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对手>>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22、喝爱尔兰咖啡的心境

  杨军就和郭静上了车,杨军的座驾是一辆黑色的奔驰,阔大的车身显得沉稳气派,倒是很适合杨军商人的身份。杨军放下车窗,夫妻二人跟傅华挥手告别,开走了。
  赵婷开一辆miniCooper,时尚小巧,傅华知道这款宝马旗下的小车并不便宜,最低也要三十多万,是城市潮流一族的宠物。看来这赵婷的家世背景也不差啊。
  赵婷把车停在了傅华身边,问道:“你怎么走,要不要我送你?”
  傅华笑了:“你这小车我要坐进去,大概先要把脑袋砍掉一块才行。”
  赵婷呵呵笑了:“你长那么高干嘛。”
  傅华笑笑:“这也由不得我,好了,我开车来的,你先走吧。”
  赵婷说:“那我先走了,改天找你玩去哈,拜。”
  傅华看着赵婷开走了,暗自摇了摇头,心说这个女子还真是有趣,自己一个破办事处有什么好玩的。
  傅华上了车,就开上了王府井大街,他要赶回驻京办。
  夜开始静了,在车里悠扬的音乐声中,傅华脑海里浮现出他来北京这段时间发生大大小小的事情,有辛苦,也有收获,时间虽短,却充满了传奇色彩,让傅华目眩神迷。北京到底是皇城根儿,它带给傅华的新鲜和刺激,不是枯燥地像一潭死水一样的海川可以相提并论的。
  枯燥是傅华选择离开海川的重要原因之一,他给曲炜做秘书的那些日子,基本上算是一个被程序化的机器人,每天都在重复着前一天所做的事情,生命和激情就这样在不断地重复再重复中被消耗。
  这让傅华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如果不是有母亲的牵绊,他早就会选择逃离了。
  人活这一辈子,决不是为了机械的重复和繁衍,而是要在这时代的年轮上刻下自己的印记。傅华自小就认为自己绝不是庸庸之辈,他想要站在北京这更广阔的天地上做出一番自己的作为。
  北京这里是全中国的心脏,这里有高不可攀的高官,这里有富可敌国的富豪,这里有倾国倾城的美女,这里有举凡一个野心勃勃的男人所渴望的得到的一切。更重要的是,这里充满了可以建功立业的一切质素和机会,是每一个自认不凡的男人都想来发展的地方。
  想到了美女,傅华眼前浮现出了仙境的孙莹的倩影,自广州联系过那一次,一晃快两个月过去了,傅华由于忙于跟融宏公司的投资谈判,便把这头给撂下了,也不知道孙莹现在怎么样了。
  人和人之间的相处有时是需要时常往来的,只有时常往来,两人之间有一定的熟悉感,关系才会变得亲密。现在将近两个月都没联系,两人之间的热度已经降了下来,傅华倒不好再重启和孙莹两人之间的往来了。
  想想也是好笑,自己为什么会牵挂孙莹呢?难道男女之间有了肌肤之亲,心理上就会建立起一定的联系吗?不知道孙莹对这段关系是怎么定位的,不过似乎孙莹还是很在乎的,不然她也不会为了在飞机上不理自己一再解释。
  飞机上!傅华脑海里闪过当时孙莹靠在那个男人肩上的影像,心里不由惊叫了起来,他明白为什么杨军会觉得跟自己似曾相识了,他们确实见过,当时孙莹依靠的那个三十多岁、浑身贵气的男子就是杨军!因为当时杨军和傅华关注的目标都是孙莹,所以对对方并没有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
  这个发现让傅华心中十分恼火,杨军怎么能这样呢?他已经拥有了郭静这么好的女人,为什么还在外面沾花惹草呢?
  傅华有些冲动地拿出了手机,他想把这个发现告诉郭静,他不想让郭静受到杨军的伤害。
  拨了几个号码之后,傅华开始冷静了下来,自己这么做好吗?郭静知道了这件事情会是什么反应呢?她肯定不会高兴的。
  这世界上大概自己这个旧情人是最不适合告知郭静这个情况的人吧?郭静会不会认为自己是在嘲讽她的错误选择呢?
  再说自己脑海里只是有着一幅比较模糊的影像,是不是可以就确定那个男人就是杨军呢?这还真不好说。
  还是先向孙莹确认一下再说吧,如果确实是杨军,那就想办法侧面提醒一下郭静,让她多管束一下杨军的行为。
  傅华找出了孙莹的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被接通了,孙莹笑着说:“是傅总啊,怎么突然想起小女子我来了呢?”
  傅华说:“是这样,孙莹,我想问你一件事情。”
  孙莹说:“哦,有事就想起我来,没事就把我忘记在脑后了是吧?”
  傅华笑笑,说:“没有了,我怎么会。”
  孙莹说:“你不是说从广州回来就跟我联系吗?这多长时间了?快两个月了吧?你不是有事又怎么会打电话给我?”
