘿。”
  “可不是吗,正好赶上你过生日,我们就一起买了蛋糕,今天去你家通宵,怎么样啊!”
  “额,好,你们来吧,我正愁没人陪呢哈哈!”淑离挂了电话,其实她挺困的,但是为了不打扰大家的兴致,加上今天受到的惊吓,还是决定一起度过这个夜晚。
  不一会,门铃就响了,淑离把房门刚打开,就看到一个巨大的蛋糕放在她面前。说实话,在电视台那个勾心斗角的地方,淑离并不觉得自己的人缘很好,不过能在生日的时候过来,她也是心怀感激。她开心的招呼大家坐下来,就去准备小吃酒水。
  小白是淑离玩的最好的女同事,瘦瘦高高的,就是因为老熬夜所以黑眼圈特别大。她跟着淑离一起去厨房准备吃的。
  “诶?大神,你的手指咋回事儿啊!”“哦,我刚才不小心在厕所摔着了,没事,一点儿小伤,哈哈。”
  几个男生一起在客厅吹着气球,有说有笑的布置着气氛。这次来了四个同事,小白,跟淑离一样也是记者,剩下的三个男生,瘦瘦高高白白净净的是刚毕业的摄像师大斌,和淑离是一个学校的校友,大学就混的很熟了。满面油光,又胖又圆的是台里的资深老摄像,绰号肥牛,在从业的十年里,什么大大小小的现场都见过。还有一个比较矮小,戴个小眼镜,说话斯文的的灯光师,姓邓,大家都叫他灯爷。这几个人在台里都不属于什么“圆滑”的人物,因此是非分明的性格自然使得他们聚到了一起。在台里甚至形成了一个小帮派,非常团结。
  “大神,你好了没有啊!我们都饿了!”“诶,马上!”淑离端着一大盘炸好的大虾,鸡排,薯条端了过来,后面是小白端着的各种沙拉。
  “时间仓促,我冰箱里有什么就做什么了哈。”淑离不好意思的笑笑。
  “啥,这不挺好的吗?我就爱吃那些大鱼大肉,特别是油炸的东西,哈哈。”肥牛哥爽朗的笑着。
  淑离又拿出两瓶红酒,几杯下肚之后,大家纷纷开始吐槽起单位的各种囧事了。在电视台那种高压的地方,吐槽真的有助于身体健康。
  “让老子给你拍大雪天,老子就去了,特么我穿着衬衣冻了三个小时,他在里面吹热空调,回来还是我被骂,要不是有一大家子养,老子早就不干了!”肥牛哥连珠炮似的吐槽着,对于一个饱经风霜的老摄像来说,他已经不可避免的患上了严重的肩周炎,扭动脖子都会非常吃力。
  大斌因为刚入职场,并不太了解有多么艰辛。他反而对淑离的八卦很感兴趣。“喂,大神,来说说你在大学时候那些风花雪月的事儿吧,昂!”
  “滚一边儿去,你这个花心大少,我都懒的说你当时祸害多少妹子呢!”
  气氛在慢慢的加热。大家的脸上都泛起微微的红晕。淑离在大家的簇拥下悄悄的许了愿望,她希望妈妈在天国一切安好。完毕,灯爷靠在沙发上问大家:大家现在要休息吗?
  “你行不行啊,老邓,才两点而已,睡个屁啊,我们来玩儿点有意思的吧!”大斌不屑的说道。
  “什么游戏啊!玩桌游?”肥牛说。
  “切,那些弱爆了!玩就玩刺激的,不如来玩笔仙吧!”大斌得意的说道。
  “幼稚不幼稚?”淑离嘟着嘴说。其实她心里还是有些不安存在。
  “你们不会都怕了吧?”“哪有,玩就玩,谁怕谁啊!”
  大斌开心的跳了起来,他把数据线插到客厅的音响上,放起了电影《鬼来电》中的铃声音乐。那声音简单,但每个音符却像是一根根细针一样,诡异的扎进你的每一根神经里。
  大斌从笔筒拿来一只刚削好的铅笔,一张纸,写了几个朝代和数字。
  肥牛识趣的把客厅大灯给关了,诡异的音乐还在打动着每个人的神经。
  “这气氛也太好了!”淑离不禁感叹到。
  大斌用剩下的生日蜡烛点了一根放在桌上,根据笔仙的游戏规则,这灯是续命的。因为凑双不凑单,因此,肥牛,大斌,小白和灯爷作为第一轮参与者开始游戏。四个人坐在桌子的对面。四只手交叉着握着那只铅笔。烛光把每个人的脸映的像一幅油画一般。
  “笔仙笔仙,我是你的今生,你是我的前世,若想与我续缘,请在纸上画圈。”大斌紧闭着眼睛,那只笔开始在原地打圈。肥牛眯着眼睛,憋着的笑容还是让人很容易看的出来。
  “肥牛哥,不许笑!”小白小声的督促着。
  这时,一阵阴风忽然把烛光吹的摇摇曳曳。大斌又重复说道:“笔仙笔仙,我是你的今生,你是我的前世,请问,您已经来了吗“,这时,笔开始在桌子上游走,在”是“的地方画了一个圈。所有的人都看到了,气氛变得紧张起来。
  肥牛的表情开始变的严肃,他的手心开始冒起了汗,两只悬空的手仍在不停的旋转。大斌说:肥牛哥,玩儿个游戏而已,你不用使那么大劲儿吧!
  肥牛:你小子才使劲儿呢,我特么压根儿没动呢。
  小白说:笔仙笔仙,你觉得我今年能不能找到男朋友?
  笔在“是”的地方画了一个圈。小白开心的不得了,还说了一声“谢谢!”大斌在一旁白了一眼,心想这种问题也太小儿科了啊。灯爷又斯文的说道:笔仙,笔仙,我们当中十天之内谁会有好运呢?
  笔慢慢的停了下来,四个人名字一个也没有被画圈。大斌很惊诧,又问道:那笔仙,我们这几个人未来十日是否会有灾祸?
  笔的痕迹开始拉长,挪到五个人的名字前,一个一个的画了起来,大斌,肥牛,邓爷,小白,都被圈入了,到了淑离名字那里,笔停了几秒,好像在思索什么。
  淑离睁大了眼睛,想看看结果。忽然,这笔开始狠狠的穿透纸张,越描越快,把淑离的名字胡乱涂成了黑团!再看看四个人的眼睛,这时也变的呆滞起来,中间的灯光打在他们的头上,竟然隐约透出了一种暗蓝的光晕。笔慢慢的回到了纸张的正中间,突然又不动了。
  整个屋子变的安静起来,四个人像木头一样一动不动,好像和笔一样静止了下来。淑离紧张的看着他们,好像不在一个空间和时间,她试探着叫着他们的名字,但似乎是隔着一层很厚的玻璃,根本发不出声音来。这感觉就像是鬼压床一般的无助。她只感觉从头顶到脚趾间一股酥麻的感觉袭遍全身,又有一股力量像疯长的水草一样将她越缠越紧,直到无法喘息......她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去!可是求生的欲望又让她努力的保持清醒的意识,她的双眼突然像灼烧起一般的痛苦,几秒之后那团邪火又顺着左臂的血管流入掌心,慢慢转化成了一条条黑色的纹路......淑离还没看清楚,就痛的晕厥了过去。
菜单 下一章
目录 详情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