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听书 设置 其它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正文:第1章可怜的张五

  如今布城上喵星人数量众多,繁殖速度惊人,泛滥成灾。每当夜深人静之时,君在熟眠,忽闻室外猫声大作,吵得你恨不得在地上打滚,甚至提棍出屋,要找那猫儿拚斗。可你是猫儿的对手吗?你就算气破了肚子,也无法阻止那句句入耳的猫声!
  张五就是活脱脱一个混蛋!布城上最大的一个混蛋!张五也是深夜猫声的受害者,但他竟然采取了极端的做法,置灵猫于死地!
  一天晚上,张五打工回到宿舍。此时正值寒冬腊月,因为快过年了,工地上的很多工人都回家了。张五因为是光棍一条,感到过年回家没劲,就选择了在打工的城市过年,所以就窝在小区的宿舍里不走。
  张五的宿舍离工地不远,只有二里多路。所在小区叫做磨光小区,一共有三十六幢楼,每幢高度不一,显得参差不齐。原因在于磨光小区并不是一次性建成的,这个小区建成,足足花了二十八年!
  这就奇怪了,为啥建个小区,也就几十幢楼,要花二十八年啊?这时间也太长了吧!唉,怪只怪刚刚建这小区时,这小城的第一任市长太贪了,太黑了!
  这第一任市长姓李,名大二,名字倒很亲民的,可李市长的做派实在让人恶心!李大二刚刚来到这座叫做布城的小城上班,看到了令人眼花缭乱的各种布匹,这脑袋瓜子就转开了。
  李大二发布了就任布城市长后的第一道命令:所有售卖布匹的商家,售价必须降一半,但税收却要增一倍。原因很简单,这样做可以吸引外资,让外国公司、海外侨民加大对布城的投资,让布城迅速走上经济快车道。
  大拆大建才能大发展,李大二新官上任三把火,用行政命令硬是拆了布城无数的店铺,特别是布店,是重灾区。有着数百年传统的布店关门歇业了,小巧景致的布屋不见了,随之而来的,是一幢幢有现代气息的高楼大厦拔地而起!
  安得广厦千万间,优先让给投资人。李大二真会圈钱,随着一个个小区的建成,许多投资商、承包商的钱流水一般地到了李市长的存折里......
  但好景不长,数百位访民的检举揭发,让李市长栽倒在地,他被削职为民,接着开始有期徒刑十五年的生涯......
  后任市长前腐后继,继续大搞土木工程,批准的建筑项目,楼层比原来的还高还大。不到一年,新任市长又落马了......
  就这样,这二十八年里,先后有八位市长因贪污腐化落马。与此相映的,很多小区的楼房盖得千奇百怪,造型各异。有的地段房子拆了再盖,盖了再拆......
  张五到布城打工正好二十八年,也就是说,李大二来布城就任市长时,张五就在布城当建筑工人了。尽管张五兢兢业业做他的泥水匠,一块砖一块砖地砌在墙上。这二十八年,张五记不清跑了多少工地了,记不清盖了多少幢楼房了。背井离乡、含辛茹苦的他,这二十八年的泥匠生涯,竟然只能填饱肚子!
  二十八年前,张五二十岁,如今已是四十八岁的人了!这二十八年间,张五也和不下二十个女人谈过恋爱,可是因为他嘴笨,人长得又黑又矮,左脸上又有十几颗麻子,竟然没有一个女人愿意嫁给他!
  其实原因并不仅仅是外貌问题。最主要的问题还是经济问题。张五这二十八年打工所得,如果加起来,也算一笔不菲的数字。可老天喜欢作弄人,张五勤勤恳恳挣的钱,竟然有一半多被老板克扣了!
  张五先后跟的十几个建筑老板长得其实不比张五俊,个个脑满肠肥,说话粗声粗气,一看就是大老粗。因为张五性格内向,沉默寡言,不少工人喜欢找他的碴儿,在他身上寻乐子。这事当然被老板知道了,于是,脏的累的活让张五干,发工钱时,总是找各种借口拖欠。
  屋漏偏逢连绵雨,张五二十八岁时,和一个长相端庄的姑娘谈起了恋爱。那位姑娘在工地上煮饭,见张五老实本分,就喜欢上了他。可恰恰就在张五要为那位姑娘买项链、戒指、手镯时,张五的父亲患了肝癌!老家的亲人一连来了几十只电话,张五无奈,只得携带订亲款,坐火车回了老家。
  张五现在还清晰地记得,就在回老家前的傍晚,在布城伤心的站台上,那位姓钱的姑娘泪眼朦胧,捧着他的脸,不止地啜泣......
