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听书 设置 其它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书评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第一章至第五章见龙寺的老神仙

  双龙山位于河西省中部山区,山脉东西连绵逶迤十几公里,远远望去就像两条巨龙顶头而卧。东面山上长满了松树,西面的山上却长满了柏树,所以又名松柏山。
  山上松柏泾渭分明毫不参杂,一阵山风吹来常听到一阵阵松涛声,似金戈铁马杀声不绝于耳。曾有善观风水者言:此地将来必出将相。
  双龙山下十里八村的乡亲们,这几天正在议论一件事,住在见龙寺里那个人称老神仙的孙子柳树生考上了燕京大学,听说还是一个高考状元。
  出了一个高考状元,这在上世纪的80年代可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此事惊动了双山县的父母官,县长听说后也亲自上门慰问,并送来200元钱以示祝贺。山里民风纯朴,上门祝贺的络绎不绝,小小见龙寺一时热闹非凡。
  双龙寺据传始建于唐朝贞观年间,传说唐太宗李世民曾征战此地,对敌大败后见两条金龙来拜,并助其风雨攻敌,使太宗反败为胜,即位后即下令建寺供奉,后几经战火,建筑物多已颓废,只有一偏殿得以保存。
  那老神仙面如婴儿白髯垂胸,白眉过耳无人知其真实年龄,村里老人讲他小时候见过老神仙就是那个样子,到现在几十年过去他还是原来那个样子,耳聪目明,走起山路健步如飞,一点没变。
  老神仙无欲无求与人和善,医术精湛,一把草药活人无数,行医时从不收人钱财,只在每年九月初九时,在门前放一个柳条筐,任凭被医者凭心量力而为,从不问多少、有无,深得众乡亲敬重。
  其孙子是在山中采药时从一棵柳树的树叉上救下来的,也不知姓氏名谁父母何人,既然是从柳树上所得,那就叫他柳树生吧。但至今老神仙也想不明白,一个不满周岁小儿是如何到那么高的树上的?
  夜幕降临,前来道贺的众乡亲一一散去,老神仙对正在后院里劈柴的柳树生说道:“孩子,不要劈了,你明天就要走了,歇一歇吧。”
  柳树生看到爷爷白白的须髯,一股酸楚涌到心头:“爷爷,我不想去上学了,您年纪大了,我要在家侍奉您。”
  老神仙呵呵大笑:“怎么,你看爷爷老的不能动了么,告诉你傻小子,爷爷还要看着你抱孙子呢,你进屋里,爷爷有话对你说”。说着进到屋里,飞身从房梁上取下一个小木箱来,取出一本薄薄小册子.老神仙深情的注视着柳树生说道:“孩子,自从我把你从柳树上抱回来,至今已有十六年了,你现在已经长大了,有些话也要告诉你了。”
  “你知道为啥从你五岁的时候,我除了叫你习武学文之外,每天早上还要叫你练那种奇怪的内功吗?”
  “孙儿愚钝,请爷爷明示。”
  老神仙喝了一口茶后,慢慢的说道:“就是为了给你开天眼,”
  “开天眼?”
  “对,开天眼!孩子,你有异像在你的脚上,你的左脚心有四颗红痣,右脚心有三颗红痣,此为脚踏七星,贵不可言,将来必定出将为相,位极人臣。你人心宅厚心底善良,将来走入仕途必是一个好官,可造福百姓,然而仕途险恶难免受小人所害,不可不防,所以我在你很小的时候就用药材给你培元固本,教你修炼内功,就是为了给你开天眼,现在你已有所成就,只差最后一关,即可达成所求。”
