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听书 设置 其它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正文:第1章:被女上司打压

  青阳市水利局科员李睿年仅二十六岁就当上了副科级干部,在当地算是个年少得志的官场新进。可最近两年来他的仕途之路并不顺利。原来,一直提携他的老上司退休了,而新来的女上司又对他各种打压,眼看着升职无望,很多后来的同事都超了上来,心里很着急。
  现在,他坐在酒桌旁,喝着五十六度的老白干,醉意渐浓,酒入愁肠愁更愁,想到自己的可悲处境,心里暗暗不爽,那个女人凭什么骑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自己却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自己跟她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让她三百六十天如一日的将自己当奴隶一样使唤喝骂?是害死她老爸了,还是抢了她老公了?
  这么想着,他下意识瞥了一眼坐在主位上的顶头女上司、水利局防汛办主任袁晶晶,心中恶狠狠的想着:“兔子急了还咬人呢,真把我逼急了,跟你同归于尽!”
  袁晶晶似乎感受到他的恶毒目光,从与别人的笑语声中抽出空来,回敬了他一个高傲而又凌厉的眼神。
  这个眼神吓得李睿噤若寒蝉,酒醒了大半,忙垂下眼皮假作喝酒,心说这贱人喝了那么多酒居然还能保持霸道本色,看来自己注定被她吃得死死的。想到这,暗里长叹一声,唉,自己得罪谁不好,怎么偏偏得罪了这个女魔头呢?
  提起袁晶晶,那可是青阳市水利局公认的局花,年轻貌美,体态婀娜,会穿衣会打扮,上下班都会开着一辆红色甲壳虫招摇过市。这样一个妖娆妩媚、富贵逼人的极品美女,几乎成了市局所有男人的梦中女神。可以这么说,是个男人,只要见过她一面,就想把她追到手。李睿也曾对她怀有不切实际的想法,还曾觉得,她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自己凭着英朗的外表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哪知道阴差阳错,办公室恋情没搞出来,反而变成了她的死敌。
  李睿记得自己跟她结怨的经过,一共两次。
  第一次是袁晶晶调到水利局任防汛办(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主任成为他顶头上司后的某天,他跟局里两个关系不错的同事在楼梯间里抽烟,不知怎么的就说起了她。男人凑到一起说起某个女人,尤其是美女,话题自然很不正经。其中一个说,她年纪轻轻能当上防汛办主任,完全因为她是现任局长张建设的情儿,没看她整天往局长办公室跑?另外一个说,你那是扯淡,真正的内幕是,她是市公安局局长冯卫东的女人,我亲眼见过冯卫东送她来上班。
  当时因为袁晶晶的突然空降,阻碍了李睿升为实职副科,他心中有些不爽,就跟着发了一句牢骚,说,她长的就是小三儿的样儿。话音刚落,就见袁晶晶沉着一张俏脸从上层楼梯转了下来。她没看另外两人,冷飕飕的目光在李睿脸上打了个转就走了。从那天以后,李睿就成了防汛办的业务骨干,苦活累活脏活重活全由他一个人包了圆。李睿当然知道袁晶晶是在报复自己,可没办法,谁叫自己说错了话呢,只能认了。
  第二次他犯的错则更过分了。水利局去年年终前在市里唯一的五星级酒店“盛景大酒店”举办年会,包了个大宴会厅。李睿不会跳舞也不爱唱歌,吃了些自助餐之后就坐在沙发上喝饮料。这时袁晶晶忽然坐到了他对面吧台的高脚椅上侧坐品酒。她是那次年会的女主持人,穿得特别迷人,上身是深V型的白色雪纺衫,下边是条黑色一步短裙,修长的大腿就那么露在外面,不着丝袜。
  当时袁晶晶的坐姿不太雅观,两腿在高脚椅上分开了一定的角度。李睿有次抬头,无意间正好看到这幕不雅,说来怎么那么巧,他刚看了一眼,还没来得及避嫌转头,袁晶晶就发现了他的视线,她低头看了看,很自然就误会了他,虽然没当场发作,但自那天以后,李睿就彻底变成了她的眼中钉肉中刺。袁晶晶利用权力给他各种小鞋穿,轻则怒骂申斥,重则令他写检讨书,各种晋升的推荐选拔也将他排除在外。别说升迁无望,在办公室的地位也是一落千丈。
