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听书 设置 其它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第0001章 又出大事了

  清河市建设局又出事了。
  这年头,就是事多,出事的单位不奇怪,不出事的部门才是新闻。
  可这清河市建设局的事特多,还件件蹊跷,每每轰动整个清河市,自从半年前建设局搬进十二层的新办公大楼后,就没有消停过。
  今年春节后的第一个周末,建设局举行新办公大楼挂牌仪式,市里领导来了不少,省建设厅都派来了付厅长,热热闹闹的,可谁也没有想到,鞭炮声中,那块刚挂上的合金牌匾,从三米六高的石拱柱上突然掉了下来,不偏不倚的砸在了两个老干部身上……救护车的呼啸声中,市长气得脸色惨白,率众拂袖而去。
  没过一个月,一名女清洁工在清理九楼局长办公室的玻璃窗时,不慎从窗户上摔落到建设局大门前,当场成了肉饼……
  四月底,建设局在二楼食堂大厅里举行庆五一联欢会,暨局劳动模范表彰会,会后是自助形式的聚餐,不知道哪道菜使了“坏”,连同领导家属在内的两百来人与会者,有七十多人中毒住院,局里即将退休的总规划师,在医院的病床上彻底的退了休。
  紧接着,五一劳动节刚过,市纪委的人突然光临,整个行政审批处九个人,被一下子带走了七个人,折腾了将近一个月,只有两人回来了,其余的五个人,从处长到办事员,戴着受贿罪的帽子,被送去了位于滨海县的劳改农场……
  好事的人得出结论,建设局的新办公楼,一定是“冲”了风水了。
  那些个事,向天亮只是听说,他是六月初来报到的,分配到局办公室后,一直干的是杂活,大学生又怎么样,照样要从倒水拖地分报纸干起。
  少说话,多做事,这是他从书本上学来的机关准则之一。
  这次局里出事的时候,向天亮又不在局里,建设局在南河县山区有个叫大阳村的扶贫点,向天亮被临时派去扶贫,接到于付局长电话的时候,他都在大阳村待了二十多天了。
  于付局长没说什么事,只说出了事,让向天亮立即回去。
  向天亮接了电话,心里不禁一乐,闷在这山沟沟里,守着个破电话,连电视都看不到,就快要被憋坏了,于付局长的电话,让他找到了“溜号”的理由。
  在建设局里,向天亮还没认识多少人,但和于付局长的关糸可不浅,两人都是滨海县人,向天亮上初中那会,于付局长还是个老师,还教过向天亮两个学期的历史。
  三个月前,向天亮这个警官大学毕业的大学生,被市公安糸统拒之门外的时候,又是于付局长知道后,主动把他要到了建设局,扶贫工作在于付局长的分管范围内,他自然自己信得过的于天亮下去。
  在建设局里,向天亮认准了一个理,别人的话可以阳奉阴违,对于付局长的指示,必须不折不扣的执行。
  正是板栗成熟的季节,大阳村是有名的板栗村,向天亮向老支书要了十几斤板栗,炒熟了,凉一会,装进布袋又塞进挎包,第二天天一亮,屁颠屁颠的离村下山了。
  早上七点上路,下午两点才回到市里,向天亮从公交车上下来,学着于付局长的样子,先站在公交站边,把对面的建设局办公楼端详了一番。
  向天亮也不知道,于付局长每天上班时,为什么要先端详一番高耸的办公楼。
  瞅着很正常,不象出事的样子么。
  大楼里静悄悄的,电梯里也没其他人上下,就连一向最为繁忙的七楼局办公室,这会儿也是没有一点声音。
  怪了,这人都哪去了呢?
  偌大的办公室里,只有老刘头窝在角落里,办公室的元老刘正风,戴着老花眼镜,埋头于文件堆中,其他六位同仁,一个也没有见着。
  “老刘头,忙着那。”向天亮一屁股在刘正风对面的办公桌前坐下,这本来就是他的位置。
  刘正风五十六岁,比局长还大一岁,论年龄,除了规划设计院的那几个老头,就数他最大了,他也是滨海县人,向天亮的老乡,第一天做同事时,刘正风就给向天亮立了一条规矩,在任何场合任何时候,必须和所有人一样叫他老刘头。
  “咦,你小子怎么回来了?”刘正风好奇的抬起头。
  “什么话,建设局是我的家,我在大阳村待了快一个月了,就不兴我回来透透气啊。”
  向天亮说着,从包里抓了一大把板粟,长臂一伸,放到了刘正风的面前,“给你,炒熟了的。”
  刘正风脸一沉,“少嘻皮笑脸的,严肃点,我在问你问题呢。”一边将桌上的板栗,伸手勾扫到抽屉里。
  “真的出事了?”向天亮低声问道。
  刘正风点了点头,一边看着办公室的门,一边说道:“局长办公室被盗了。”
  “什么?”向天亮吓了一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就在昨天中午,大家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局长办公室被盗了。”
  向天亮忍不住扭头回望,办公室的另一边,是办公室张主任的单人办公室,旁边有条一米宽的通道,可以直通局长办公室。
  “不会吧,还大白天的,谁吃了豹子胆了?”
  “哼,这年头,什么邪门的事没有,只有想不到,没有办不到哟。”
  向天亮连连点头,“那是那是……哎,现在怎么样了?”
  “这不,正查着呢。”刘正风伸手往上指了指,“都在八楼会议室开会呢,人人过关,象搞运动似的。”
  “哦。”向天亮松了一口气,“那没我什么事么,对了,老刘头,别人都去开会,你怎么还一个人在这里?”
  刘正风有些自得的笑了,“我运气好,昨天我牙痛,请了假去医院来着,有不在现场的证据,你读了四年的警官大学,你懂的。”
  “那,局长办公室丢什么东西了没有?”
  “这问题问得傻,不象警官大学出来的。”刘正风喜欢拿向天亮的专业开涮。
  向天亮咬了咬牙,“老刘头,我请你喝酒。”
  “一言为定?”刘正风的双眼亮了,他是有名的酒瘘子,量不高,瘾很大。
  “快说,别卖关子啊。”
  刘正风又瞥了一眼办公室门口,伸出三根手指头晃了晃,神神道道的说道:
  “局长的三件宝贝,被人给偷走了。”
菜单 下一章
目录 详情 书架 下一章