  柳树生不管怎样也是一个准大学生,也接受多年的现代教育,对爷爷的话将信将疑,可凭着对爷爷的了解和崇拜,认为爷爷不会乱讲,只是不知如何回答爷爷,一时陷入沉思。
  老神仙见孙子一时无语,就到厨房端来饭菜,“来来,树生,今天乡亲们送来好多好吃的,咱们先吃饭,等一下听我仔细对你讲一讲。你去柿子树地下把我酿的百花蜜酒刨出一坛来,今天好好的庆贺一下。”
  柳树生一听高兴的跳了起来,爷爷的百花蜜酒可是好东西,轻易不拿出来,上一次喝还是去年青石村石爷爷过99岁生日时,同爷爷去祝寿时带去一坛,爷爷只给喝了一杯。今天爷爷是大方一次了,难得啊。
  饭桌上摆放的是村民送来的山鸡,腊肉,树生又去做了个黄花菜摊鸡蛋,再加一个山蘑菇汤,虽然简单却也比平日奢侈多了。
  打开酒坛一阵香气扑面,使人精神为之一振,只见酒呈琥珀色,用筷子挑之可成丝。树生先给爷爷斟上一杯,又给自己倒上,然后双手举杯恭恭敬敬的对爷爷说:“爷爷,您从小把我养大,又教我练武习文,我真不舍得离开您,您的大恩大德孙儿真不知如何报答,此时唯有以酒相敬,愿爷爷健康长寿。”说着泪如泉涌,泣不成声。
  “呵呵…..”老神仙一阵大笑:“你今天如何也做此小儿女状,平时的英雄气概哪里去了?来来来快喝酒吃菜。”说着端起酒杯同爱孙一饮而尽,见树生又要给他自己添酒忙说道:“树儿,你不可再喝了。”见树生一脸迷惑的样子,说道“此酒之秘方是我祖师爷传下来的,采百花之蜜加上贵重药材用冬天雪水酿制而成,性极阳,人非甲子之寿不可饮之。此酒虽不能起死回生但可治百病延年益寿,就是爷爷我这把年纪每次也只可饮三杯,多饮必七窍流血而死,因你身体同旁人不一样所以少量不妨,切记切记。”
  柳树生从小与爷爷在一起,从未听爷爷讲起他自己的往事,连爷爷的年龄也始终是个谜,见今天爷爷高兴就问道:“爷爷那我们是何门派,您的祖师爷是谁,您今年到底多大年纪了?”“孩子,真正说起来你不是我们门派的,你把那个小木匣拿过来,今天爷爷全都告诉你。”
  只见老神仙接过木匣,从里面取出一面似铁非铁,似木非木的小牌子,恭恭敬敬的放在佛龛下面,燃起三炷香,朗声说道:“祖师在上,弟子不负使命,弟子寻觅百年,现已寻到龙兴之人,现时恰逢中兴之日,明日即将启程前去开创兴国大业,愿祖师佑之。”
  老神仙说完坐在一边的椅子上,一脸严肃的对柳树生说:“树儿过来,听爷爷讲话。你刚才已经看到了,我们这个门派就叫兴龙派,开派老祖乃黄石老人,至今已有一千多年,爷爷是第六代传人,今年已120岁了。我们兴龙派的主要宗旨就是为华夏兴旺而遍寻英才,授以治国济世之技能,令其踏入仕途造福黎民。然而英才虽然难觅,但国运不兴,也是无法。爷爷已经遍历几个朝代了,前几个朝代实在是腐败无能,致使民不聊生,单靠一两个人又如何去改变状况?何况也不可逆天行事,我华夏也应有此一劫。当朝虽有**专制之嫌,然而华夏如此之大,不如此确也难以掌握。现如今华夏已出中兴之象,正好是你辈出力之时。这十几年来,我每天督促你练武习文,用药材给你伐毛洗髓就是想早日使你成为栋梁之才。”
  柳树生这才恍然大悟,但又有一点不明,就问道:“爷爷我现在已知道了,但为什么选择了我?”