  一连串的质问让傅华有些招架不住,便说:“你误会了,你听我解释。”
  孙莹淡淡地说:“算了,你不用解释了,说吧,你要问什么。”
  孙莹这样说,反而让傅华觉得不解释不好,再说在电话上问孙莹陪什么男人去广州的事情也不合适,就说:“这个电话上说不太好,你在哪里,方便跟我见个面吗?”
  孙莹说:“还挺神秘的,好吧,你来吧,我在什刹海的左岸。”
  “左岸是什么?”傅华对北京的地皮儿并不熟悉,因此问道。
  “左岸都不知道?站在河中,面向下游,你的左边就是左岸。”
  “好了,别开玩笑了,我问左岸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怎么走?”
  “你真的不知道左岸?”
  “好了,我承认我是乡下来的老土,左岸到底是什么?”
  “酒吧啊,就在什刹海,不过你没来过可能还真不好找。”
  “是酒吧就好了,我到了什刹海慢慢找。”
  “我跟你说啊,你从银锭桥旁刻着“银锭观山”的大石头向西,沿湖边走下去,直到你认为前面不会再有酒吧的时候,“左岸”就快到了。”
  “好吧。”
  傅华沿路打听着,好不容易才找了了左岸。
  “左岸”门前有个院子,正对前海湖心的小岛,小院用铁栅栏围成。院里摆放了露天的座位,周围种着竹子,大理石碎片铺地,收拾得一尘不染,院子里一棵粗大的古树枝叶繁茂,顿时给人一种清爽的感觉。
  走进竹林掩映的小院,迎面是一个通透、敞亮的大房间。青花瓷缸里的红色金鱼在缓慢地游走,老式英文打字机沉默着,烛影摇曳,白色的百合静静地怒放,Richie低声地吟唱着“SayYou,SayMe”……
  傅华几乎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这里有着静若处子的淡定,跟外面喧嚣的尘世恍若两个空间,透着一种浪漫气息,透着一股怀旧的气氛,这里实在不像酒吧,更像是一间书房。傅华几乎马上能够就喜欢上了这里,他觉得找寻的辛苦没有白费。
  孙莹看到了傅华,招手让他过去,坐到了她对面宽大的竹椅上,笑着说,这里的环境好优雅。
  孙莹淡淡地一笑,你喝点什么?
  这淡淡一笑中透着一丝慵懒,一丝颓废,一丝美丽的柔弱,在这充满了怀旧气氛的酒吧里,在摇曳的烛影里,让傅华感到了一种入骨的媚态,禁不住有些心旌神摇,心说这孙莹不愧是仙境夜总会的四大头牌之一,媚惑这个词大概就是形容她的吧。
  傅华镇定了一下心神,指了指孙莹面前的高脚杯:“你喝的是什么?”
  孙莹笑笑:“爱尔兰咖啡。”
  傅华愣了一下,他还是第一次看到用高脚杯喝的咖啡,就笑笑说:“那我也来一杯吧。”
  孙莹轻轻摇了摇头:“你应该不适合喝这种咖啡的。”
  傅华笑了:“为什么?”
  孙莹说:“喝这种咖啡是需要一种心境的,你没有,所以你喝不到这种咖啡的精髓。”
  傅华说:“什么心境啊?”
  孙莹说:“这里面是有一个很长的故事的,不过我现在没有心情给你说。”
  傅华也看出了孙莹心境不佳,也就不追问下去,说:“那你帮我推荐一款饮料吧,我第一次来,也不知道该喝什么。”
  孙莹说:“算了,我也不知道你该喝什么,随便吧,你不是有事情要问我吗,赶紧问,问完走人。”
  “那我就来一杯爱尔兰咖啡吧,我倒想看看这里面有什么心境。”傅华说。
  孙莹不知可否的笑笑,服务员拿着单子离开了。
  傅华说:“因为在海川市有些公事要处理,我就从广州去了海川市,没想到事情很罗嗦,一直忙了一个多月,这几天刚回北京,所以一直也没跟你联系。”
  孙莹脸上有了笑容,看着傅华说:“你有必要跟我解释吗?”
  傅华说:“有必要的,我们是朋友,我不想你误会我。”
  孙莹歪着头打量着傅华,问:“有个问题我一直很困惑,你是知道我是做什么的,你又不想得到我的身体,你对我这么好,究竟想要干吗?”
  傅华说:“人与人交往,难道一定要从对方那得到什么吗?”
  孙莹笑了笑说:“难道不是吗?”
  傅华摇了摇头,说:“你如果是这么定义朋友的,那我们就不要往来了。”
  孙莹冷笑了一声说:“你以为我稀罕。”
精彩阅读:
男子凌晨送醉酒女同事回家 进门后看到这一幕被惊呆
菜单 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