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设置 其它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书评

第001章 天才差生

  “唐铮,你这个穷光蛋,快把偷的钱交出来!”
  “前几天就听说你爷爷生病了,肯定是偷钱去给你那死鬼爷爷看病了,你这种穷光蛋留在我们班级简直就是耻辱。”
  “你还以为自己是以前的全市第一么,现在你是倒数第一的笨蛋,校方早就应该开除你。”
  指责辱骂之声不绝于耳,唐铮涨红了脸,紧咬着嘴唇,仰着脖子,坚定地说:“我没有偷钱!”
  “狡辩,不是你偷的会是谁?刚才课间操的时候就只有你一个人留在教室里,况且我们都是有钱人,区区几百块钱怎么会放在眼里。只有你是穷光蛋,不是你会是谁?难道钞票还会长腿自己跑了不成?”
  “乔飞,你胡说!”唐铮眼睛红红的,他是穷人不假,相依为命的爷爷确实也生病了,但他从小就不会偷。
  爷爷从小就教育他,穷人也有自己的骨气,不偷不抢,挺直了腰杆生活这是做人的根本。
  唐铮是穷苦人家的孩子,堪称天才,从小就表现出了与众不同的学习能力,当年中考全市第一,被这所鹏程国际学校录取,并且减免了所有学杂费。
  唐铮不负众望,两年多以来,一直保持全市第一的成绩,是鹏程国际学校的一个活招牌。
  然而,高三开学不久,有一次放学回家途中被人袭击伤了头部。从此以后他就落下了病根——只要思考问题就会头疼,而且记忆力极差,原本轻而易举就可以记住的知识点忘的一干二净,根本记不住。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至今,现在到了高三下学期仍没有好转,每一次模拟考试都是年级倒数第一。
  从天堂跌落到地狱,让原本亲近他的人敬而远之,让原本嫉妒他的人幸灾乐祸。
  但唐铮没有放弃,一遍又一遍地尝试努力学习,每一次都头疼的几乎要晕厥。
  今天课间操期间,六百块班费不翼而飞,而当时他由于头疼没有去做操,所以班长乔飞一口咬定是他留在教室里偷了班费。
  “乔飞,唐铮一直都是诚实的人,怎么会偷钱?”一个犹如百灵鸟啼叫的动听声音响起,方诗诗走了过来。
  唐铮投去感激的一瞥,方诗诗莞尔一笑,犹如百花绽放,令所有人的呼吸都急促起来。
  方诗诗不但家世煊赫,而且学习成绩出众,原来一直是全校第二,自从唐铮受伤之后,她就变成了全校第一。
  但最引人瞩目的是她的美貌,她是鹏程国际学校的两大校花之一,是许多学生的梦中情人。
  乔飞就喜欢方诗诗,曾经公开追求过她,却被拒绝了,但他贼心不死,一直暗中觊觎她。
  见她竟然为唐铮开脱,嫉妒心起,乔飞冷冷地说:“他是正直的人吗?我怎么不知道,穷人有几个是正直的人,你们每天看新闻中那些穷人为了钱做偷鸡摸狗,违法乱纪的事还少吗?”
  “对,乔飞说的对。”人群响起了附和声,义愤填膺。
  这是一所私人贵族学校,全校除了唐铮这个平民子弟,其他人家里都有一定的家底,有着天生的优越感。
  唐铮怒目而视:“乔飞,穷人也有尊严,我说没偷就是没偷。”
  “呵,还敢对我吼了,穷人就是穷人,一点教养都没有。怎么,还敢瞪我,想打我吗?你打啊,你打啊!”乔飞把脑袋伸过来,得意洋洋地说。
  其他人戏谑地看着唐铮,他一直就是一个乖学生,从来不惹是生非,甚至在大家眼中他有些软弱。
  况且,乔飞人高马大,足有一米八,而唐铮只有一米七,相差悬殊,料他也不敢动手。
  方诗诗皱起了精致的鼻梁,劝道:“乔飞,大家都是同学,你不要这样。”
  “我没怎么样啊,唐铮不是要打我吗,我让他打呀。”乔飞得意洋洋,他料定唐铮不敢动手,这样一来就显得他威武不凡,神勇过人了。
  “唐铮,你不要理他,我相信你没有偷钱。”方诗诗劝道,但随即目瞪口呆,只见一个硕大的拳头砸在了乔飞脸上。
  “啊!”
  乔飞捂着鼻子惨叫起来,鲜血从指缝中流了出来。
  咝~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像见鬼一样盯着唐铮,他……竟然敢动手!
  “给老子揍他,狠狠地揍!”乔飞咆哮起来,几个狗腿子一拥而上扑向了唐铮。
  唐铮急忙护住头部,拳头犹如雨打芭蕉一样纷纷落在他身上,他非但没有惨叫,反而咬紧了牙关,红着眼死死地盯着乔飞。
  “弄死他,这个穷光蛋,老子不但要弄死他,还要弄死他那个老不死的爷爷。”乔飞气急败坏地吼道,从小到大,养尊处优的他何曾吃过这种苦头,何况还是在方诗诗面前,丢人丢大发了,不找回这个场子怎么混。
  唐铮的眼睛瞬间瞪大了一圈儿,爷爷是他唯一的亲人,任何人敢对付爷爷他都不会答应。
  吼!
