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听书 设置 其它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前言

  人在世界上走一遭,总会有一些特殊的日子和事情让人难以忘怀,这些特殊的日子和事情,一开始可能不被注意,但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这些特殊的日子和事情进入了生命的年轮,不断被写入了新的内容,直到刻骨铭心。
  袁自立出生在西山省洛宜县,一个普通的小县城,父亲袁术海是60年代的大学生,在中央的号召下,支援山区,到了这个小县城,母亲刘清妹是本地人。
  1987年7月,袁自立考取了中南大学中文系。那里是父亲袁术海的故乡。袁术海一直支持他报考中南大学,袁术海离开家乡几十年,无时无刻不记挂着家乡,因为收入的限制,袁自立和袁自梅的学习开支需要很多钱,袁术海至今还没有回到家乡去看看。
  4年的大学生涯,袁自立没有什么改变,依旧是默默学习,在班上的51名学生中,丝毫不引人注目,他从不搀和大学生显示口才与聪明的聚会和辩论,后来,校园里面发生了一些动荡,袁自立因为埋头学习,不参与这些事情,被学校树立为典型,在***年11月,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那一段时间,袁自立很是自豪,以为自己将来前程远大,后来,一次不成功的恋爱经历,给了袁自立沉重的打击,在面临最重要的毕业分配的时候,他服从组织安排。结果,全班51名同学,袁自立知晓的情况是,只有他被直接分配到了县城,而且是欠发达的宣施县,和家乡洛宜县同属于淮扬市管辖,其余同学,大都分配在了省市机关。
  袁自立第一次体会到了现实的严酷,几年的学习,袁自立阅读了大量的书籍,他明白,从事行政工作,起点决定着一切,现在,自己被分配到了人生地不熟的宣施县,不知道牛年马月才能够混出模样来。
  袁自立被分配到宣施县人大工作,按说,应该是不错了,可是,袁自立总是想着自己是名牌大学生,是党员,却被分配到了小县城工作,心存怨气的他,心高气傲,工作敷衍,所以,一直到97年,袁自立依旧是县人大的普通工作人员。到了97年年末,袁自立好像突然懂事了,认真工作,得到了新任人大主任的好评,于是,被提拔到信访办担任副主任,袁自立大为失望,信访办是人人都嫌弃的地方,成天和上访人打交道,磨嘴皮子,干的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袁自立又不安心了,在信访办工作了一年,便提出了调动工作岗位的申请,到了1999年,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袁自立被派到乡镇,担任副书记。
  此刻,已经30岁的袁自立尚没有察觉到危机,没有吸取教训,盲目为自己的前途奔波,一番无用功后,在乡镇工作4年的袁自立回到了县城,在一个不起眼的局里面,担任副局长。
  到了2009年,已经40岁的袁自立,终于明白了官场上的诸多奥妙,可惜,他已经没有机会了,于是,袁自立自暴自弃,开始混日子,在单位上,什么都不管,在家里,也是忍气吞声,觉得自己这一辈子,白到世上来了一趟。
  2010年,袁自立的外婆去世了。
  外婆是最疼爱袁自立的,曾经对袁自立寄予厚望,外婆的去世,对袁自立的打击非常大,一段时间,袁自立甚至觉得世界是灰色的。
  2011年年初,袁自立意外接到同学的邀请,参加在南方省举行的同学聚会,落魄的袁自立本来不想参加这次的同学聚会,不过,家人都鼓励他出去见见世面、散散心。
  袁自立没有想到,这次离开宣施县,竟然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事情。
  袁自立乘车前往西林市的时候,在离开宣施县的公路上发生了意外,一道闪电击中了客车,闪电击中的位置,正好是袁自立乘坐的地方,等到车上的人回过神来,袁自立已经消失了。
  袁自立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进入了一个巨大的黑洞之中,黑洞里面有亮光,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思维便陷入了黑暗之中,过了很久,袁自立苏醒了,他什么都看不见,冥冥中有个声音出现了,袁自立努力集中精神,努力听说了些什么。
  “袁自立,你的运气不错,可以回去,你的人生本来不该是这样的,但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你将得到很多东西,也将失去很多东西,你要牢牢记住,心态有时候比什么都重要。官场未必就是战场,因为你回去了,所以,现实的轨道会发生改变,好好应付,祝你成功。”
  袁自立努力还想听见说些什么,他记得自己好像是被闪电击中了,难道没有在车上吗,迷迷糊糊之间,袁自立感觉到有一道闪电钻进了大脑,昏迷之前,袁自立喃喃骂出了一句话。
  “真倒霉,死都要受折磨。。。”
  一辆客车行驶在公路上,时间是1991年7月。
