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设置 其它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书评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进入书城首页的兑换入口

输入口令:“翻阅小说”

即可领取

第一章 疑惑

    一栋老旧的两层红砖房,围墙上还刷着‘农业学大寨’的标语,一看就知道有些年月了,院子门口的铁门上锈迹斑斑,摇摇欲坠,旁边挂着“中国共chan党曲龙县回龙乡委员会”、“曲龙县回龙乡人民政府”两块牌子,牌子上的白漆都掉了许多,院子里停着一辆破旧的老203吉普,院子里没有人,只有几条土狗在院子里来回游走着。我靠,这就是我将要工作的地方吗?段昱看着眼前这个破破烂烂的院子,心都凉了半截。真是命运多波折啊,半年前段昱从西南政法大学毕业,段昱在学校也是风云人物,校学生会主席,校足球队队长,成绩也十分优异,期期拿特等奖学金的,如今学有所成,自然是雄心万丈,志比天高。可残酷的现实却很快给了意气风发的段昱狠狠地一记闷棒,先是大学相恋三年的女友西南政法大学的校花蓝可儿因为他不能留在省城工作跟他提出了分手,工作分配上也出了问题,本来答应接收他的丽山市公安局突然换了一位新局长,新局长一上任就取消了市公安局这次的高校外招计划,对外冠冕堂皇的理由是要精兵简政,真实的原因其实是因为他要照顾关系户,没有关系没有背景的段昱自然就被挤掉了。
    就这样段昱一下子由天子骄子变成了待业青年,在家一坐就是好几个月,父母为了段昱工作的事操碎了心,结果是受够了冷眼,吃尽了闲气,最后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看着父母唉声叹气的样子,段昱心里就跟针扎一样难受。
    这时事情总算出现了转机,市里开始公开招考公务员,憋了一口气的段昱以笔试、面试双第一的优异成绩名列榜首,可是好事多磨,本来以段昱公务员考试第一名的成绩肯定是应该留市里的,但是这次招考的公务员能留市里的就只有两个名额,其他都要下放到下面各个县里去,于是没有关系、没有背景的段昱又悲剧了,被下放到了这里。
    不过段昱可不是那么容易屈服的人,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将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这或许就是老天爷对自己的一种考验吧,既来之,则安之,既然命运安排我到了这里,那我就在这里打出一片天地来!
    想到这里,段昱深吸了一口气,大步向院内走去,门口的门卫室里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大爷正躺在竹躺椅上打盹,耳朵还有点背,段昱在门口喊了半天,他才茫然地睁开眼睛,擦了擦眼角的眼屎,哆哆嗦嗦地走了过来开了铁门,打量了段昱几眼道:“小伙子,你有啥事啊?”。
    段昱大声说了几遍,总算让那老大爷明白了自己的来意,慈眉善目地呵呵笑道:“你是县里新分来的大学生啊,大学生好啊,有文化,这要在过去可就是秀才了,那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啊……”。
    听那老大爷罗罗嗦嗦说了半天,段昱还是没搞清楚该找谁去报到,只得把行李暂时寄放在门卫室,一间间办公室去问,一楼的几间办公室都锁着门,敲门也没人应,段昱只好上二楼,终于在靠楼梯的一间办公室里听到了人声,里面还传来女人咯咯的笑声。
    段昱快步上了楼,在那间办公室的门上敲了敲,里面的笑声戛然而止,紧接着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过了一会儿门开了,露出一张獐头鼠目的中年男人的脸,透过门缝段昱还看到里面有个三十多岁的少妇,满脸红晕,估计刚才两人在里面也没干什么好事。
    那獐头鼠目的中年男子面色不善地望着段昱,没好气道:“你干什么的?!有什么事?!”,段昱赶紧说明来意,又把县委组织部开具的派遣单和自己的简历递了过去。
    那獐头鼠目的中年男子随意地接过段昱的资料看了看,拖长声调打着官腔道:“来报到的啊,我们丁书记去县里开会去了,你明天再来吧!”。
    明天再来?!段昱这下真傻眼了,他下车的时候已经问了,从回龙镇到县城每天只有两趟车,这时候都停开了,而来的路上也没有看到镇上有旅社,自己住哪里啊?!
    “同志,报到不一定要找书记吧,你能不能通融一下,让我先找其他人报到,先安顿下来再说,要不然我连住的地方都没有……”段昱急忙道。
