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听书 设置 其它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书评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正文:0002章书记接访

  翌日上午八时,瀚海县委书记东方云天那辆黑色轿车缓缓驶进县委大院。
  忽然间,一个身材瘦削的老者趁大院门口值勤的保安正在细心检查他的证件之际,冷不防扑向黑色轿车前面,挡住轿车去路。
  “嘎——”地一声,司机以其职业敏锐,急急刹停轿车。
  那值勤保安霎时反应过来,风一般卷过去,把清瘦老者紧紧往外拉开。
  “看这架势,肯定是一个有‘老大难’问题解决不了的来访群众!”东方云天心中暗忖,遂立马下得车来,赶紧吩咐值勤保安把瘦削老者松开。
  “东方书记啊,我的祖传大宅被无良房地产开发商给扒了,我今天可是专门守着你的轿车,等着东方书记你为我做主哟!”瘦弱老者急切地向东方云天喊道。
  “大爷,你别急,你跟我到办公室,慢慢把事情原委说给我听吧。”东方云天朗声安抚老者。
  “东方书记,刚才在车上你不是说云海市委章副书记来视察工作,过两小时左右就要到了吗?这事可急呢。”司机小秦赶忙跳下车来提醒东方云天。
  “小秦啊,看你这话说的,那眼前这老大爷的事就不急吗?如果不急,老大爷会拦车投诉?”东方云天反问道。
  “东方书记,我曾听县委副书记司徒芳菲的司机说,这老人家也拦过司徒副书记的轿车投诉,据说这事水深得很;司徒副书记据有人暗中风传是一个上面有人的能人,连她这位蛮有能量的女领导接访都搞不定老大爷的事,看来这老大爷的事还真是非同小可。”东方云天的专职司机小秦适时提醒东方云天。
  东方云天心中暗忖:既然司徒芳菲那位为人处事风风火火的瀚海县委年轻女副书记都接访过这个清瘦老者,此番老人家重又来访,看来此事非同寻常。
  东方云天于是对司机朗声说道:“小秦,这老大爷投诉的事越是水深,越应该早介入,早查清,早调处;不然就越会成为久拖不解的‘疑难杂症’啊;还有一点,得严肃地批评你,你作为县领导身边的工作人员,对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捕风捉影议论甚至非议司徒芳菲同志私生活的事,你压根就不应该参与,难道你不知道‘谣言止于智者’的名言吗?”
  小秦听罢,不再吭声。
  小秦自从东方云天在上一届担任瀚海县县长以来一直跟随着东方云天。
  几年来,小秦亲眼见证着和亲身感受着东方云天的亲民作风。
  小秦深知东方云天对今天上午这个“拦轿”投诉的瘦弱老人的“老大难”问题是真真切切地上了心。
  看样子东方云天今天上午工作的第一件事铁定会由筹备接待市级高官相应改变而为接访平头百姓了。
  东方云天和蔼地领着清瘦老者踏进那间窗明几净的县委书记办公室。
  精明干练的秘书杨柳不用问便对清瘦老人的投诉者身份猜出个大概,他先把老者安顿坐下,又给老者递过一杯水。
  杨柳随即把一份材料呈给东方云天:“东方书记,这是你昨天下午看了县委办公室为你准备的向市委章副书记汇报的材料后要求补充的相关资料,你是不是先看看资料,我打电话通知分管投诉的县委常委兼秘书长赶紧过来接访老人家?”
  杨柳向东方云天投去请示目光的同时,又望了望毕恭毕敬坐在沙发上的老者。
  “老文眼下肯定是在领着县委办公室一班人在为精心准备接待市委章副书记的相关事宜而忙得不乐乎吧,让老文在那边忙吧,眼前这老人家的事还是由我来亲自过问。”
  东方云天所说的老文是瀚海县委常委兼秘书长文海山,文海山素来以沉稳持重而著称,迎来送往、上传下达等办公室工作他一向统筹得滴水不漏。
  “老大爷,兴许你刚才也听我的司机和秘书说了,大概过两个小时左右,市领导就要来我们县视察。”东方云天温和地对来访老者说道,“我可以用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来听你反映问题,请你老人家放心,这一小时即使解决不了你的问题,我也希望可以给你一个比较满意的答复。”
  凭东方云天主政瀚海县的丰富经验,他当然深知投诉老者所遇的问题必定是久拖不决的“老大难”问题,不然又何至于“拦轿”投诉的地步?