  “兴龙派选人是从三个方面进行,就是天、地、人。天是指人的先天所拥有的体质骨骼,地是指人的心底,人是指人的心智是否值得后天的培养。通过十几年对你的观察及培养,以及我开天眼所看到的,我认为你是一个最适合的人。你现在武已有成就,缺乏的只是历练,现在华夏已出中兴之象,也不需要你去战场厮杀,以你现在的武功放眼天下,已无几人能敌,自保有余。至于你的心智,实属上佳,天资聪慧,过目不忘,从你这次的大考来看,理科全国第一,这在过去也是一个状元郎。爷爷现在最担心的是你太过善良忠厚,你今后要在仕途上有所作为,善良忠厚是好,但要注意一个度。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人能成事也能败事,要学会识人、用人、御人。以你这十几年的所学,今后只要多经历练就可以了。但为了使你今后仕途更顺利一些,有时必须开天眼去认清人、物和势,爷爷今天就和你讲一讲天眼洞开之法。”
  第二章(悠悠离别情)
  天眼之说最早起源于佛家,佛家称之为天眼通,亦称天眼证智通。照佛家的说法,就是色界天的眼根超越了大地的远近、时间的过去和未来,一切现象都能明见。天眼功能分为内视,微视,透视,遥视。
  天眼位于鼻根上印堂的位置,从印堂进去两寸,有一个象松果一样的东西,现代医学称之为松果体,有专家研究认为,松果体内有退化了的视网膜,具有呈像能力。
  天眼功练成后,两眉中间的天目激活开通了,闭上眼睛,额前就能出现屏幕状的东西而呈像。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不可思议的东西。
  四岁以前的小孩初离母体不久,天眼还未完全退化,很容易看到一些成人看不到的阴性的东西。随着年龄的增长,天眼的松果体便完全退化闭合,便很难再看到东西了。若要再开,亦须苦练气功,或具备天眼功能的高功师父直接点化。
  天眼的功能除了如上所说的以外,尚有能见未来将要发生的事件现象。那是由于任何现象的发生,已经有它一定的因果关系。由于造下一定的业力,便会形成一定的果报,往往现象尚未发生,而发生那种现象的力量早已形成。如果没有其他因素的加入,那就成了必将发生的事实。所以,具有天眼的人,能够预知未来。天眼的能力越强,能见的未来越久远,精确度也就越高。可见开天眼也不全是封建迷信,只是我们与其无缘而已。
  老神仙将开天眼的来历及作用一一对柳树生讲明以后,将一本小册子交给他后说:“你开天眼的功力已成,只有最后一关未破,你可于九九重阳夜子时,寻一僻静之处,事先贮备好三片柳树叶,一杯无根水,打开小册子后照法联系。待印堂之处疼痛欲裂之时,将三片柳叶蘸无根水贴上即可大功告成。”
  老神仙说着将小册子郑重交给爱孙,又嘱咐道:“除非有特大事不可决断时,天眼不可常开,每开一次需有三个时辰的功力或百花蜜酒补充。我已将百花蜜酒替你备好,此酒可治百病,其酿制及治病之法书上也有。所用材料我已给你备好了,足够你一生所用。你此次到京城读书,可与家人相聚,到时自可认祖归宗。我俗事已了,你走后我也要云游四海去了。”
  听到这里柳树生泪流满面的说道:“爷爷,那我就永远见不到你了吗?”
  “我在你十二岁时已开天眼看过,你有五十年仕途可走,前途远大。但是你风流债太多,应好自为之,大丈夫多几个妻妾也是英雄所为,但不能始乱终弃。你致仕之日我们自可相见。”
  老神仙说到这里看了一眼柳树生又说道“但是世事难料,如你祸国殃民做出天怒人怨之事,虽万里我必将取你性命,”说到此老神仙已是声色厉俱。
  柳树生以头顿地的说道:“孙儿不敢,如走上仕途,必定不负爷爷之托,不负万民所望,忠心为国。”
  “好了,所需之物我已替你准备齐全,早点歇息去吧,明天去镇上学校向你恩师告别。爷爷最后送你四句话:遇穆则兴、遇钟则妻、遇曹则助、遇西则除。谨记!”
  第二天一早,柳树生早早起床给爷爷做了早餐,祖孙俩默默吃完,知道分手的时刻到了。柳树生重重的给爷爷磕了三个响头,抱住爷爷的腿,放声大哭。
  爷爷扶起爱孙,也是一脸戚容。但他一个一百多岁的老人,经过了多少人生悲欢离合,只是默默的拍了拍爱孙坚实的双肩:“走吧,孩子!记住你的责任,记住爷爷的话。”
  柳树生泪洒衣襟,一步一回头离开了养育他16年的爷爷,离开住了16年的见龙寺,那里留下了多少童年的记忆:习文时爷爷一字一句讲解时慈祥的脸庞,练武时一招一式成功后爷爷高兴的笑脸,调皮顽劣时爷爷的一脸无奈,生病时爷爷担心的面容,一幕幕出现在面前。