    “你这人怎么回事,听不懂话啊,丁书记不在,谁敢接收你!你没地方住关我什么事啊,快走吧!”那獐头鼠目的中年男子语气更不好了,提高声调道。
    这时靠走廊尾端的一间办公室门开了,走出一名穿白衬衣戴眼镜的中年男子,段昱来到这回龙镇上,看到的人穿着都十分土气,只有这中年男子穿着讲究,举手投足间也有一种儒雅的气质,一看就是受过教育的人。
    “王主任,怎么回事啊?吵吵嚷嚷像什么话啊!”那戴眼镜的中年男子威严地对那獐头鼠目的中年男子问道。
    那獐头鼠目的中年男子叫王有财,是这回龙乡的办公室主任,他见到带眼镜的中年男子脸色就有些不自然,皮笑肉不笑地道:“刘乡长,这人是县里分来的大学生,来报到的,我跟他说了丁书记不在,让他明天再来,他不听,还跟我吵……”。
    那刘乡长听说段昱是县里分来的大学生,眼睛就一亮,快步走了过来,从王有财手里接过段昱的资料看了看,眼睛就更亮了,转头对王有财严厉道:“王主任,你是怎么回事?保国同志不在,难道我们就不要开展工作了吗?乱弹琴!”。
    王有财脸上就有些挂不住了,撇了撇嘴没有说话,那刘乡长就不再理会他,转头上下打量了段昱一番,眼中流露出欣赏之意,点了点头微笑道:“小段同志,我是回龙乡的乡长刘爱民,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我们好好聊聊!”。
    段昱虽然是初入仕途,可上大学的时候官场小说却看了不少,知道在官场要想出头,就必须有领导提拔,如今自己刚来就入了乡长的法眼,看来是要时来运转了,心里就有些小兴奋,赶紧跟着刘爱民去了他办公室,却没注意身后的王有财嘴角露出的那幸灾乐祸的冷笑。
    段昱跟着刘爱民进了他的办公室,刘爱民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微笑道:“小段,坐!”,自己则拿着段昱的简历仔细看了起来,段昱却并没有马上坐,他见办公桌上刘爱民的水杯里没有什么水了,就左右看了一下,走到墙角拿起墙角的一个热水瓶,帮刘爱民添上水,把热水瓶又放了回去,这才小心翼翼地在椅子上坐了半个屁股。
    刘爱民嘴角的笑意就更浓了,段昱的这个小动作说明他很有眼色,会来事,就放下手中段昱的简历,微笑道:“小段啊,我看了你的简历,很不错嘛,西南政法大学毕业,公务员考试第一名,我们这里很需要你这样优秀的人才啊!”。
    段昱连忙谦逊道:“谢谢刘乡长夸奖,这些都只代表我的过去,文凭也不能完全代表水平,对于我来说,新的工作就是一个新的起点,我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学习,需要提高,以后我就要在您的手下工作了,请刘乡长对我多指导,多教育……”。
    刘爱民高兴地点点头道:“很好,你能这样想说明你摆正了心态,现在的大学生都有个通病,就是眼高手低,进入社会以后,不能摆正心态,不过你要有思想准备,基层工作不好干啊,很复杂,也很具体,回龙乡的条件也很艰苦,跟你在大学的时候是不能比的!你要做好吃苦的心理准备哦……”。
    段昱重重地点了点头道:“我不怕吃苦,年轻人吃点苦有助于成长,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将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我会把这看做是对我的一种考验!”。
    刘爱民越看段昱越满意,觉得自己是捡到宝了,哈哈大笑道:“很好,现在像你这样能吃苦又有文化的年轻人很少了,这样吧,你明天就正式上班,先做办公室文书,兼我的通讯员,平时跟着我下去多跑一跑,这样也有助于你的成长嘛!”。
    通讯员?段昱听了又惊又喜,要知道按规定乡长是不能配秘书的,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所以书记、乡长一般都配有通讯员,实际上就等同于秘书了,这也说明刘爱民是要把段昱当成自己的心腹来培养了!
    不过段昱心里也有些疑惑,他看官场小说就知道,当秘书可不是那么简单的,除了要能说会写,更重要的是要能察漏补缺,帮领导处理好工作和生活中无暇顾及的各种事务,这就需要有比较丰富的社会经验了,所以领导选秘书都很会少会用刚毕业的大学生,而会选有一定阅历和工作经验的老手,为什么刘爱民却让自己一个刚报到的大学毕业生给他当通讯员呢?
使用凤凰书城官方客户端“翻阅小说”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菜单 下一章
目录 详情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