  果不其然!
  随着投诉老者叙述的不断加深,东方云天了解到一无良房地产商在开发一个大型房地产项目的过程中,为了牟取暴利,竟然采取低价补偿的办法要投诉老者等几十家动迁户搬迁。
  动迁户当然不允,那无良房地产商便实行恐吓逼迁,一些动迁户不堪其拢,只得就范,无奈而迁。老者因是祖传大宒,实在难于接爱无良房地产商的低廉补偿条件而强忍不迁,无良房地产商在恐吓逼迁无果的情况下,于老者及其家人外出之时悍然指使手下唆罗强行开动铲车把老者祖传大宒铲平。
  老者于是走上投诉之路。
  老者从其所在瀚东街道办事处到再到瀚海县有关部门,一路投诉,虽然有关部门努力协调,设法调处;但无良房地产商对投诉老者恼羞成怒,至今拒绝给予合理补偿。
  那无良房地产商一再扬言:“你不是喜欢投诉吗,那就让你投诉个够!”
  那无良房地产商还一再声称:投诉老者就是再一路投诉到县里也不怕不惊,反正他大地产商钞票多得很,什么事摆不平?更何况他上面还有人……
  “钞票多得很,什么事摆不平?”
  东方云天对投诉老者转述的那位无良房地产商的上述这句话颇为反感:莫非有钱就能无所不能?莫非有钱就能为富不仁?
  东方云天尤其对投诉老者转述的那位无良房地产商所说“他上面还有人”这句话陷入了深深的思索:那位无良房地产商究竟上面有什么人?究竟是谁在充当那位无良房地产商的“保护伞”?早在投诉老者刚在县委大院门口一提及他的祖传大宅被无良房地产开发商给扒了之时,东方云天心里已经料到老者投诉的极有可能是号称瀚海县房地产大佬的魏夏璀。
  因为东方云天之前在接访群众时,也曾亲耳听到有群众对魏夏璀逼迁之事的投诉。
  东方云天此前也曾亲笔批示有关部门迅速处理。
  魏夏璀原本是瀚海县近郊农村“洗脚上田”的泥水匠,其发迹史号称“一把瓦刀打天下”,凭借其一副肥胆和一肚花花肠子完成了从泥水匠到小包工头再到瀚海县房地产大佬的嬗变。
  魏夏璀开发的那个大型房地产项目“璀灿皇苑”在建设过程中确实弄得好些拆迁户怨声载道。
  然而发迹了的魏夏璀变得善于包装和巧于伪装,他通过在号称全球“租税天堂”的维而京群岛注册设立离岸公司,再以该离岸公司的名义“杀”回老家瀚海县进行投资开发,摇身一变为外商投资企业。
  魏夏璀自己也由从前土里巴叽的“泥腿子”摇身一变为洋里面洋气的“雅外商”,其实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假洋鬼子。
  魏夏璀还会从他开发房地产项目谋取的暴利之中拔出九牛一毛,在六.一儿童节给些个贫困儿童送些文具,或者在九.九重阳节给些个孤寡老人送些食物,抑或于三.八妇女节给些个残疾妇女送些衣服。
  如此一来,魏夏璀也就俨然成了瀚海县一个引人注目的“公益之星”。
  魏夏璀更为拿手的是到瀚海县与其房地产开发业务息息相关的权力单位公关,据说滨海县有的有傍大款嗜好的权力单位“实力派”人物与魏夏璀称兄道弟出入于宾馆酒店。
  来访老者随后的详尽投诉,果然印证了东方云天的料想,那悍然指使手下唆罗强行开动铲车把来访老者祖传大宒铲平的果然就是号称瀚海县房地产大佬的魏夏璀……
  就在这时,东方云天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掏出手机一看,收到一条短信:“东方书记,对于上午市委章副书记要来我们县视察的重要新闻,我们电视台领导层高度重视,指定要我领衔采访,为了圆满完成任务,我想先了解一下东方书记对此次采访有何指示?”
  来电者是瀚海县电视台新闻中心主任凌依晨,这位年轻美女主任与东方云天师出同门,都曾经是一流名校燕京大学中文系的高材生,不过凌依晨比东方云天低了好几届,两人一前一后各自就读于名校燕京大学……
菜单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详情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