  他就像是一头豹子冲开了包围圈,扑倒了乔飞,两人身高相差悬殊,但唐铮长年累月坚持长跑锻炼,身体素质比养尊处优的乔飞好了不少,力气也更大,拳脚并用,不一会儿,乔飞就变成了一个猪头。
  众人惊呆了,唐铮……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凶猛了?
  方诗诗张大了小嘴,看着乔飞的猪头样,隐隐觉得有些解气,乔飞经常骚扰她,让她不胜其烦。
  “干什么,住手!”忽然,一声惊雷般的怒吼炸响,所有人心头一凛,心说老巫婆现身了。
  老巫婆就是班主任吴翠红,五十来岁,腰圆腿粗,为人格外凶悍,几乎每个人都害怕她。
  “唐铮,你在干什么?”吴翠红的怒气嗖嗖地蹿了上来。
  唐铮停下拳头,乔飞立刻爬了起来,惊恐未定地盯着唐铮,道:“你……你敢打我。”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吴翠红怒眼一扫,威严地问道。
  “老师,唐铮偷了班费,还打人。”几个狗腿子连忙添油加醋地说道。
  “我没有偷钱!”唐铮近乎执拗地反驳道。
  吴翠红立刻深深地皱起了眉头,不悦地看着唐铮,以前还以为自己捡到了一个宝,毕竟每次考试都是全市第一,她这个班主任与有荣焉,但她打心眼里瞧不起穷光蛋唐铮。
  唐铮跌落神坛竟然变成了倒数第一之后,她对唐铮的态度就完全变了,没有一点好脸色。
  因为唐铮非但不能给她带来一点好处,反而变成了拖累她的累赘,她一直在向校方申请把唐铮换到别的班级,或者开除掉,但校方还没有最终做决定。
  吴翠红灵机一动,这次是一个千载难逢甩掉包袱的机会。
  “其他人回座位上去学习,来几个同学把乔飞扶去医务室,唐铮,你跟我出来。”吴翠红冷冷地安排道。
  “这下唐铮惨了,不知道老巫婆会怎么收拾他。”有人幸灾乐祸地说道。
  看着唐铮远去的背影,方诗诗神色复杂,轻咬贝齿,拔腿追了上去,“老师,我相信唐铮没有偷钱,这其中肯定有误会。”
  吴翠红停下了脚步,和蔼可亲的看着方诗诗,道:“诗诗,钱不会自己长翅膀飞走,既然这么多人说是唐铮偷的,肯定错不了,你快回去上课吧。”
  “不,肯定有误会。”方诗诗坚持己见。
  吴翠红面色微沉,却依旧亲切的说:“诗诗,你要相信老师,老师会处理好的。”
  方诗诗看着唐铮,发现唐铮咬紧牙关,一言不发,显然受了极大的委屈。
  吴翠红不欲多说,径直带着唐铮下楼了。
  “唐铮,你不但成绩差,拖班级后腿,现在还偷钱打人,你说你究竟要干什么,这是一个学生应该做的事么?”教学楼下,吴翠红凶神恶煞地批评道。
  “老师,我没有偷钱,乔飞污蔑我,我才动手的。”
  “哼,他污蔑你,为什么没有污蔑其他同学?身正才不怕影子斜。”吴翠红轻蔑地说。
  唐铮愤怒地瞪着她,作为一个老师,竟然不调查就妄下结论,自己以前还多么尊重她,简直就是瞎了眼。
  “今天的课你不用上了,去把实验室的地下室打扫一遍。”吴翠红厌恶地看了他一眼,挥了挥手说道。
  “鬼楼?”唐铮悚然一惊。
  吴翠红眉毛一挑,道:“胡说八道,什么鬼楼?再敢乱说信不信我让你叫家长。”
  唐铮咽了下口水,不说话了,爷爷已经生病了,怎么可能来学校,况且自己在学校的情况也不能告诉他,否则他肯定会很伤心,加重病情。
  他学习成绩下降的事根本不敢告诉爷爷,因为他一直是爷爷的骄傲,他不忍心让爷爷伤心,他一直在努力克服困难争取重登巅峰,那样就可以让爷爷继续开心。
  实验楼,在学生中间被称为鬼楼,并非无中生有,几年前这里曾经发生过一起骇人听闻的事件,一个女学生在实验楼的地下室暴毙而亡,据说鲜血被吸光,变成了木乃伊一样的干尸。
  警察最后也没有调查出个所以然来,校方还请了得道高僧来开坛做法,后面几年再没有发生过这种诡异的事件,但鬼楼的传说却不胫而走,大家除非是上实验课,否则谁都不愿来这里。
  吴翠红让他去打扫地下室,分明就不安好心,想吓唬他,或者让他也变成那女同学一样的下场。
  “哼,我又不是吓大的。”唐铮的胆量倒是不小,吴翠红故意想吓他,若他退缩了,岂不是遂了她的心意。
  吱!
  地下室门被推开了,一股潮湿的霉味儿扑面而来,唐铮打了一个寒颤,地下室比外面阴冷许多……
菜单 下一章
目录 详情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