  不知走了多久,转过身来看到爷爷正站在双龙山脚上,山风吹得衣襟猎猎白髯飘飘:“孩子,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记住爷爷的话,莫负我…….”群山顿时响起一阵回音,“莫负我……,莫负我……”
  去镇上的十几里山路转瞬即到,柳树生来到在这里学习了六年时间的双龙镇中学。早已得到消息的同学老师、校领导、镇长、县教育局张局长等,都在学校等候。听到全国理科状元到了,一起迎了出来,纷纷握手致贺。柳树生落落大方,不卑不亢应答得当,给众人留下极好印象。
  当披红挂彩的柳树生被老师引到主席台就坐时,惹得台下众学生一片羡慕崇拜的目光。接着众领导一一讲话,无非是出了一个高考状元给县、镇、校增光,希望众学生学习之类。
  仪式结束后县教育局张局长拿出一个红包交给柳树生说:“县委书记因去地区开会,不能亲自前来祝贺,特派我来代表他,并嘱咐一定用他的专车送你去火车站。”
  柳树生首先谢了书记的关心,但婉拒了红包:“张局长,昨天李县长已经给过了,上学的钱爷爷已经给我准备好了,请你替我谢谢书记。”
  张局长一听县长已提前来过,也没和书记打个招呼,心中一阵不爽,说道:“树生同学,县长是县长的,书记是书记的,党是领导一切的吗!另外这是书记的家庭住址和电话号码,你到了学校有什么困难,就和书记联系,书记说他会尽全力帮你的。”说着,将红包硬塞到柳树生的口袋里,众多老师也纷纷劝说收下。
  柳树生此时也听出局长的话外音了,再推辞就有点矫情了,爽快收下红包后对张局长说:“我会牢记书记的情谊,今后如有成就,必定报答。”
  张局长听后大喜,他作为书记跟前的红人对书记的心思是再清楚不过了。全国高考状元,特别又是老神仙一手调教出来的人,能错得了吗,今后此子必定飞黄腾达,用这点小钱去押一个大宝,真是太值了。
  与众人一一告别,来到了校门口,柳树生又做出一个出人意料的动作。面对学校和众老师扑通跪下磕了三个头,把众人惊得目瞪口呆。只听柳树生朗声说道:“天地君亲师,自古人人敬之,树生今生永不敢忘,谢谢老师,谢谢母校。”说完留下一众呆立的老师坐上县委书记的专车疾驰而去。
  事过多少年,当年那些在场的双龙镇中学的同学和健在的老师,每当电视屏幕上出现当事人的身影时,便会指着他对自己的儿孙们说起当年的往事,唏嘘不止,当然这是后话了。
  十几小时的车程,第二天上午九时火车到了华夏京城,一宿未睡的柳树生依然神采熠熠,提起行李大步走出了车站。
  柳树生一眼便看到京城那宽阔的广场,高耸的大楼,如潮的人流。那种贯如长虹的磅礴大气迎面扑来,柳树生心中一股豪气油然而生,在心中大喊:京城,我来了!燕京大学,我来了!
  第三章(不一样的入校)
  燕京大学的接站车就停在广场对面,一幅横幅十分醒目。柳树生走了过去,对一个正在帮同学上车的女同学说道:“请问这位女同志,这车是去燕京大学的吗?”
  那位女同学转过身仰杨着脸问:“你是问我吗?咯咯咯……,你可真逗,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叫我女同志,可笑死我了,咯咯咯……”柳树生用手抓了抓脑袋,不好意思的说:“我们那里都是这样叫的。”
  一旁一个满脸疙瘩豆,身穿老式将校呢军装,打扮的不伦不类的年轻人接口道:“你那里是乡下,我们这里是京城,知道不,乡巴佬!”
  本来柳树生就很尴尬,听到这个人叫他乡巴佬,也就随口答道:“我是从农村来得不假,但京城是全国人民的首都,也不是谁家的。农村人城市人都是国家公民,人格上是平等的,你不应该骂我是乡巴佬。”一番话说的不卑不亢,有理有据。
  刚才说话的那个女孩此时也不由得仔细打量了一下柳树生,只见柳树生上身穿一件深蓝色中山装,下身穿一条灰色裤子。一张四方脸庞,剑眉下镶嵌一双星目,挺直的鼻梁下嘴巴紧闭,不怒自威,一米八的个子简直就是玉树临风。仔细端详却又似曾相识,不由得芳心一阵乱跳,顿时脸若桃花。心想:这个人简直太帅了!要是我能找这样一个男朋友该有多好啊!
  小姑娘正在春心乱动,旁边的那位不高兴了,心想: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她都对我不理不睬的,怎么今天一见你就对上光了呢?不行,今天一定要收拾一下这个乡巴佬,让他知道一下厉害,就凭我这个京城军区副参谋长的公子,咱怕过谁?
