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听书 设置 其它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正文:第1章 两盒鲜奶,要三鹿的

  夜风呼啸,尘沙飞扬,垃圾乱舞。
  深夜十一点,工大校园,秋意阑珊,冷冷清清。一间破旧的铁皮房,挂了一个破旧的红油漆招牌:校园小卖部。
  “两盒鲜牛奶,要三鹿的。”一个冷冰冰的声音,隔着玻璃窗出现一张青年女子的脸,面色有点苍白。
  一只苍白的手捏着五块钱纸币,从下面小窗口递了进来。
  “好了,这就给你拿。”生意上门,店主老张格外的兴奋,手脚麻利的拿了两盒精装的三鹿鲜奶。
  女子接过奶,缓缓转身,背影渐渐远去。
  “每天晚上两盒奶,这些学生生活过得真不错。老张天天卖奶,都舍不得喝一口。”老张嘀咕着,一阵强风呼啸而过,那个背影已彻底从他视线消失。
  冷风从窗口透进来,老张感觉手上一空,手里捏的五块纸币被风一吹,居然化成了纸灰,散落在破旧的木桌上。
  “啊,这钱......”老张头皮顿时一紧,跌坐破旧的木椅。
  最近一段时间,他发现自己头脑有点糊涂,好像每天的收入都比账本少了5块。
  三天前,他开始用一个小本记下每一笔交易收入,晚上将收入跟记录核对一遍,可是一连几天,账面都对不上,数来数去,总是少了五块钱。
  每天晚上两盒奶,五块钱,原来她用的不是钱,是烧给死人的纸钱.......
  钱不是钱,那么那个女孩子呢?
  今天她走了,明天晚上她一定还会来,来买两盒三鹿牛奶。想到明天她还会来买奶,老张汗毛倒竖,一身冷汗,从座椅跳起来,匆匆关店上了门板,骑了破旧的自行车,连夜回了乡下老家。
  ××××××
  “老张,深更半夜来我这儿,你家死人了?”陆阴阳盘腿坐在阴暗的小屋内的破炕桌边,正在翻阅着一本破烂泛黄的《风水宝鉴》,墙角挂着的一只黑乎乎灯泡,泛着幽深的光,将他佝偻的影子映在墙面上,随晃动的灯光摇曳着......
  “你家才死人,一副狗嘴。”老张黑着脸,一脸晦气。
  “那村里谁家死了人,深更半夜打发你过来找我。”陆阴阳句句不离本职工作。
  “工大校,校园里,闹......闹鬼了。”老张结结巴巴,神情再度慌乱。
  “鬼?嘿嘿,老子跟鬼打了一辈子交道,从来就没见过鬼什么样子。你倒是跟老子说说,鬼长啥样。”陆阴阳见多识广,不信这个邪。
  “女的,很年轻,长的很漂亮。天天晚上喝三鹿鲜奶......还还有五块钱,反正她她缠上了我。”老张越发语无伦次。
  “老张,你也一把年纪了,积点阴德吧。那些乡下女娃上个学不容易,你他娘的仗着学校后勤有亲戚,在校园里开个小店,赚了几个活钱。竟然拿五块钱加两盒三鹿奶骗小女生,你还是不是人......”陆阴阳不屑的鄙视老张。
  “陆大师,真的有鬼啊,不是小女生。她真的缠上了我,你救救我。”老张急得都快哭出来了。
  “真的?说来听听?”见老张如此,陆阴阳也有些紧张起来,丢下书,一脸严肃的坐直了身体。
  老张将最近一段的怪事,整理了一遍,一板一眼的说了出来。。。。。。
  陆阴阳的脸也渐渐绿了起来,额头已冒出了白毛汗,手也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你......你说的,都......都是真的?”
  “是......是真的。”老张拼命点头。
  “那她明天一定还回来?”陆阴阳身子前探,脸色有点慌乱。
  “已经连续来了好几天了,估计明晚一定还会来。”老张说的很肯定。
  “那......那你打算怎么办?”陆阴阳声音已开始变形。
  “我。。。我怎么知道?我这不是来求你,你跟这些阴界的朋友打交道多,帮我打点超度一下,要多少钱都行。”老张眼巴巴的看着陆阴阳。
  “这个......我也没......没经历过,明天我去找找我师傅。天黑之前估计能赶回来,要是没回来,你只能自己想办法。”陆阴阳看在钱的份上,决定找师傅试一试。
  ××××××
  眼见太阳渐渐偏西,坐在小店里的老张,心急如焚,坐立不安。
  遇到这种事,老辈人说了,只能超度,不能乱来,更不能四处张扬。万一惹怒了阴界来访的朋友,那可不是两盒三鹿鲜奶,五块钱的事,被跟到村里,一家老小都得跟着倒霉。
  正在他惶急之时,陆阴阳鬼鬼祟祟的赶了回来,溜进了他的小店。
  “有解么?”老张紧张的追问。
  “有解,当然有解,我师傅那可不是一般的仙,是大仙。”陆阴阳一脸得意。
  “那。。。那大仙怎么说?”老张嗅到了转机,一脸期待。
  “你别急,这是一根针,还有一团红线。这两样就是破解法宝。”陆阴阳从随身的破旧八卦袋摸出了一根银针,一团红线。
  “这......这怎么用?能行么?”老张一脸质疑。
  “师傅说能行,当然能行。”陆阴阳拉下了脸,一脸不屑。
  “那陆大师,天快黑了,这里我就交给你了,我先回村里躲一躲。”老张赶紧起身,准备开溜。
  “这事得你来,我弄不成。我一辈子跟阴界打交道,身上阴气太重,她一过来就会感应到。一旦她知道有人知道了她的底细,触动了怨气,那......那可不得了,我还是先撤了。”陆阴阳神情比老张更紧张,看样子他心里根本没有谱。
  “陆大师,别......别走啊!”老张急得扯住了陆阴阳的衣角,哭丧着脸哀求。
  “记住,把红线一头穿在针孔里,等她来了,给她递奶的时候。把针悄悄插在她衣袖上。只要你照我说的做了,后面的事由我老陆出马。”陆阴阳紧张的交代老张。
  “插......插在她衣袖上。那......那她看到怎么办?”老张紧张的面色都有些青紫起来。
  “没事儿。她已经死了,眼睛根本不能看东西。行动都是靠一股怨气支持。只要你别紧张,不要触动她的怨气,就没事。记住,一定要冷静,冷静。”陆阴阳再三叮嘱,转身兔子般的溜了。
菜单 下一章
目录 详情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