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听书 设置 其它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正文:第二回 胆大包天的“帮忙”

  赵慎三看着这个女人居然一点都没有抗拒,而且还主动伸出双臂缠绕住了他的脖子,仿佛要把他浑身的精气神都吸进去一般!
  他也是兴奋不已,怀着翻身农奴把歌唱的邪恶心态,整个把她提起来按倒在相对较高的老板桌上,就在那张他平常无数次怀着无比敬畏的心情擦过的桌子上,恶狠狠地把他的卑微发泄了出来。
  郑焰红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赵慎三把她提溜到桌子上狠干是一种潜意识里的复仇,她从她根本连她的身子都不愿意让挨近的丈夫身上,可从来没有享受过今晚这样的待遇,那个混的不如她的男人到了她面前,就一副没精打采的死人相,还每次都超不过三分钟就要缴枪,弄得她现在宁愿自己解决都不愿意让丈夫行使权力了。
  可是此刻身上这个男人却是那么让她享受啊!他带着仇恨的行为反而给了她极度的愉悦,她的脑子里哪里还有一丝一毫自尊一类的东西?有些自暴自弃的彻底抛弃了假面具,终于,她成功的第一次彻彻底底尝到了做女人的妙处……
  云收雨住,赵慎三就算是再强壮,也不由得浑身汗湿,丢盔卸甲的坐倒在了沙发上,女人就保持着刚刚达到顶峰的姿势歪倒在老板桌上一动不动,仿佛还在享受着尚未消退的幸福。
  而男人总是比女人干脆好多,赵慎三的快乐就已经结束了,酒意也更加随着汗水一起消散了,他坐下来之后仅仅得意了一两分钟,马上,理智就回到了他的脑子里,这一恢复可就把他吓得浑身冰冷,魂不附体了!
  “老天爷!刚刚我这是鬼迷心窍了吧?怎么会把老板给**?这下不死也要脱层皮了!”
  赵慎三在心里暗暗叫苦,吓得浑身颤抖起来,赶紧扶着沙发背艰难的站了起来,跟脱的时候一样手忙脚乱的提起裤子掩盖好了罪恶的证据,偷眼看着老板依旧躺在那里不动,长长地头发从桌边垂了下来,她好像仍旧闭着眼睛。
  “看来她依旧醉的不轻,老天爷保佑,让她别醒!”
  赵慎三暗暗祈祷着,轻手轻脚的准备溜走,谁知道就在他转过沙发抓住卧室的门把手的时候,一个他无比熟悉又无比惧怕的、冰冷冷的声音说道:“站住!”
  赵慎三一听到这个平时发号施令的时候就是这种口吻的声音,登时吓得腿肚子转筋,想要夺门而逃又迈不动步子,心里更是不争气的只想求饶,就哆哆嗦嗦的停住了身子,听天由命般的背对着已经在桌子上坐的稳稳地了的女领导。
  “呃……郑……郑郑郑……郑主任……您……您您……您叫我?”赵慎三不单单是声音吓得颤抖着,更是从头发梢一直抖到了脚趾头。
  “你是小赵?”
  郑焰红刚刚在神魂颠倒的时候,似乎已经看清楚了那个胆大包天的男人是谁了,但是不太确定,因为赵慎三在她的印象里,什么时候都是一副窝窝囊囊的平庸相,跟在她身上奋力驰骋的形象相差太远!
  可是她看他被她一声“站住”就吓得浑身发抖,话都说不利落的样子,就又把那个胆小如鼠的男人跟眼前这个人融合到一起了。
  赵慎三听到领导居然认出了他,更加魂不附体了,他低着头嘟囔道:“嗯……郑主任,我……我来……我来看看您是不是需要我送您回家……”
  郑焰红却已经彻底的放下心来了!刚刚她朦胧中遭到侵犯,非但不大叫反抗,反而顺势享受了一番,当时固然是畅快淋漓,可愉悦消退之后,理智瞬间让她也出了一身的冷汗!
  想到自己居然被一个平时窝囊到极点的小杂碎给玷污了,她心里显然是窝火之极的!那么该如何处理这个色胆包天的家伙呢?
  报警显然是不明智的,那样身败名裂的可不仅仅是那个男人,她立刻会被唾沫星子淹死的。
  就此赶走他假装什么也没发生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可如果这个男人从此之后借这件事要挟把持她可怎么办?
  她在烦乱之中试探的叫了一声,谁知赵慎三马上就承认了是他,这就好办了!
  就这个胆小如鼠的男人,今晚也不知道什么壮了他的胆子,让他敢对她行使了男人的威猛,看他现在就吓成了这样子,只要她不追究他就会觉得老天爷照看了,还怎么敢反过来要挟她呢?