  “唉唉那谁,你他妈的,我说你一乡巴佬那是客气了,你丫的是不是找抽啊!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啊你。”那个小姑娘一听顿时大怒,杏眼一瞪说道:“孙仲仁,你不要欺负人,大家都是同学,不要做的太过份了。还有你说谁是癞蛤蟆,谁是天鹅啊?你今天不说清楚我明天就去找你老爸说理去。”
  孙仲仁一听,感到可这事坏了,这小姑奶奶没理还要找三分,真要是说不清楚,让她找到老爸,准关自己三天禁闭。谁叫人家老爹是国务委员,爷爷又是国家领导人呢。想到这里忙说“穆彤,这和你没关系,我就是看这乡巴佬生气!”
  “你敢说没关系,你还骂了我呢!”
  “我没骂你!”
  “骂了!你就是骂了”俩人一句一对的吵了起来,倒把柳树生这个当事人凉在一边了。
  这时又有几个学生模样的人提着行李走了过来,柳树生忙劝道:“实在对不起,让你们为了我吵架,现在有人过来了,大家就别吵了,这样影响不好。”
  “嘁,别自作多情了,谁为了你吵架!”穆彤扭过头来对柳树生撇了撇嘴,那模样可爱极了。
  柳树生只见此女一米七的个子,亭亭玉立凹凸有致,长发披肩,眉不画而黛,唇不抹而红,挺直鼻梁丹凤眼,柳树生不由心中一动,一股亲切之感油然而生,一时也就看呆了。
  孙仲仁一看怒从心生大声骂道:“乡巴佬,让我们为你吵架,你也配!都是你惹得祸,信不信我现在就抽你丫的!”说着冲上来就是一巴掌。
  柳树生不慌不忙一把抓住孙仲仁的手腕,淡淡的说道:“打架我不怕你,但我不想打架,免得伤了和气。可是不比试比试呢你也不服气,那咱们就文比一下好吗?”说着走向正在检修汽车轮胎的司机跟前,顺手拿起一条半米多长大拇指粗的钢条。
  孙仲仁一看脸色马上变得苍白,小腿都不由得哆嗦了起来:“你、你要干啥?我可告诉你,这里可是京城,不是你们乡下可以随便乱来的地方。你要敢动武,信不信我让我老爸派兵把你抓起来。”
  孙仲仁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柳树生手拿钢条顺手一弯,钢条顿时变成一个钢环,然后顺手向孙仲仁面前一丢,发出一阵铛锒锒的响声。
  “你只要把他捋直了我就叫你白打一顿,如果不能,咱们的事就算扯平了,行吗?”孙仲仁一看就知道遇上高人了。甭说是他,就是军区特战大队的教官也难做到这样。此时一见不好就连忙说到:“好、好、扯平了,咱们后会有期。”说完一溜烟的跑了个没影。
  这时,司机过来了,“小同学,你把我的工具搞坏了,我怎么修车啊?”
  “师傅你不用着急,咱再把他捋直了不就得了吗!”柳树生说着捡起钢环,两手一捋钢环顿时就变成了原样。
  这时围观的人群里传来一阵阵雷鸣般的掌声,穆彤一脸崇拜的说道:“太棒了,你是怎么做到的?师傅,请你把那钢条给我看一下!”
  “小同学,这可是真功夫,我活了五十多岁了,今天可是开了眼界了。”司机师傅一脸惊讶的说着。又仔细的上下打量着柳树生。
  此时穆彤就像一个调皮的小女孩,拿着钢条在地上敲得铛铛直响:“是真的,是真的!师傅,我给你五十元钱你另买一条,这条就送给我了好吗。”
  “这又不值什么钱,你喜欢就拿去好了,回头我再去车队里领一条就是了。”
  穆彤拿着钢条走向柳树生,一本正经的说:“喂,本女同志还不知你的姓名来历。怎么,不自我介绍一下?还有今后要叫我学姐哦,新生入校要向高年级学长学姐报告,难道你不知道这个规矩吗?”
  “报告学姐,本人河西省双山县人,姓柳名树生经济系新生。”穆彤听后禁不住大笑起来,柳树生却知道又被她捉弄了。不禁也跟着傻笑起来。
  “柳树生?柳树生!你就是今年的高考理科状元柳树生?”
  “实属侥幸,误打误撞碰上了”
  穆彤此时满眼都是星星,怪才,这绝对是一个怪才,武功好先不说了,怎么学习也好的一塌糊涂啊?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告诉你,过分的谦虚就是骄傲的开始,小同学,可不能犯错误啊!”