  袁自立坐在客车上,他刚刚从中南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宣施县工作,档案就带在身上,他是去宣施县报到的,因为被直接分配到小县城,袁自立满腹委屈没有地方诉说,阴沉的脸色,显示他的稚嫩和不成熟。天空中乌云密布,不是有阵阵闷雷声传来,车厢里显得更加燥热。车上的乘客不时骂骂咧咧的,埋怨着雨迟迟不落下来。袁自立感慨,这天气都和他的心情一样躁动。
  天气说变就变,很快,一阵狂风卷起,车厢里面的汗臭味、脚丫子散发出来的臭味被大风卷的无影无踪,地上的灰尘卷到空中,能见度降下来了。乘客舒服了,司机开始骂娘了,他难以看清楚前面的路况。司机是长期跑省城的,早就习惯了这些变化,特别是在夏天,车子没有停下来,只是速度慢了很多。
  一声巨雷,震翻了乘客,车厢里面炸开了锅,尖叫声、嬉笑声、怒骂声,袁自立更加烦闷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在南方省,这样的气候再寻常不过,盛夏时节,几乎每天下午都会出现这样的状况,他甚至以为满车的人都在和他作对。
  闪电和惊雷开始发威,交替出现,仿佛是一场鸣奏曲,车厢里的乘客慢慢安静了,谁都见过这样的场景,初期的惊慌消失了,大部分的乘客都关上了车窗玻璃,他们知道,大雨马上就要下了。袁自立没有关窗户,大风里,夹杂着土地的腥味,袁自立隐隐有些兴奋,期望来一场暴风雨,荡涤人间的一切不公平、不公正,尽管他明白这是不可能的。
  瓢泼大雨很快来了,袁自立不得不关上车窗,身边的乘客要求他关上。雨太大了,四周混混沌沌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司机迫不得已停车了,打开应急灯,点上一支香烟,静静等候雨停,夏天里,这样的情形不稀奇,雨来得快,去的也快。
  半个小时之后,雨过天晴,一切都恢复了平静,司机驾车继续行使。气候凉爽了很多,袁自立打开了车窗,伸出头去,感受这份凉爽。空气清新,丝丝凉风让袁自立感觉无比的惬意。
  异变在刹那间出现了,晴朗的天空中忽然出现了一道闪电,击中了头伸出窗外的袁自立,袁自立立刻倒在了座位上。车厢里的乘客发出了惊呼,司机马上停车了,他还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情况。司机和乘务员立刻走到袁自立身边,发觉袁自立脸色惨白,嘴角挂着血丝,已经没有呼吸了,不过,袁自立身上没有任何伤痕。司机顾不上其他的,开始掐袁自立的人中,帮助做人工呼吸。
  一刻钟后,袁自立醒了,让众人奇怪的是,袁自立整个人也看不出有什么异常,司机和票务员发觉袁自立除了双眼饱含惊奇和无助之外,没有什么变化,他们问了袁自立几个简单的问题,袁自立回答不上来。看上去恍恍惚惚的。
  “哇,这样的情形,我可是第一次见到,被闪电击中了,居然没有事情,可惜,莫不是被闪电击傻了吧。”
  “小伙子,你的命硬啊,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年轻人,在哪里工作啊。”
  面对目不暇接的关心和问候,袁自立感觉头脑有些发晕,他不知道怎么回答,更不知道是怎么了,他看了看身上,穿的是白色的确良的衬衣,这种衬衣,已经很少见了,袁自立知道自己遭遇了车祸,可是,为什么现在还好生生躺在客车上啊,他回过神来,看了看四周,很快发现了异常,这种硬板椅的客车,很久没有见过了,客车上的乘客,衣服的颜色简单,袁自立猛然惊醒,难道自己穿越了吗。
  看见袁自立魂不守舍的样子,司机和乘务员给袁自立调换了座位,袁自立坐到了司机旁边的副驾驶座位上。
  趁着这个机会,袁自立开始消化周围的一切,现在是什么时候,自己到底是在干什么,为什么会到这里来,等等。司机看见袁自立沉默不语,借故和袁自立说话,袁自立心不在焉回答。见到袁自立没有什么大碍,司机不再说话,专心开车。
  袁自立打开了一直紧紧抱着的塑料口袋,发现了里面的档案和派遣证,上面的日期赫然是1991年7月,袁自立有些不知所措,难道穿越了20年吗,袁自立想到了很多,妻子女儿怎么样了,父亲母亲身体还好吗,20年后的那个世界是什么样子的,一切都和原来的相同吗,会不会发生什么变化。
  客车平稳向前行驶,想破了脑袋的袁自立,也想不出所以然,20年前的事情,他记得不是很清楚了,模模糊糊记得这次的报到,好像是分配到了宣施县人大工作,至于分配过程中的具体细节,他记不太清楚了。
  袁自立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他从身上掏出香烟,点燃之后,递给了司机,有一句没一句和司机说话,涉及的话题,都是司机如何辛苦、如何能够挣大钱的话题。司机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人居然是大学生,居然能说会道,没有大学生的臭架子,很愉快和袁自立聊天。袁自立很想从司机的嘴里知道一些已经模糊的记忆,不过,他没有如愿,倒是和司机聊得很是投缘了。客车到达宣施县车站的时候,司机和乘务员反复询问袁自立,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菜单 下一章
目录 详情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