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设置 其它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书评

正文:002章 交易的代价

  黄星这一震惊,使得他原本火热的激情猛然褪去,退了兵,再无斗志。
  一直冷若冰霜的赵晓然终于爆发,她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愤愤地望着黄星。黄星突然间觉得,曾经在自己心目中如同天使一般美丽的妻子,此刻竟是如此狰狞。她的愤怒俨然如洪水猛兽一般来的汹涌,让黄星有些猝不及防。
  或许,他早该意识到这一天的到来了!他无法给予她想要的一切,这对爱慕虚荣的女人来说,是一种致命的伤害。
  赵晓然的眼泪刷地从眶里涌了出来,女人的眼泪来的真快。赵晓然委屈地说道:从明天开始,我不再你的老婆!我要跟你离婚!
  黄星感觉到心灵在颤抖:为,为什么?
  赵晓然冷哼了一句:为什么?你自己难道没有想过是为什么吗?事到如今我实在受不了了!这种日子我过够了!我赵晓然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当初那么多人喜欢我我就偏偏看中了你,跟了你!但是你让我过的是什么日子?住十几个平方的出租屋,想吃顿好饭买件漂亮衣服都觉得像是天方夜谭!这是人过的日子吗,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在同事面前根本抬不起头来。这个同事老公是政府部门的公务员,那个同事老公是国企的副总,最差的同事老公都是公司的部门经理。别人问我老公是干什么的,我都不好意思说。我实在鼓不起勇气来,说我老公是……是给人家看大门的保安!你知道别人怎么评价保安吗,三个字,看门狗……
  黄星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他没想到妻子心目中的自己,竟然是如此卑微。他一直以为有爱便有家,如今才恍然大悟,没有经济做基础的爱不会长久,没有经济做基础的家不会长久。他一直坚信爱的力量,爱也的确给了他力量,让他在短短半年内便荣升为保安队长。他以为妻子会很高兴,结果那只是自己天真的幻想。
  他的老婆赵晓然是满族人,但她从来不满足。
  黄星努力抵制着自己眶中那不争气的眼泪,不让它们出来炫耀自己的软弱。他还是努力地对妻子说了句:我还年轻啊老婆,我一直在努力,半年的时间,我现在已经做保安队长了。下个月我的工资还能再涨二百……
  赵晓然哈哈大笑,鄙夷地望着黄星:二百,好多噢!当保安队长很了不起吗,照旧还是保安,还是给人家看大门儿的!我赵晓然真是瞎了眼,当时就觉得你长的帅长的好看,人也老实。但是黄星你告诉我,你除了长的帅点儿,还有别的优点吗?啊……我差点儿忘了,你还有一个优点,特别强,一到了晚上就跟发情的狼狗没什么两样。真的黄星,不是我说你,像你这种潜力不去做鸭子真是屈才了……黄星我告诉你,我已经受够了,跟你在一起我没有丝毫的快乐可言,我太不幸了,我享受不到一个女人应该享受的任何东西。我赵晓然觉得委屈,真的太委屈。是我长的丑吗,为什么老天对我这么不公平?为什么那些没有我漂亮的女人,都能找到一个有钱有事业的男人,偏偏我赵晓然找了一个花瓶……
  黄星的泪水终于再也抑不住了,汹涌而出。他一直很坚强,一直坚信自己的努力不会白费。但这一刻他觉得所有的美好都变成了泡影,他心中的天使,也只不过是一个虚荣的化身。他不能给予她想要的一切,当然也不能真正地得到她的心。
  听到妻子的这一番讽刺,黄星的心像冰一样凉。但他仍然在做最后的努力,尝试去挽留妻子:晓然你要相信,我还年轻,我会给你一切,我会让你成为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他想抱着妻子哭,让她明白,自己对她的爱,以及承诺。但他没有这样做,他害怕心灵的冰冷,已经无法再捂热那段曾经刻骨铭心的爱情。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他不知道该拿什么拯救逝去的爱情和即将崩溃的婚姻。它来的太突然,以至于让他觉得像是世界末日一样恐怖。他不敢想象,没有了爱,没有了晓然,自己的人生该有多么黑暗。
  赵晓然只是很诡异地一笑,平躺下身子,极其夸张地分开双腿,冲黄星催促道:来吧,让我最后一次尽妻子的义务。明天早上六点钟之前,我仍然属于你。
  黄星欲哭无泪。
  赵晓然再催促了一句,见黄星仍然没有动静,于是怒了:黄星你的本事哪儿去了,来啊。我告诉你,过了这村儿可就没这店儿了……
  黄星不想再听下去,因为妻子的每句话,都像是一把刀,一次一次地戳击着他的心。以至于,他突然间嚎啕大哭!
  他多么希望,这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恶梦!
  但现实往往比梦要清楚一千倍一万倍。
  黄星你知不知道,你还不如它。至少它还有挺胸抬头的时候。可你呢,你的人生从来没有像它一样起过……
  黄星再也忍受不住,撩开赵晓然的手:你说够了没有?
  赵晓然冷哼道:你别不识抬举。我赵晓然已经仁之义尽了!要是换了别人,根本都不可能嫁给你这样的废物!在你不能为女人带来幸福之前,不要娶老婆。那样只会害人……
  黄星的精神几近崩溃!他像是疯了一样,声嘶力竭地吼道:滚,赵晓然你给我滚!
  赵晓然刷地站了起来: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她比平时更坦然地站直了身子,甚至还轻扭了一下腰身,像是在炫耀自己姣好的身材。她一件一件地用慢镜头穿上衣服,穿衣的过程充满了了对生活的不满和讽刺。
  是的,他觉得这更像是一次交易,交易的代价,等同于婚姻的坟墓。
菜单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详情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