  柳树生现在是一阵阵的头大,这样一个刁钻古怪的小姑娘,年龄不一定比自己大,却喜欢当姐姐,好在一会就到校了,自己和她又不在一个年级,今后就离她远远地。
  “来来学弟学妹们都上车,司机师傅,燕京大学地开路!”穆彤双手拿着钢棒指向前方,差一点将窗玻璃敲一个大洞。
  从车站到学校只有不到一小时车程,到校后穆彤自告奋勇的带柳树生去报到、注册、领东西。又亲自把柳树生送到宿舍里,全然不顾宿舍里几个大小伙子色迷迷的目光,在众目睽睽之下,帮着整理床铺,收拾东西忙的一塌糊涂。
  正当柳树生以为穆彤忙完要告辞了,准备向她道谢时,却见她一脸古怪,笑眯眯的对柳树生说:“小柳树啊,对,今后就叫你小柳树好了。姐姐帮你都收拾好了,你怎样谢谢我啊?”
  穆彤还没有等柳树生说话,急忙将手一挥说:“我已经决定了,给你一个面子,就请我吃饭吧。不过看在我是姐姐的份上,就是你请客我付钱。这个宿舍里的人都去,不许请假,不许迟到,否则哼哼…,你们会死得很惨的。”
  “这位小姐….”
  “打住”一个白面书生刚要张嘴,就被穆彤打断“你把姐前面那个小字去掉”。
  “这位呃姐,我们刚来,又不熟悉,那个吃饭就免了吧?”
  “就是不熟悉才要一起吃饭认识一下,要是熟悉了就没你们的份了。刚才我已经说过了,不听话会死的很惨。是个男人就跟我走!”大家你看看我,我又看看你,心想:那就去吧,毕竟谁也不想当个不男不女的人吧,更何况还是个美女请客。
  第四章(另类的军训)
  忙忙碌碌了一天终于一切安排就绪,柳树生趁夜晚同寝室的人熟睡后,打开了自己带来的一个小木箱子,只见里面整齐排列着一些瓷瓶,上面贴着小纸条,分别写着用途及使用方法,另外一个木箱里是百花蜜酒制作的材料,都用蜡纸一一包裹整齐。
  柳树生见爷爷如此细心,心中万分感慨,取出爷爷给的小册子,将两个木箱重新锁好,换好了衣服施展轻功瞬间来到校旁的一个小山上。先拿出小册子借着微弱的灯光看了一遍,把百花蜜酒的使用及酿制方法一一牢记,然后按爷爷的吩咐将这几页纸撕了下来,放入手掌一运内力顿成粉末。
  看了看四周无人就练起功来,只见人影如风,云气冲天,出拳脚时却又无声无息。兴致一来,柳树生一掌拍向一块大石,留下一个深达寸许的掌印,然后顺手又一抹,掌印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柳树生打坐了一番犹感兴致未尽,看见校长跑队已经开始晨练,就跟在他们后边跑了起来。
  一万米跑完,长跑队的队员们已经汗流浃背狼狈不堪,柳树生却兴致刚到不忍终止就继续跑了起来。长跑队的队员和教练却在一边当起了看客,只见柳树生是速度不减越跑越快。
  这是哪里来的怪胎?都一万米了跑的还越来越快,队员们纷纷议论。这时天色大亮,周围人是越聚越多。
  “学长,那个怪胎跑了多少米了?”一个小个子男生向一个长跑队的队员问道。
  “快有两万米了吧!”
  正在这时柳树生班的辅导老师摇摇摆摆的走了过来,看到这么多的人围着,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挤进来一看原来是自己班的新生柳树生,又听到刚才那两个同学的谈论,就急忙喊到:“柳树生,你不要命了,等一会你们还要去参加军训哪!”