  想起往事,李睿唏嘘不已,如果当初自己没说那句不该说的话、没看那个看了也白看的地方,就算现在跟袁晶晶产生不了办公室恋情,起码做个堂堂正正、有尊严的副主任科员还是可以的吧?这倒好,晋升无望,天天被她当驴一样的肆意斥骂使唤,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唉,好吧,就当自己上辈子买了她当丫鬟没给钱,这辈子还债给她好了。
  酒席终于结束,李睿起身就想回房睡觉,袁晶晶却叫住了他。
  “李睿,你把这些防汛信息报告拿到我房里去。”
  袁晶晶一向是个能喝敢喝的女人,此时已经有几分醉意,平日里颐指气使的口吻此时显得轻飘飘的。
  李睿早就留意到那些资料,一共十来页的A4纸,捏在手里还不如一个打火机重,她袁晶晶回房休息的时候完全可以顺手拿回去。可就算这种小事她也不会放过,而是顺手拿来当做惩罚自己的一个机会。
  李睿不情不愿的拿过那份报告,迈步就走,出了包间没走几步,后面又传来袁晶晶怒斥的声音:“跑什么跑?”李睿愕然,回头望去,委屈的道:“我没跑啊。”袁晶晶臻首高抬,如同白天鹅一般高傲的走过来,脸色不善的瞧着他,鄙夷的道:“房间钥匙还在我这里,你跑回去又能开得了门?都多大的人了,办事还是这么慌里慌张、毛手毛脚,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在局里混下去的?哼,真是人头猪脑。”
  在机关待过的人都知道,不论是上下级还是平级关系,哪怕彼此之间矛盾再深,也不会轻易在表面上露出来,平时都是和和气气好同志的模样,背地里才会给小鞋捅刀子。像袁晶晶这样当面辱骂李睿,可想而知,两人之间的龌龊深厚到了何种地步。
  李睿恨得牙痒痒,却也没法反驳,心想,这贱人叫住自己斥骂一顿,无非是想摆领导派头,要走在前面,那自己就满足她,于是闷声不响的闪到一边。
  袁晶晶这才满意,跟后面送出来的人们一一招呼话别,迈步当先走去。李睿如同一个听候使唤的小厮,垂着头弯着腰,跟在她后面,亦步亦趋走向客房区。
  这是七月的天,袁晶晶穿着一袭杏黄色短裙。这裙子面料又薄又软,极富弹性,裹在她的身子上,越发衬得她曲线玲珑。李睿跟在她身后,目光盯在她身上,心里暗想,要是能拥有这样一个老婆,这辈子给她踩着也认了。
  来到客房区门口上台阶的时候,袁晶晶或许因为喝多了酒,居然踩了个空,一下子扑倒在台阶上,摔得要多狼狈有多狼狈。跟在她后面的李睿看到这一画面,立时幸灾乐祸的笑出来。还好他有分寸没笑出声,要不然袁晶晶很可能会迁怒到他身上。
  袁晶晶这下摔得不轻,捂着左小腿“哎哟……啊……”的叫起疼来,不时发出倒吸凉气的声音,回头见李睿表情古怪的瞧着她,恨恨的骂道:“你眼瞎了呀?不会扶我一把啊?你是不是男人啊?”
  李睿被骂得脸色讪讪,心想,老子是不是男人,你要试过才知道,悻悻的走上前,抓住她的胳膊,将她搀扶起来。
  袁晶晶被扶起来站直身子后,却没动步,目光冷冷的看向李睿。
  李睿纳闷,问道:“又怎么了?”袁晶晶冷冰冰的说:“你手!”李睿看了下自己的手,正扶着她的胳膊,道:“我手在这啊,怎么了?”袁晶晶就好像看着一只恶心的苍蝇趴在自己身上似的,厌恶的说:“给我放开!”
  李睿大怒,心想,刚扶你起来就给我玩卸磨杀驴,这种事也就只有你袁晶晶才干得出来,忘恩负义的贱人!脸上却不敢现出任何异色,乖乖的收回手去,站得远远的。
  袁晶晶从他脸上收回鄙夷的目光,这才迈步,但也就是刚迈出第二步,就“哎哟”一声吃痛,左腿一哆嗦,差点没扑倒在地,整个人萎缩在那,叫道:“扶住我,李睿,快扶住我,好疼……”
  李睿心说活该,让你逞强,却又不敢怠慢,上前扶住她。袁晶晶叫苦说:“哎哟,我走不动,一动就疼,你扶我回去。”李睿嗯了一声。
  李睿直把袁晶晶扶到她房间床上,仔细观察了她左小腿的伤处,透过薄薄的肤色丝袜,可以看到她小腿中段磕破了皮,渗出了丝丝血迹。这处轻伤的存在,让她这双迷人的腿在美观程度上大打折扣。
  李睿毕恭毕敬的说:“主任,我有创口贴,我帮你把伤口贴上吧?”袁晶晶不屑的白他一眼,道:“在我面前装好人?你是什么东西,我心里清楚着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趁机揩我的油,这种把戏我见得多了!哼,以为我喝多了就有机可乘,是你白痴啊还是当我白痴,人头猪脑……”
菜单 下一章
目录 详情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