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设置 其它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书评

1、春日偶遇

    春天来了,莺飞草长,万物复苏,男人女人的心思都开始活络了。
    然而这个明媚的春天对秦风来说更像是一场灾难,料峭的春风让他万念俱灰。
    从民政局扯了离婚证出来,铺天盖地的阳光扑面而来,秦风长长吐出一口浊气。扭头看了一眼身边一脸冰渣子的女人,心想,从今往后这个女人就算是前妻了,同路变陌路原来也仅仅是一张纸的距离。
    前妻苏菲冷眼白了一眼秦风,冷哼一声,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走的是那么决绝,不带一丝留恋,那绝然离去的背影仿佛一只骄傲的母鸡。
    去他娘的,秦风心中暗骂:该死鸟朝天,以后就各人顾各人呗。
    走在银城四月的春风里,秦风心如死灰,这世上的人翻脸比脱裤子还快,自己这两年混得不如意,走到哪遭到的都是冷眼,连婚姻都受到牵连,老婆在自己最失意的时候提出了离婚。原本秦风妄想挽留的,可面对一个变了心的女人,再多的努力都是枉然,索性成全她吧。
    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敞篷轿车开了过来,这种高档轿车在银城这个小城十分的惹眼,街道上的人不由自主被吸引了目光,看着靓丽的轿车里坐着一名戴大墨镜的年轻女人,女人的波浪卷发被风轻轻吹起,显得十分的飘逸。
    昨夜下过一场春雨,小城的路面上还积了不少雨水,玛莎拉蒂开到秦风身边时溅起一股泥水,飞溅到秦风身上和脸上。
    原本心情就低落的秦风一阵恼怒,他奶奶个球,失意的人走到哪都倒霉,开辆破车牛逼什么,秦风勃然大怒,破口大骂:“开车没长眼啊,开那么快你就不怕一头撞死!”
    玛莎拉蒂停了下来,车上的女人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歉意地说道:“对不起啊,溅你一身泥,真是不好意思,要不我赔你一件衣服吧。”
    女人的态度不错,而且不仅穿着时髦洋气,而且长得看起来还挺漂亮,身材也蛮不错,秦风忽然发现一肚子怒火找不到了目标,摆摆手淡淡地说:“没事,你开车注意点就是了,溅到别人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秦风转身想走,没想到女人忽然喊了一嗓子,“哎,你等等。”
    秦风转过身,诧异地看着女人,搞不懂她做错事怎么还没完没了啦,满脸的狐疑和不解。
    “哎,你真不认识我啦?”女人忽然笑眯眯地看着秦风说道,脸上的笑容十分亲切自然,隐隐似乎有几分熟悉的气息。
    秦风满腹狐疑地看着女人,瞪大了眼睛问道:“你认识我?你是……”
    女人笑眯眯摘下墨镜,嫣然一笑,露出两排整齐洁白的贝齿,给人一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明媚,说道:“再好好想想,你不会真的把老同学给忘了吧?”
    看着眼前这个有着阳光般笑容的女人,秦风猛然想起来了,记忆的阀门洪水般打开,失声说道:“余昔,你是余昔!?真的是你吗,我该不会是在做梦吧?”
    “哈哈哈……”女人满意地大笑起来,一脸阳光明媚地说道:“没错,就是我了。七八年不见了,没想到这么巧,在这里能碰到你。”
    “是啊是啊,我也完全没想到。”秦风兴奋异常地说道,心情忽然大好,惊疑地问道:“奇怪,你怎么会出现在银城,八年前你不是举家去了省城吗?这次回来是有什么事吗?”
    “没事我就不能来银城一日游吗,呵呵。”余昔笑呵呵地说道:“怎么,你就打算站在大街上跟我聊,不请我去你家里坐坐?”
    秦风连忙说道:“不好意思,你看我一高兴什么都忘了。我家里太乱,不方便招待客人,要不我们去找个咖啡店坐坐?”
    “也行吧。”余昔不置可否地说道,看着秦风的眼神变得复杂起来,搞得秦风都有点难为情。
    ……
    雕刻时光咖啡店,这里算是银城这个山中小城最上档次的地方了,但生意却不怎么好,平时客人不多,一杯咖啡就上百块,在银城这种小地方没多少人真正能消费得起,秦风也是咬紧牙关带余昔来的。越不如意的人越敏感,生怕被人轻视。
    余昔用勺子轻轻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一脸玩味地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神情显得有几分拘谨的秦风,脸上始终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搞得秦风更加的心虚。
    从余昔开的玛莎拉蒂跑车,以及身穿的穿着气质,秦风就知道对方混得肯定很好,而如今自己如此落魄,就显得越发的寒酸,说话都要小心翼翼,心虚的手心都在冒汗,不自信的人就是这样。
    “这些年,你过得好吗?”秦风轻声问道,说话十分的小心。
    “嗯,还行吧。”余昔无所谓地说道,端起咖啡抿了一口,微微蹩眉,看起来这家店的咖啡不太对她的口味。
    说完这句话,秦风就不知道说什么了,掏出烟盒想抽一根烟缓解紧张情绪,可看到坐在对面的余昔,迟疑一下,又把烟放回了烟盒。
    余昔笑了笑,说道:“没事,想抽就抽吧。”
    秦风硬着头皮点燃一根烟,抽了一口后感觉情绪总算缓和了许多,抬头看了眼长得如花似玉的余昔,心中暗想,对面这个女人还是我当年认识的那个女孩子吗?
    想当年,自己可是银城一中的风云人物,余昔似乎对自己有那么点意思,可当时自己眼高于顶,一门心思想考名牌大学,对许多爱慕追求他的女生视若无睹。如今时过境迁,当年许多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如今成了一坨狗屎,哎,想到这里,秦风不由叹了口气。
    “听说你现在银城一中当副教导主任,干得怎么样,还顺心吧?”余昔冷不丁地问了一句,但这句随意的问话却把秦风吓了一跳。余昔刚回银城,两人也是第一次见面,可她怎么什么都知道,难道自己离婚的事她也已经知道了。
    秦风模棱两可地回答道:“还行吧,嗨,反正都是混日子,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混日子!?”余昔皱了皱眉头,明显满脸地失望之色,说道:“可不像你说的话呀,我记得你当年可是志向远大,有远大的报复,怎么这才大学毕业几年时间就消沉成这样了。”
菜单 下一章
目录 详情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