  男儿轻易不弹泪,只因未到伤心处,那一刻,张五这位铁汉子,当着钱姑娘的面,大声地哭了......
  这对男女的哭声穿过站台,在车站一隅回荡,引得不少旅客、工作人员引颈张望。这大概是张五恋爱故事里最精彩的一幕了。
  张五回到老家后,就进了悲惨世界。望着奄奄一息的老父,张五泪眼滂沱,四处奔走,求医问药。为了替老父治病,张五不惜倾家荡产。
  张五只有兄妹三人,他的一个亲哥哥,比他大三岁,但只活了十三岁。因为张五的亲哥哥在一次放学外出割猪草时,不慎从半山腰摔下来,活活跌死了!
  张五有一个妹妹,比他xiao三岁,因为家贫,从小就送给邻村的一户人家当了童养媳。张五的母亲更命苦,生下张五妹妹一年后就患了肺癌过世了。这是那个小山沟里特命苦的一家。张五总算把老父送到了家乡的县级医院,前后治疗了五十多天,但张父最终肝肾衰竭,撒手人寰。张五努力的结果,是人财二空。
  当张五背着行囊再次前往布城打工时,他欠下了一大笔的债。自然,钱姑娘不可能嫁给一个没有父母的穷光蛋。
  现在,这世上,对张五最好的,就是他的妹妹张兰了。张兰因为是童养媳的身份,经常遭到家庭暴力,为了替老父治疗,张兰经常背着药篓子上山采草药。一次,张兰快爬到山头时,脚下一滑,滚了下去......
  幸亏张兰命大,摔到一棵古松上,这才捡回了一条性命。但她的右腿却骨折了。真是祸不单行,张五捧着张兰的脸,泪水下:"兰妹,你一定要ting住,我明天就到布城去打工,挣到钱为你治腿伤。"
  张兰二眼红肿,紧紧抓住张五的手:"二哥,我家五口人,如今只剩下你我二口了。你不要外出打工了,就在老家搞搞养殖,盖二间新房,讨个本地媳妇,这样不是好吗?二哥,你就听我的话吧!"
  张五听了,梗着脖子:"不,我一定要外出打工,因为只有打工才能增加收入,城里的钱好挣!"
  兄妹俩抱头哭成一团。结果张兰拗不过张五,只得望着二哥离开了小山沟......
  如今张五蜗居磨光小区的一间普通楼房,此楼是三十六幢楼里设备最差的一幢楼房,是一号楼,就是李大二上任时下令盖的。
  张五被群猫吵醒后,眼前不断晃动张兰的身影,他想今年不回家过年了,张兰会怎样想?张兰肯定很痛苦的!
  可张五有难言之隐!因为老板只发了今年第一季的工钱,其它三季度的工钱,说是过了年发。因为经济形势持续低迷,房价不断下降,工价越来越低......
  张五现在发愁的,倒不是自己的婚姻问题,而是张兰的腿疾。兰妹,你的右腿还疼吗?二哥在布城过年,兰妹,你一定要吃好睡好。
  兰妹的儿子今年读高三,学习成绩不错,我要在过年后拿到工钱,回老家为外甥买营养品。只有吃好了,身体才能强壮,才能承受高强度的学习任务,考上一个好大学。上了好大学,就会有好工作了,就不会像我这样一块砖一块砖砌墙了。
  张五浮想联翩,他似乎忘记了今天晚饭时,只喝了一碗稀粥,很冷的粥。因为小区突然停电,他只得生了煤炉子,搞了老半天,才生起了一小团火。忙了半个多小时,因为屋外的一阵寒风,把炉火吹熄了。这粥,煮了个半熟,很快就凉了。
  捧着粥碗,张五心里祈祷着:兰妹,二哥很快回来的。老板说,过了正月十五就发工钱。工钱,工钱,你何时发啊?
  张五寻思,二腿肯定追不上那些烦人的猫儿,也就不可能制止那揪心的猫声。应该想个办法,制止猫声!我张五命苦,在工地被老板扣工钱,被工友作为笑料。在老家,因为没有讨到媳妇,遭人歧视。他娘的,越穷越要穷,寒冷发西风!
  张五心里骂着,想想自己的身世,自己的经历,真是不堪回首月明中!可张五身上并没有多少文艺细胞,根本不懂什么李煜的《虞美人》。他心里涌动的,只是那股乡愁,那个令他牵肠挂肚的兰妹。
  记得一位名人说过这么一句话:在我看来,天伦团聚与农家之乐,远远胜于世俗荣华。
  现在张五的心,就印在这句话上。谁不想回家过年?张五也想回家过年,可因为兜里没钱,他迈不开步。因为他要为张兰治腿伤,为外甥买营养品。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菜单 下一章
目录 详情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