  “啊!他就是那个用手把钢棒弄成环又拉直,把孙大少吓跑的柳树生啊,这简直就不是个人类,是个彻底的怪胎!”一个脸上张着几颗雀斑的女生说道。
  “听说他还是今年的高考状元哪,这个人真是太帅了,我要是有这么个男朋友多好啊!”另一个翘鼻子的小女生也花痴般的喊道。
  听到老师的喊声,柳树生也急忙停了下来。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周围已经围满了人,就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柳树生,你不要命了,请你回去通知我们班的同学,九点到*场集合,参加军训。”柳树生答应着回到寝室,留下长跑教练同辅导老师在那小声的嘀咕着。
  自从那天被穆彤强拉去吃了一次饭后,同宿舍的四个人这几天好的像亲兄弟似地。四个人也被穆彤强制按身高不按年龄排定了位次,这恐怕也开创了先列:柳树生身高一米八是老大,来自江北的李军一米七八是老二,河东的刘亦文一米七五位列第三,江南的王海东只有一米七屈居老四。
  穆彤在强制定下四人的位子后说:“我是你们老大的姐姐,也就是你们的姐姐,今后姐姐的话要无条件服从,如不听哼哼…….你们打得过我弟弟吗?”四人一听哭笑不得,这都哪跟哪啊。
  “老大,你太强了,你知道现在大家都叫你什么吗?怪胎!哈哈,老大你这次出名了!”说这话的老二李军从外边走了回来。
  “废话少说,我先去冲个凉,九点钟去参加军训。”柳树生说着就向冲凉房走去。“天啊,又要去受折磨了!”李军等三人一起大声的叫起苦来。
  柳树生回来听到后很不以为然,心想:不就是练练队列跑跑步吗,至于这样吗,这和跟爷爷练武时相比连小儿科都不如。
  想到这里柳树生对三人说道:“身体是立世之本,我们要想今后有所作为,必须要强身健体,这次的军训是个好机会,等军训完我带你们学点健身之法。”
  老二李军来自武术之乡,自小对武术很有兴趣,现听老大肯带,十分高兴,恭恭敬敬的说道:“老大,如你有真本事的话,我愿拜你为师!”“我们也拜!”刘亦文、王海东也一起说道。
  柳树生现在天眼神功未成,同三人相识不久,很难看出三人今后是如何的人生历程。贸然收徒,如以后人品不端,成祸国殃民之类,岂不是有负爷爷。想到这里就对三人说到:“有没有真本事到时自知,我们四兄弟在这里相识也算有缘,拜师到不必,一起锻炼一下身体到时无妨!”
  吃完早饭,经济系新生九点准时到*场集合,无非就是列队正步齐步走加跑步之类,柳树生一时兴趣黯然,提不起精神来。*间休息时见一带队军官便问道:“教官,军训还有没有强烈一点动作,这样一点也没意思,白白浪费十几天时间。”
  “嗯,那你想要什么样的意思”带队军官饶有兴趣的问道。
  “譬如说,你们部队训练那样,我听说特战部队训练就挺刺激的!”
  “看你这样应该是练过几天的吧,不要以为练过几天花拳绣腿就不知天高地厚了,部队里的训练,尤其是特战部队的训练是极为残酷的。”
  “我是不是花拳绣腿试试便知!”柳树生毫不示弱的答道。
  “那好,我这里有一个军用背包,你去装10公斤沙子,能够跑完10公里不累趴下,我就佩服你了。”其实教官已经按部队训练标准降低了不少。
  “如果我完成了呢?”柳树生豪情万丈的问道。
  “你要是完成了,就可以不用再参加军训了,不过我可告诉你千万不要逞能啊,坚持不下来要及时退出,免得到时候发生意外!”军官又是担心又是佩服的说,不由得从心里喜欢上这个不服输的小伙子了。
  随着教官的一声口令,柳树生像开足了马力的赛车一样冲了出去。随着同学们一阵高过一阵的欢呼声,一千米、两千米速度不减,七千米、八千米越跑越快,一万米到了,十七分钟!军官摇了摇手表心想:我这表没坏啊,他能跑的这么快?