  唉!吵嚷出去吃亏最大的不会是这个死小子,就算是他被警察抓走了又管她什么事?可她立刻就会成为大众的笑柄,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罢了罢了!只当被鬼压了一次吧,把这个哑巴亏吃了算了,现下最要紧的是如何安抚住这个混蛋不让他出去乱说,至于日后怎么处置他,反正他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放着,要他扁要他圆还不都在她一念之间?
  “去给我倒杯水来,我渴了!”郑焰红放心之后就恢复了威严,跳下桌子一边慢条斯理的穿好衣服,一边吩咐赵慎三。
  “哎……哎哎哎!我马上去给您倒水,郑主任。”赵慎三听领导话里的意思,好似也没有怎么怪罪他的意思,登时如蒙大赦,屁颠屁颠的跑去倒水。
  “啪”!
  什么东西落在地上碎掉了,在寂静的夜色里显得分外的惊悸。
  “笨蛋,你不会打开灯啊?”郑焰红吓了一跳,回身一看原来赵慎三手忙脚乱之间又加上屋里昏暗,居然把杯子碰到地上摔碎了,就没好气的训斥道。
  “哦哦哦!我是笨蛋!对不起对不起!”
  赵慎三赶紧打开了灯,忙忙的先倒了杯水送到郑焰红手里,然后赶紧走到门口轻车熟路的找到了他每天早上都使用的笤帚簸萁,把地上的碎玻璃扫干净了,然后低着头孙子一般挪到郑焰红跟前等候发落。
  郑焰红仔细的审视着这个男人,此刻他已经完全没有了刚刚在她身上的凶狠,一米七八的大个子却跟孩子一般胆怯,两只手搓着衣服角头都不敢抬起来,她看了看他冒着青胡茬的下巴,又看了看他兀自湿了一大片的胯间的裤子,不知怎的,觉得怪有意思的,居然连恐吓他一番的决心也动摇了!
  “小赵,你为什么这么晚还没有回家啊?又为什么到我办公室来呢?还有,我记得我锁门了,你怎么进来了?”郑焰红慢慢的喝着水缓和下了语气,冰冷冷拖长了声音问道。
  “蒋主任今天晚上岳母过生日,说您中午喝酒了在办公室休息,让我等着安排送您回家,我等到现在也没见您出来,不放心就拿着办公室的备用钥匙打开门进来了。
  谁知……呃……郑主任,我……我该死,我刚才等您的时候喝了好多啤酒,所以喝醉了……可您……您刚刚在床上那么着……而且您的头发披着那么妩媚,身子又是那么白,那样子是那么漂亮啊,我哪里忍得住?就犯了混……求求您放过我吧……”
  赵慎三先是老老实实的交代着,讲着讲着,就想到了自己犯下的罪过,登时吓得跪倒在郑焰红的膝盖下,带着哭腔语无伦次的哀求道。
  郑焰红用冷冽的眼光跟赵慎三对视着,看着对方的眼神越来越瑟缩,越来越羞愧,终于躲闪的低了下去,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盯着一个下属看,今天才发现这个小伙子居然长得挺帅的,又猛然想起刚刚他勇猛的行为,心里不禁一荡,想到他刚刚夸她的话,居然忍不住要笑出来,自然更加对他提不起恨意了。
  但是,她明白今天如果不镇住他,日后如果他胆大起来,还是很有后患的。她虽然年纪不大,但因为特殊的家庭背景,早就是一个领导干部了,自然明白该如何给对方造成压力,于是,她就一直不吭声,用沉默把赵慎三压制的跪在那里,肩头越缩越低了。
  好久好久,她觉得差不多了,就威严的说道:“小赵,把我的手机递给我,我要打电话。”
  赵慎三小哈巴狗一般抬头看着她,又回头看到他身后的茶几上放着的手机,就赶紧抓在手里递给了她,可怜兮兮的看着她,她就接着说道:“我要打110抓走你!”
  “不!”赵慎三的脸登时惨白了,他死死地抓住郑主任的手,把她的手机也合在手心里,苦苦哀求道:“千万不要啊!郑主任,我父母年纪都大了,我是他们唯一的儿子跟唯一的希望,而且我女儿还小,如果我以这个罪名被抓了,这辈子他们可就都毁了啊!求您千万发发慈悲放过我这一次吧!我刚刚实在是看您看可爱了才会犯混的,您要是报了警,您也会受影响的啊!”
  郑焰红被他出着汗的大手抓住了手,心里不禁又是一阵狂跳,居然也不甩开他,就冷着脸继续说道:“那么你说该怎么办?我刚刚醉的不省人事,你欺负了我,难道我不该惩罚你吗?”
菜单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详情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