  “小朱,你的表计时是多少?”军官向他的副手问道。
  “十六分五十五秒”小朱一边打量着柳树生,一边兴奋的答道。
  那个教官一屁股坐在了地下,哆嗦着嘴唇喃喃的说:“我的天啊,我的天啊,一个学生能做到这样,太不可思议了,我要赶快向首长报告。”
  第五章(痴心一片)
  火车站上的钢环退敌,*场上的两万米和军训时的负重跑,柳树生的大名迅速传遍了校园。再加上又是一个高考理科状元,想不出名都难。这几天每当走在路上时都被人指指点点,稍作停留即被好事者围观,就像一个史前动物闯进校园一样。更有大胆女生追着示爱,那眼神就像看见一只小白兔的母狼。
  军训已经结束了,校园的生活又走向了正常。白天宿舍、教室、图书室三点一线,晚上宿舍小山独来独往,不管别人异样的目光怎样看自己,柳树生是依然我行我素。每天早上拉起三个死党去锻炼一番,引得众多MM们的锻炼热情格外高涨,这也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为了及时了解柳树生的各种情况,穆彤此时用小恩小惠彻底拉拢了李军三人,在得知众MM的企图后,马上就在校园里放话:柳树生是她的男朋友,不准任何女生对他有亲昵行为。
  每天一到吃饭时间,穆彤必定早早等在男生宿舍楼下,与柳树生一起去饭堂,就连星期天也不放过。周末偶尔回家一次,也是早早就跑回学校。带一大堆好吃的来陪柳树生,李军三人也跟着享受一番,对穆彤的敬佩之言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已是彻底的认可了这个大姐大。
  穆彤的爷爷和爸妈却直纳闷:这丫头是怎么了?平时周末都是腻在家里,赶都赶不走,怎么现在急急忙忙的赶回来,扫荡一番就扬长而去了呢。还说什么:学校功课太多,学习太紧张了,难道学校里又改章程了。
  在与闺友们谈话时,穆彤也是张口闭口的三句话不离她的小柳树弟弟,并且常拿出那条钢棒舞而蹈之,对人叙述火车站的那一幕,也不怕被别人听烦了。
  久而久之小柳树的称呼在女生中传开了,大家也都知道穆彤的背景和性格,也都不去招惹她,渐渐的同学们也都习以为常了。既然柳树生这颗名草已经有主了,众多MM们的锻炼热情也随之一落千丈。相反的是穆彤小姐的‘钢棒女郎‘名号却是越来越响亮了。
  柳树生也越来越接受穆彤了,逐渐对这个小姐姐产生了好感,只是不知这是否就是爱情。但柳树生坚持一点,学业不成不谈婚嫁。
  大学里的课程,对柳树生来说简直太轻松了,发下的教材看上一遍,全印在脑子里。上课简直就是受罪,他最喜欢的地方就是去图书馆。
  燕京大学里的各种藏书在华夏国里最为丰富,令人目不暇接。既然是学经济的,那就从经济类的看起吧,米尔顿.佛利民,艾伦.格林斯潘等世界著名经济学家的著作,就成了柳树生的最爱,他就像一快海绵一样,拼命吸取着水分。图书管理员常常看到一个漂亮的女学生和一个帅气的大男孩一起,每天第一个走进图书馆,最后一个才离开。
  一天,两人像往常一样一边说笑着一边出了图书馆。突然柳树生一个转身飞到一颗大树后,只听一阵打斗声传来,一个人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穆彤急忙跑了过去,只见柳树生站在那里,地下趴着一个人,急忙问道:“怎么了,小柳树?这个人是谁啊,干嘛趴在地上啊?”
  “已经两天了,我就发现这个家伙鬼鬼祟祟的跟在我们身后,一开始我并没在意,还以为是刚从图书馆出来的同学。可是今天我故意带你向这里走,他还是跟着,所以我断定,他是针对我们的。”柳树生不慌不忙的说道。
  穆彤抬头一看不知不觉的已走到图书馆的右后边的墙边了,前边已是没有路了,这个人肯定是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穆彤出生在她那样的家庭里,从小受人百般呵护,爷爷拿她当做掌上明珠,哪里经过这样事情。大小姐脾气顿发,飞起一脚正要踢向那人,又见那人似曾相识,忙收脚仔细一看,原来是爷爷身边的警卫员,心里已经明白了,这是爷爷在派人监视自己。一时又羞又恼,忙对柳树生说:“算了弟弟,这人我认识,可能是一个误会,让他走吧”
  柳树生刚才下手时就留有分寸,只是点中那人的穴道,令其丧失战斗力,这时听到穆彤一讲,立即给那人解除了穴道,只见那人站起身来一言不发疾驰而去。
  经此一次,穆彤的爷爷再也没有派人来,穆彤回家后也只对着自己的老妈发了一顿脾气,她可没有胆量去找爷爷。发完脾气后扬言自己就是喜欢小柳树,谁也拆散不了他们,否则她就去死。
  穆彤和妈妈一番争辩之后,双方均做了妥协并达成协议:在大学未毕业之前,两人可以继续来往,但只能保持同学关系或穆彤所说的纯粹的姐弟关系,具体如何发展要等大学毕业后视情况再做决定。
  一场风波后一切恢复了平静,穆彤一如既往,每天照常同小柳树弟弟一起去饭堂,一起去图书馆,脾气性格也一改过去刁钻古怪的形象,变得淑女了起来。同宿舍的一姐莫慧兰感慨万分的和舍友们说过;爱情的力量,把钢棒女郎变成一个淑女,真是太伟大了,小柳树啊,你是怎样的一个人啊,竟有如此的魅力!
菜单 下一章
目录 详情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